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和砲友說愛:前男友可以當砲友嗎?

Share

分手是我提的。

Advertisement

相較起硬脾氣的我,你總是心軟,你總是當比較溫柔的那個;所以我知道,當我臉上未塗抹任何妝,戴著眼鏡穿著睡衣,套上拖鞋就去找你,你會開門,你一定會開門。

【一夜七次郎?!】

「我們的感情後來問題很多」我每次都只講到這裡,已經懶著解釋你哪裡不對,「欸我也包容妳很多好不好?」你會反駁,可是也只能說到這裡。

「但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我們的性生活(笑)」這我很肯定,你就是我的最佳性愛。

我們本來是網友,第一次見面就決定過夜(「我們都成年人了這還好吧!」),下午check in,一進房間我們就做,你脫去我的衣服,把臉埋進我雙腿間,我一直喜歡你的野性,就是跟你做很自然,我們被彼此的身體吸引;你把手指放進來,讓我失禁好幾次(摀臉),我以為跟男生做永遠不會潮吹,但你總是知道怎樣讓我舒服。

下午加晚上,整夜幾乎沒怎麼睡,你大概做了七次吧,是嗎,只要你躺在我旁邊,別過臉看見你,我就想吻你,然後你就硬了,我們就會做。

「那是我的巔峰吧(年輕就是本錢),除了跟妳,我應該沒辦法再這樣了。」

【妳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生!】

我們在床上這麼合,可是到後來我卻覺得無法跟你生活;每次我這樣講,有些人就說或許就是適合當「砲友」。

「才不是,我一直都覺得我們有愛,有很多很多」熱戀的時候我們常離不開床,除了做愛,我們還會突然聊開,說要出門吃飯,又不小心聊了半小時。

「有次你躺著,我撐著身體看著你,你跟我說我是世上最漂亮的女生。」

「我有嗎?我都忘記了,這種鬼話妳也信?!」

「我就信了,我會一輩子記得。」

你很喜歡用手指愛撫,我也很享受,有次做完我要你把手指放在陰道,「不要抽出來」想要你在我裡面,然後我們就真的這樣睡著了,醒來你也還在,那時候真希望我們一直纏綿,我們真的花了好多時間和心力,是想好好親近彼此的身體,我們只想好好地做愛。

這我幾乎沒有在砲友身上得到過。

【分手之後還能是砲友嗎?】

「決定找你的時候我有問,我說分手了還做愛可以嗎?」老實說因為是你,我其實沒有絲毫不安,我是,意思意思問一下而已(笑)。

「我們都單身,為什麼不行?」你那時候這樣回答。

後來才知道,原來我是可以性愛分離的人。

「妳以前會用可愛的聲音唱歌給我聽,可是分手之後我再沒聽妳唱過。」

雖然我再次找到你,可是有什麼被抽走了。每次我都會小心留意待在你身邊的時間;那是給砲友的時間,頂多四、五個小時,做愛加吃一頓飯。

這樣好像只有我很薄情。有次找你,我跟你說我的近況,我一邊講眼淚一邊掉,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聲音很平穩,可是卻一直哭,我想我那時很脆弱,可是你也只是聽,完全沒有安慰我。

我想你也跟我保持了距離,我們都知道,分手就是分手了。

會找你做愛可能也是種道別的過程,畢竟最一開始,我們就用身體表達多愛對方;一樣的開始,一樣的結束。

和砲友聊性:最興奮的,是妳在床上臣服於我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