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和砲友聊性:最興奮的,是妳在床上臣服於我

Share

他們都說:「砲友之間只有性。」

如果是這樣,有沒有一種可能,讓砲友們聊彼此之間的「性」究竟是什麼樣子?

我和L在他家附近小吃店,店裡的酒精飲料只有札幌啤酒,我們點了一瓶,我幫我們倒酒,看著綿密的啤酒泡沫,L問我剛才做完覺得怎麼樣。

妳說,我是不是妳的The Best Sex?

L是很典型的獅子座,身材結實,力氣也大,總是很強勢,和他做愛只能完全被壓制,「而且做為砲友」我忍不住清清喉嚨宣布:「你的屌真的很大!」當他把我壓在底下,我聞到他的鼻息殘留著菸味,我們接吻,他愛撫我的胸部,食指和拇指捏著我的乳頭,我扭著身體,忍不住呻吟,他把手伸進我內褲裡,妳很濕了,他在我耳邊跟我說,然後放進來,我感覺裡面又熱又辣。

「妳喜歡就好。」他說,妳說我下面很大,那也要妳喜歡呀,在妳做愛的人裡面,我排行第幾?「這很難回答,一定要跟別人比嗎」我停了一下,告訴他,跟你做總是很舒服,我覺得自己駕馭不了你,我們第一次做完,直到我回家躺在床上,下體都是疼痛的。我原本以為我要休息好一陣子才想做愛,可是兩、三天後我就好了,我又開始想做。我才知道我的慾望比想像中更大。

在床上臣服於你,我很快樂

但你的下面尺寸絕對是第一(再三強調)。L喜歡我幫他咬,我跪在他兩腿間,張嘴含住圓潤飽滿的龜頭,他撩起我的長髮,施加一點壓力,在我嘴裡頂到底,我不能呼吸,像是要死掉,直到他退出來,我發現自己在哭。

「你發現我在哭,問我怎麼了,可是語氣很冷」我告訴L,我沒事,真的沒事。「你聽到我說『沒事』,就用更冷的聲音說:把褲子脫掉;當下我聽完我還愣住,你又重複了一次,很堅定地命令我。」然後我就乖乖把褲子褪去,趴著,讓你從後面進來。

「妳這麼說我有點愧疚欸,我是不是太強勢?」我其實不覺得L說這些話有在反省,不過我無所謂。強勢就是你的個性吧,或是我們的關係裡,你就長成非常強勢的樣子,老實說,那次口交經驗我有嚇到,但我不想輸,我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我也想表現出你喜歡的樣子。我願意臣服於你。

炮友能不能佔有?

佔有慾是L的地雷,我小心翼翼,不敢亂踩。

第一次我們做完,我回家躺在床上,下體疼痛,我以為我很久很久之後,才能再次做愛。我錯了,三天後我約了另一個男生,我們有上床。

L知道後很生氣吧。「我沒有跟人共用的習慣」他這樣跟我說,我看到居然還先道歉。炮友有資格擁有佔有慾嗎?我覺得沒有,我以為我們講好了,我問過L,炮友再去找其他人你覺得怎樣。

「妳跟我做覺得滿足,自然不會去找別人。」後來我才知道,賭在這句話上很危險。

一星期沒聯絡,我告訴L,我現在裡面穿著丁字褲,我跪著幫你舔,趴著讓你幹,你還要不要跟我做愛。

「你其實也沒什麼損失」我後來覺得,難怪他就這樣原諒我。

我們吃飽了,L說他想抽菸,我留在位子上,把桌上的那瓶札幌啤酒喝完。之後那變成我現在最愛喝的啤酒。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