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私房事

那些女生沒說的愛愛大煩惱?!

▲那些女生沒說的愛愛大煩惱。(圖/shutterstock)

「我得了菜花!」A說有急事要找我,非來我家不可,一踏進來,她就宣布這件事,然後癱坐在地上大哭。

「妳先起來」我拉著她,把她扶到椅子上,她哭到沒辦法說話,我知道她昨天去診所,沒想到是為了這件事。「我朋友的朋友也有過啊,而且她那時有男友;現在人家也結婚了而且很幸福!」我抱著她,安撫哭泣的她,這樣說,會讓她好一點嗎?

單身一年。說是為了找對象,或是女生的冒險、還是怕寂寞,和自己上過床的人有幾個,我已經沒辦法確切數出來;要說這麼做的風險,我想女生和陌生人約會本來就是賭賭看,心裡有要人陪的慾望,所以就這麼做了,若是發生什麼事,說是活該,那或許真的活該吧。

那次和男人上床,我流了好多血。他把手指放入陰道,用力愛撫,我是舒服的,臉頰都熱熱的了,身體很敏感,我的呻吟讓他更興奮,他想更激烈撫摸我,手掌卻捧著一攤血。一時之間,他以為是我來經血,但時間不對呀,後來我想我是受傷了。回去家裡,才覺得下體非常疼痛。

A說她想不起來是誰讓她生病,她也不願去想了。說真的A這陣子忙,可能已經三個月沒有做愛,偏偏是這個時候,她心裡想,也有點擔心自己傳染給自己也記不起來的陌生人,我一邊聽她說,一邊扶著她的肩膀,我告訴A下次陪妳去看診,妳會好的。

那時候在床上,男人說他都會戴套,他怕別人有病,還有也因為這樣,他不會幫女生口交,接吻也很少。我心想好吧,他願意戴絕對比沒戴好,雖然我知道,他表現得像是防範我身上有病,但即使如此,即使他沒幫我,我還是俯身幫他口交,含住硬挺的龜頭,上下吞吐,他很舒服,提議要不要射在我嘴裡,我點點頭,讓他抓著我的頭髮射進口中,我幫他吞下去。

陪A去看診幾次,她復原狀況很好,治療那段時間,我們都性致缺缺,她是不能,而我是不敢。後來A康復之後,投入在工作一段時間,也換去自己喜歡的單位,她找我出來吃飯,跟我說,最近終於又開始和男人做愛,「可是我真的很小心、很小心」她說,自己比想像中堅強,卻也脆弱。

「不要再為了做愛吃這些苦頭啦!」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