×
淘情慾羅曼史

激情過後,我身上留著你的菸味

▲(圖/shutterstock)

和我短短相處的幾小時,r抽了三根菸。

吻我的時候聞到他鼻息殘留的菸味,嘴唇嘗起來有點苦苦的,他壓在我身上,把我的上衣褪去,拉開內衣含住我的乳頭;他問我可不可以大力地咬,我小聲說好,他抓著我的手腕,讓我無法逃,他用力吸吮我的乳尖,我感到疼痛,忍不住呻吟,感覺下體一陣緊,湧出很多淫水。

我全身脫光,r還穿著衣服,他抱著我的身體,抓著胸部親吻,再用手指試探我濕了沒;他按摩突起的陰蒂,觸碰濕潤的唇瓣,把手指伸進潮濕的陰道裡,他喜歡愛撫最敏感的點,我覺得自己雙頰發燙,忍不住縮起身體顫抖;他說我裡面很緊,他加快手指抽送的力道,再用力幾下,我就因為高潮而失禁,把床單弄濕,他好喜歡,這樣的前戲他可玩很久,一邊壓著我的膝蓋,一邊讓淫水滿溢在他的掌心。

他站到床邊褪去上衣,解開褲頭的皮帶,露出硬挺的陽具,我跪在床上,抱著他的臀部,含著他的陰莖,溫柔吞吐,仔細舔著龜頭敏感的地方。他抓著我的頭髮,按著我的頭,要我含深一點,吸緊一點,在他快受不了之前,把我拉起來推到床上,張開雙腿,讓他進入我。

r高潮射精後滿身是汗,我們到浴室沖澡,他在浴缸裡放滿冷水,把自己浸在裡面。我過去和他擠,兩人都縮成一團,高挑的他不知道長腿要安放在哪,逗得我一直大笑,我要他把腿往我身體兩側伸直,我們面對面,雙腿交錯,喬好位置,兩人安靜下來。水是冷的,和r做愛的感覺也一樣,不是炙熱的,心底涼快而平靜。

他跟我說他昨天做了惡夢,那是他長年以來都會做的一樣的惡夢,以前夜裡醒來他會哭泣,現在卻掉不出眼淚。

走去搭車的路上,r點了菸,他吐出的煙霧把我們拉開了距離,他今天是怎麼來找我的,菸、卡和手機,都放在口袋,兩手空空。他不住台北,住在科技之城,他抽著菸,讚嘆這裡繁華,我指著每棟發光的大樓,解釋百貨的名字,像是在指認天空中的星座;可是和r的話,我們說好了,誰也不要穿過誰的黑暗,我們只在明亮的地方待著,雖然這裡看不見星星。

他自己走去搭車,我往反方向,回去自己的家。大概不會再和r見面了。僅做愛一次,就對彼此失去興趣,證明我們之間沒有喜歡、沒有愛。

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夏天,我是逃也會逃出來的。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