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三十歲的妳,為什麼流連於交友軟體?

Share

「希望我30歲的時候,不用再上交友軟體!」朋友許過願,吹熄蠟燭,她瞇起眼睛看著在場所有人,明年就換妳們29歲,唉憑什麼都我先老啊;她拿起塑膠刀切蛋糕,把奶油抹在我臉上,調皮地問我最近有在約會嗎,她說我介紹的交友軟體好難用,「沒有帥哥!」她雖然這樣講,卻一邊按了幾個男人Like。

Advertisement

妳曾經以為交友軟體是一整片森林。

「我是來找床伴的。」他那麼溫柔的人,我有點訝異他問得這麼直接;我只是想約砲,不想交女朋友,只要別跨過這條界線,剩下的我都可以給妳。

我褪去上衣的時候,他甚至輕聲問我,妳不想要的話,要跟我說;我點點頭,像是整件事情都是我應許的;他解開我內衣的釦子,雙手捧著乳房,把嘴湊過來吸吮,我叫出聲音,抱他抱得很緊,他讓我躺著,仔細吻遍我的身體,從頸部滑到肩膀,從胸口到肚臍,他用手指確認唇瓣是濕潤的,然後伸進去,彎起手指用力愛撫,像是要把我的心掏出來一樣。

要怎麼樣的人,才會告訴眼前赤身裸體的她:「我永遠都不會愛上妳」,而她聽完照樣濕了下體,趴著讓他從後面放進來,感覺自己臉頰漲紅,小穴裡熱辣又舒服。

「欸給妳看我最近約到的」,朋友直接把手機遞給我,對話的視窗,熟悉的大頭貼。見過三次做過兩次,友說他開始愛理不理,她給我看幾則浪漫的對話,他傾聽她的煩惱,給她意見,他也說些猥瑣的笑話,在床上哄她。

關於她的他,我再了解不過,我開始無法專心聽友談他。

想起他有一次,把我抱進浴室,要我跪在大鏡子前為他口交。他高挑,身材結實,我沿著他肚臍下的黑色毛髮,一路吻到硬挺的龜頭上,我側著臉,才能看到鏡中的我們,這個角度我張嘴只能含著一半,我伸出舌頭舔,他想放進嘴裡,硬是從裡面頂著臉頰,他說舒服,彎下身體抱著我,一邊頂到我無法呼吸。

妳覺得他怎麼樣?友問我。「他是渣男」我面無表情對友說,「我知道他一定是」。友一臉無趣抽走手機,她覺得我有點不識相。她不知道的是,當我發現我和朋友

的上床對象是同一人,心跳有多快,她粗心到沒發現我正微微顫抖。我起身說去廁所,暫時離開,我進到狹窄的女廁裡,坐在馬桶上,打開手機把他找出來,兩個月,我跟他兩個月沒聯絡了,封鎖,刪除,深吸一口氣我就出來;我永遠可以裝作沒事。

如果我三十歲時,不,如果此刻我能夠不再需要從小小螢幕裡撈起一個他,那該有多好;因為那裡從不是一片森林,只是同一個給寂寞心靈的樹洞。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