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調教上癮(6)

▲調教上癮。(圖/shutterstock)

他住的酒店離我住的地方很近,只隔了三條街。

出門的時候,這座城市的大半邊正好下著大雨,但我還是決定撐把雨傘走路過去,雨水沿著傘翼滑落,滴滴答答地落在我面前,行人來去匆匆,我穿著高跟鞋所以走得異常緩慢,跟其他路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不是我故意要穿高跟鞋,而是這次我來香港想著只住一天,所以只帶一雙鞋子。

走到他所居住的五星級酒店路上,我心臟怦怦直跳,我分不清楚是期待還是什麼,我需要雨水幫我沉澱此時紛亂的思緒,直至我的手放在酒店大門金碧輝煌的玻璃雙扇門上的金屬門把,我才驚覺…

是抗拒,我此時竟抗拒見他。

這段時間我把生活的中心放在一心身上,從那湛藍色琉璃一般的貓眼,也逐漸脫離那個亂七八糟的世界,遠離愛恨和慾望交織形成的無形大網。

我忽然想要一個了斷,這個念頭不曾出現過,在這個時間竟清晰地浮現在我腦海。

我緩慢地踱到他房門口,一動也不動地盯著他的房門號,許久都沒有按下門鈴,是他率先打開房門,濃眉輕輕地挑起,「我等妳很久了,妳想在這裡站到什麼時候?」

我沒回答,一陣沉默之中緊繃的神經倏地斷裂,我衝上前去抬頭吻上了他的嘴唇,他驚訝於我的主動之餘,眼明手快地把酒店房門關上,他一隻手打著石膏,用另外一隻手把我抬起來,抵在酒店房門上,撩起我的短裙,兩人的下體隔著布料相互摩擦著。

他的手不方便,所以我主動解開我白襯衫上的鈕扣,把他按在我的脖子上,我仰起頭,任由他在上面強勢地刻印著屬於他的印記。

「我要…我要…」我抓著他的手臂,輕聲哀求道。

他稍微退開,嘴角是我熟悉的、帶著邪氣的笑意,啞聲道,「寶貝,你不夠濕的話,會受傷的…」

我的手因為浮動的情慾而顫慄,我用僅有的力氣扯他的尾指,「給我,我要…你給我。」傾身,我伸出舌頭細舔他的耳廓,瞧見他墨色的眼睛裡我的身影逐漸變深,裡面有火燃燒著。

那熾熱因我難得的挑逗莽撞地撞入我體內,疼痛讓我忍不住地「嘶」了一聲,但這疼意卻又正是我需要的,只有在痛徹心扉的歡愛中,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我的存在,或者他的存在,每一次的侵入不夠濕潤的小穴都磨出一陣難以忍受的刺痛,我閉上雙眼,漸漸地從最原始的摩擦中感覺到一絲暢快。

我一定是瘋了。

或者我早就瘋了,從年少時愛上他的那一刻開始。

此時他把我放在雙人床上,我跟他下體相連,我可以深刻地感受著他在我體內的律動,他抬起我一隻腿,碩大深深地埋入我敏感的穴心,我輕哼幾聲,配合著他狂野的動作,早已渾身是汗,我的視線被汗水染得模糊不清,只瞧得見那精壯的身影在我身邊疾速地起伏著。

「為什麼?為什麼?」我迷戀地望著他的身影,輕聲喃喃道。

他似乎即將要射,所以速度漸漸慢了下來,他含著我的耳垂,「什麼為什麼?」

我伸展手臂,輕撫著他已經汗濕的短髮,「為什麼我會喜歡你呢?」

他聽聞,立刻俯身在我體內衝撞幾回,髖骨狠狠地撞擊著我脆弱的下身,好像在宣誓著自己的主權,「你只能喜歡我,你不能不喜歡我。」那雙深邃而憂鬱的大眼睛內只有我一個人,痴迷地回望著他,我當初就是被這雙眼睛吸引,就算明知他屬於別的女人,卻也在所不惜,甚至萬劫不復。

砰砰砰!

三聲巨響打斷了旖旎的氛圍。

他瞬間跳起,而我卻被嚇得一動也不敢動,我驚恐地望著房門的方向,悄悄把被單拉上覆蓋在我赤裸的身體,「什麼情況?」我問他。

他給了我一個噓的動作。

「出來!老公你出來!你跟誰在裡面?我知道你在裡面!」我能夠清晰地聽見門外一個女人撕心裂肺地叫著,門被她用力拍得直震動,還能夠依稀聽見一些人模糊的耳語,表示外面不只是她一個人。

我沒親眼見過她,但我卻無法控制自己不去關注她的一切,她的fb、她的ig、包括她的部落格,她的一切一切我是如此熟悉。   

他老婆來了。

就在門外。

 

《下集待續》

 

調教上癮(1)

調教上癮(2)

調教上癮(3)

調教上癮(4)

調教上癮(5)

 

貓說

白天本職悶騷工程師,晚上不務正業地塑造欲女。 寫性。寫動物。寫生活。寫男人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