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在閨蜜男友的床上沈淪(1)

▲在閨蜜男友的床上沈淪。(圖/shutterstock)

「方卿對我真的很好,昨天情人節他還送了我之前跟你說我很想要的Michael Kors肩背包給我,不過我不太捨得用它,想說遲點我們去日本旅行時我再用。」

一個悠閒的週末,吃完午餐,我跟子姍懶洋洋地坐在公園一棵木棉樹下,她瞇起了眼睛對我說道,連眉梢裡都透露著幸福,一個將自己渾身浸潤在愛情裡的女孩兒。

我吸了一口奶茶,心不在焉地回應道,「是嗎?好像他這樣會把女朋友捧在手掌心的男孩不多了,現在媽寶這麼多,你說是不是?」

子姍笑了起來,眼睛勾成了可愛的月牙,「對啊!」

我們之間沉默了幾分鐘,連微風彷彿都在瞬間靜止,我閉上眼睛,享受這瞬間的愜意,又聽見她溫柔的聲音傳來,「可惜下個星期我生日他沒辦法陪我過,而你已經答應跟你的國中同學一起度過了,我已經打算跟家人一起過了,嗯…不知道他這次會不會又給我什麼驚喜呢?」

子姍跟我的生日是同一天。

當她恕恕叨叨地跟我說著她和她男友的甜蜜,毫無防備地跟我分享她的喜悅,把我當作她最好的閨蜜,我別過頭,望著她柔美的側顏,咬了咬唇,又移開了眼,打趣她道,「反正你這麼喜歡他,給你路邊的小野花你應該也會笑得合不攏嘴,給你驚喜沒什麼難的!」

忽然,她轉頭看我,收起了笑容,定定地望著我,她一雙水潤明亮的大眼睛彷彿探照燈一樣,快要照到我內心心底的黑暗面,我心虛地縮了縮脖子,問道,「怎麼了?怎麼這樣看著我?」

她欲言又止,才低聲說道,「你說如果他想要跟我上床,我可以不可以給他?上個星期他有想要嘗試進一步,但我拒絕了,其實我也不是很抗拒,我是受到了驚嚇才下意識拒絕的…」

我伸手摸摸她的頭,「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你,你知道發生關係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自己的事情還是要自己做決定。」

2月18日,我生日前一天的凌晨一點。

我換上了白色短版背心和淺色牛仔短裙,畫上了淡淡的妝容,耳朵戴上了復古的5cm直徑大圓耳環,會隨著我每一個扭頭的動作而肆意地搖晃著,舞動著誘人的波浪。

我提著簡便的行李,搭uber到桃園機場,見到了我思念已久的人。

方卿今天一身黑,臉上戴著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帽T襯得他整個人像個大學生,腿上是貼身的黑色牛仔褲,還穿著一雙Adidas的黑色球鞋,我看著他,笑了一下,「忽然覺得我們真的很瘋狂。」

口罩底下的他回以我一笑,「趁年輕應該要熱血一下,要不然再過幾年,就熱血不了了,更何況…」他稍頓,「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生陪我一起熱血,這次的旅行我相信將會讓我很難忘。」

我嘲笑他,「熱血?是指我們的情慾之旅嗎?」

他的手攬住了我的腰,「嗯…你怎麼這麼色?」

我摸摸他的下巴,「搭你剛剛好而已。」然後手往下,牽住了他溫暖的大手,而他也反握住我的手,緊緊不放。

離check in還有一段時間,凌晨三點的機場沒什麼人,零零散散的人們都在打瞌睡,又或者是昏昏沉沉地坐著休息,他拉著我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拐入男廁,脫掉口罩,露出底下俊朗的臉,吻趁我不備的時候落了下來,「我想這樣很久了!」我聽見他嘶啞的聲音。

我的牛仔短裙讓他更容易摸到我的內褲,我今天故意穿了一件黑色的丁字褲,當他摸到我的丁字褲時,邪惡一笑,拉住那細細的帶子,用力一扯,布料摩擦著我敏感的陰核,我忍不住低呼一聲,被他含住了嘴唇,「噓,不要叫這麼大聲,等下被別人發現。」

他靈活的手指撥開丁字褲的帶子,探入我很快就變得濕潤的小穴,在穴口打轉幾圈之後,就放入兩根手指,在裡面不停地摳挖著,我被他挑弄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不停呼呼呼地喘著粗氣。

他笑著脫下我的內褲,「保險套在行李箱裡,我們就這樣磨一磨發洩就好,等下到了日本我們再玩個痛快。」

隔著緊身的牛仔褲,我感覺到他堅硬的熾熱摩擦著我坦露的下身,那種若有似無的誘惑促使我抬起身子,渴求著更多,他還將手探入我酒紅色的胸罩內,扯住我的乳頭之後就不停在上面轉著圈。

我的小穴磨著他粗糙的布料,拉扯著我數量稀少的陰毛,有點疼,但對他的渴望可以蓋過我其他的感覺,忽然他加快了律動,不多久他就脫下褲子,轉身將精液射入馬桶中。

高潮之後我急促地呼吸著,完全無法理會我赤裸的下身還曝露在他眼前,我真的連拉上內褲都沒力氣。

他繫好腰帶之後就蹲下身幫我拉好底褲,揉了幾下我依然敏感的胸部,「走吧,我們去check in吧!」

我真的很期待日本的行程。

 

《下集待續》

 

貓說

白天本職悶騷工程師,晚上不務正業地塑造欲女。 寫性。寫動物。寫生活。寫男人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