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和砲友聊性:愛愛是一場遊戲,妳要不要陪我玩?

▲和砲友聊性:愛愛是一場遊戲,妳要不要陪我玩?(圖/shutterstock)

第一次和J通電話的時候,他拿吉他自彈自唱給我聽,他的聲音很柔軟,溫柔的很有餘裕,我知道像他這樣的人,任誰都會陷進去,坑就在那裏,妳要不要跳?

【你很溫柔,但溫柔有毒】

「我不是渣男喔,我不會騙人!」我和J說你應該很渣,他馬上否認。以前是很常找女生做愛,J說,我有時會覺得自己有病,幹嘛整天一直想找人做,這樣很幼稚很北七。

J其實很像王子,當他的砲友就是公主。但不是把妳捧在手心上,自己當工具人那種,而是他很優雅、高貴,妳還是不能隨便得罪他,甚至必須臣服於他。

「你找我的時候,有幾次都貼心先訂好房間,很高級的那種,先仔細幫我洗過澡,再抱我到床上開始做,這樣很浪漫,讓人心甘情願。」我告訴J。他年長我六歲,前面說了他會唱情歌,就知道他其實很有情調,但一切只是為了性,並沒有愛。

你很溫柔,可是我玩不起。J笑了,可是妳還是陪我玩了幾次,我很盡興。

【對我來說,做愛是一場遊戲】

遊戲第一章。見面前我們視訊過,J在停車場,在車裡手淫,他要我對著鏡頭露出胸部;我揉捏自己的奶,他變本加厲,要我脫掉褲子,給他看潮濕的下體,他覺得興奮,手淫到射精。

遊戲第二章。J訂了北海岸的民宿,從房間看得到海;那天我們逛了附近老街,就回房休息,天色暗了,秋風十分涼爽,J打開落地窗,聽得見海浪,他把房間燈光調暗,我們面向著海,他從後面進入我……。

遊戲第三章。有天在上班的時候,J說很想要,他開車到公司樓下,要我下去找他。我上車,幫他口交,全部射進我嘴裡,然後吞進去。「上班加油!」他目送我回去大樓裡。

遊戲未完。一陣子沒連繫J,他說以為我交男友了;我也想啊,但老是碰到你這種人,只想跟我做愛而已,「所以,妳想要的時候還是找我好嗎?」

【可是為什麼,後來玩不下去】

「其實炮友很容易有像你這樣的人,最後都是我主動封鎖他」J點點頭,通常都是這樣的。

我想我還是比較需要被愛,而不是只有性;當我們擁有這麼快樂的性,卻沒有愛的時候,我會覺得很痛苦,有一天會想戒斷。其實我好奇,為什麼你能做到,我會覺得,能像你這樣的人,一定有著極大的冷漠。

可能也跟性別有關吧。身為男生,如果我在性方面是勝利者,我還有什麼好不高興的?女友的話,我也不是沒交過,要有愛或性,對我來說都不是難事,J回答。

嗯哼,真的當自己是王子欸!

最後,我想跟我的情歌王子說:遊戲玩累了,還是會想回家。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