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和砲友說愛:約好愛愛不暈船

Share

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的名字。

Advertisement

才剛交換照片,彼此看順眼,兩人聊起來,你說是來約砲的,現在不想交女友,換句話說,在開始之前,我們說好不要相愛。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要怎麼肯定自己不會愛上對方,那應是某種極大的冷漠,可是你總能做到。

【妳該不會是來找男友的吧?】

「妳如果想要交男友,就去現實中認識」你超愛強調這件事,像勸世一樣,要我別想在交友軟體上找到真愛,「後來我覺得,你只是想表達:會遇到只想約砲的你,剛好而已」。

說好不相愛,卻有神奇的作用在發酵;你高挑,我要你第一次和我做愛的時候,先站著低頭吻我,我說應該會很浪漫。

裸著身體從浴室出來,害羞站在原地,你走過來和我接吻,低著頭很溫柔地吻,然後我們倒向旁邊的床,你親吻我的身體,吸吮我的乳頭,把手指放進潮濕的陰道,你用力愛撫,我高潮失禁,床單濕成一片。

你看起來斯文在床上卻很狂野,愛撫我很久很久,做的時候你甚至讓我流血,我想你在我身體裡多麽地用力,把什麼發洩在我身上了,於是才變成傷口流出血。

【砲友就做砲友該做的事】

「以前有和砲友去看電影、吃飯,但其實我真的很忙」,你跟我一樣有砲友時鐘,算著自己在對方身邊待多久,斤斤計較著時間,也是計較著愛要給少一點。

「你知道嗎,我們只有第一次認識時吃過飯,之後都只有做愛而已,偏偏我也不會要求你陪我……你自己告訴大家你都怎麼彌補我?」,你說:「哈哈,想到妳自己先吃飯就有點不好意思,拿點錢給妳,算是有補償吧!」

那次我自己吃飽,走去路口上你的車,開房間,照慣例你喜歡前戲,等你進來,你也喜歡停在裡面,然後愛撫我的敏感帶,揉捏我的乳房,按摩我的陰蒂,我躺著不斷呻吟,雙頰潮紅,你喜歡看我激烈反應,你才要高潮射精。

【別讓妳的男友知道妳曾經約砲】

「我覺得這件事不分男女,妳會讓妳的另一半知道妳約過砲嗎?」你停了一下,「是我絕對不會說,我朋友也不知道」我聽完大笑,也是,約砲的你並沒有名字,你是用匿名的方式,來進行我們的關係。

「我覺得那是大家普遍的沒安全感。約過砲以後就會外遇?這之間的關聯是什麼?」我也太激動為約砲辯護,我不想用這個去區分好/壞女人,有更多比約砲壞一百倍的人格特質。

可是,如果是我,我想我也不會說,我覺得那會讓我好過一點。

最後,我想說我曾經幻想過,某天你會開車載我回家,在我下車前你遞給我一張名片,你的名字,還有聯絡方式,我會得到某種認可,在虛擬世界認識的我們,知道真實姓名後才能再往前。不過這一切都沒發生過。

我們在匿名約愛的世界裡一直一直往下墜。

和砲友聊性:最興奮的,是妳在床上臣服於我

和砲友說愛:前男友可以當砲友嗎?

和砲友聊性:我們是全辦公室都知道的祕密!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