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親愛的砲友:床上纏綿後,我們還能去哪裡?

▲床上纏綿後,我們還能去哪裡?(圖/shutterstock)

我依著他給我的房號上樓,在門口撥電話給他,他開門,我站得有點遠。「嗯,我可以進來嗎?」我小聲地問,他說當然可以,房門關起來,就30秒鐘,兩個陌生人共處一室,講好等下就會坦誠相見。

第一次有人先到房裡等我,我獨自去沖澡,這時候我也沒把握他會不會偷拿我的東西,一個女生要跟人約砲,就是賭賭看。我洗好了用浴巾包著自己,移動到床頭跟他並肩坐著,我都沒穿衣服了,身體和心卻尚不在狀況裡;你有這樣過嗎,約砲碰到的尷尬事情,再講下去,氣氛怪扭捏的,我把浴巾卸下,裸身跪在他身邊,他輕撫我的臀部,而我跟他接吻。

幫我解開褲子。我聽話,照他說的做,拉開皮帶褪下四角褲,我愛撫他硬挺的陽具,說好我今天會幫他吹,我低下頭含住他的龜頭,仔細地舔,找尋他堅挺肉棒最敏感的地方。他的手指在我臀部間撫摸,從後面愛撫我濕潤的唇瓣,床上會講的鹹濕話,他問我好吃嗎,要看著他,嘴裡吞吐著,含糊回答好吃、好喜歡,他聽完好興奮,把手指伸進陰道,我忍不住呻吟,感覺下面好緊。

他的右手臂上有刺青,黑色的文字,我給他看我的,左腳踝上的花朵,他說好看,說刺得細膩,那是有刺青的人懂得語言,身上烙下的印記在等誰指認。他輕撫我的腳踝,要我躺好,他壓著我的雙腿,用力插進來,挺起腰桿抽送時,抓緊我的胸部,或揉捏我的乳頭,我在底下叫,他俯身下來吻我,我把臉埋在他有刺青的臂彎裡,他在我耳邊問我,想射在哪,妳嘴裡行不行?

我乖順照做,起身看他拔掉套子,他抓著我的頭髮,在高潮之際壓著我的頭用嘴巴幫他口交,我全部吞下去,靜靜到浴室裡漱口,然後回來床上躺。

沒有然後了,關係已經被延展到極限,那是最親密也是最疏遠的事情。

我們一邊說話,一邊穿好衣服,通常約完我都直接回家。我們還能去哪裡?我自己搭一段漫長的捷運,到家把身體洗乾淨,躺在床上,像是有什麼被抽走了。我拿自己自慰用的玩具,一根按摩棒往裡面放進去,還要讓自己高潮幾次,我才能緩緩入眠。

你還在嗎,親愛的砲友,各自珍重便好。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