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喜歡受辱的淫辱娘

▲喜歡受辱的淫辱娘。(圖/shutterstock)

這女的白漿滾滾,在我的陰莖抽插之下,啪啪啪的溢出整個外陰唇,甚至擠到肛門那裡去。

「看你這個騷婊子,你的臭逼就是要讓我幹的吧?」好像我越是用不堪入目的字眼罵她,她的生理反應就越大,從陰穴裡擠出來的熱潮就越來越多。

她沒有回答,只是不斷淫叫,整個臉面對著飯店裡的鏡子閉著眼睛享受撞擊,釋放著她對性慾的渴望,也是釋放著她對自己被淫辱的需求。她甚至會求我在幹她之前的前一天不要洗老二,她最喜歡用嘴幫我把胯下那股汗臭混合尿臭,以及精囊中發出的精液臭味,舔得乾乾淨淨。「這種味道真的好香,好喜歡~」有一次她邊痴舔著,一邊陶醉地說。當下我覺得這女的是不是有病?實在沒看過這麼「作賤」的女人。

這種女人玩個幾次可以,而且是久久一次,玩多了就沒什麼成就感了。手到擒來對男人來說沒有征服的快感,尤其她每次都要求被淫辱,這種把自己的地位放在男人腳下踩的女人,對男人來說就是垃圾一般的存在,一點也不會想要去珍惜或是追捧。

所以不管怎麼對她,我內心都不會有任何愧咎。我好幾次一邊用力掐她,一邊幹她,而且是把她掐得漲紅了臉的那種。當然我還是會掌控力度的,不至於讓她受傷;或是一邊從後面瘋狂幹她,一邊狂扯著她的頭髮。再不然就是一邊呼她屁股巴掌,把她整個屁股打得通紅,把她打得大聲唉叫,然後再一邊抽幹著她。有時候在公司受氣,在家裡受女王壓迫,這些怨氣累積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我就會找淫辱娘出來發洩。

有時候幹完她,我不會多做停留,就像丟棄一個充氣娃娃一樣,把她丟在床上就走。不會跟她多做交流,也不會有些什麼做愛之後的親親抱抱,完全把她當成一項工具似的。

但她很喜歡這樣的方式,非常喜歡。因為好幾次她主動敲我,大多都是跟我說「想到你那天那樣打我幹我,我就好濕了~」,然後傳了一張自己把手指放在白漿外漏的陰穴口的照片給我,顯示她正在一邊想著我們做愛的情景,一邊自慰。

不過有時候她傳得頻率有點高,的確會讓我厭煩。我不知道是因為她淫辱娘的性格還是怎樣,所以故意會想要把幹她的男人惹怒,進而可以用發洩的方式猛幹她?但的確是時常會因為她連珠炮的訊息而發怒,想要封鎖她。

「你這個賤貨,一天到晚發那麼騷的訊息過來,就是有那麼想被我幹嗎?」我對她毫無憐惜的猛力抽插,看著自己的陰莖沾上越來越多的白漿,她性高潮的

證明,我的手一邊向前揉著她的奶子,一邊更狂暴的做活塞運動。

一直到我對她射出滿滿的羞辱為止。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