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被性慾支配的奴妻(下)

▲被性慾支配的奴妻。(圖/shutterstock)

後來我實在受不了了很想幹,但身為「主人」的角色,「幹僕從」是必須用賞賜的方式。於是我要求早就脫得精光的她翹起屁股,趴在化妝桌前,我拿著羽毛一下一下的撩她的陰穴口,親眼看著她那個淫蕩的穴不停地流出淫水,然後一擠一擠的在收縮著。

羽毛玩了一會之後,我開始用手撩撥她的陰穴,她哀求著我把手插進去,但我偏偏不聽,不停在她的穴外面繞啊繞。一下摳摳她的菊花,一下撥撥她的陰唇。她的陰道騷癢難耐到不行,拼命扭著屁股,淫水順著那些擺動不停潺潺流出,嘴裡喊著「求求主人插我,用手用大老二都好!求求主人!」

這隻母狗根本完全瘋了,當下已經完全沒有正常人的理智,唯一的念頭就是只想被幹、被蹂躪。她把咖啡色的騷穴用力的掰開,我看到她在一旁的老公興奮的開始讓她的僕從幫他口交。然而他老公硬起來的長度還不到我的一半,簡直短小得可以,我不知道她那個「姊妹」僕從是為什麼願意陪他們一起玩的?

看到她老公的器具,我開始同情她了,加上她的苦苦哀求「主人求求你插我!插我!」,我最終還是沒忍住的,提著硬到要炸裂的老二,就這樣套也沒戴的插入了。(因為在跟她第一次約幹之前,她老公就很專業的拿他們倆的體檢報告給我看過,然後也要求我提供體檢報告)

經過前面一連串的折磨,我心裡那頭野獸算是徹底被釋放,我毫無人性的把她當成一個沒有血肉的發洩工具,只差沒把她的陰道給幹穿似的用力過猛。她好幾次已經站不穩了,兩腿已經發軟得不行,喊著想要尿尿,我都依然理都沒理的瘋狂從後面幹著她的陰穴。她的頭已經撞著鏡子似乎要把鏡子給撞破般的大力我都沒理,一直到我感覺自己快要射了才為了hold住這個感覺而拔出,她直接癱軟在地上,說著「請主人抱我去廁所,我真的忍不住想尿尿了」。

「尿在地上,然後自己喝掉。」我都驚訝自己怎麼會下達這麼變態的指令,但其它三人卻一點都沒有覺得「這很變態」的意思,她甚至立刻聽話照做,把尿直接尿在地上(剛好是光華石面地板不是地毯),然後用嘴把尿給吸舔乾淨。

這畫面看得我軟了,我要求她去浴室洗乾淨。然後我自己也走進浴室沖洗。我原本想著今天玩到這裡就差不多了,誰知道我走進浴室之後她又開始跪著幫我口交。我本來要她讓開,我被她吹得想尿尿,結果她苦苦哀求著我尿在她嘴裡。

反正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就已經尿過了,這次不像上次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這次很輕鬆就尿出來。她混著淋浴的水一起吞下去,加上她剛才的口交,我又再度硬得不行了。低頭吸了幾口的她的奶子,就把她放倒在淋浴間的臺階上,然後我用跪姿從正面開始抽插幹她。

她叫得很大聲很享受,引來她那個正在被口交的老公。她老公把沙發搬到淋浴間門口,然後要她的僕從趴在沙發上被他幹。就這樣,她老公看著我猛力操她老婆的畫面,一邊用短小的器具幹著他的僕從。

她老公幹沒幾下就射了,我原本還心想會不會有機會讓那個「姊妹」過來,加上她老婆跟我一起3P,論能力我是絕對可以的。但有夢最美,她老公射完就坐在沙發上繼續一邊讓僕從幫他口交,一邊看著我揉捏她老婆的奶然後一邊猛幹,最後換了幾種姿勢我最終才用力把獸慾全部射在她老婆的子宮裡。

從那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夫妻倆就都把我封鎖了。我在想這大概是什麼遊戲規則吧!所以也就沒有再主動聯絡她老公了。可惜的是之後我們在工作場合上也再沒遇見過,不然這麼奇幻的事我還想多體驗幾次。

被性慾支配的奴妻(上)

被性慾支配的奴妻(中)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