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在閨蜜男友的床上沈淪(2)

▲在閨蜜男友的床上沈淪。(圖/shutterstock)

這是我第三次去日本,卻是第一次踏入沖繩這個沿海的小城市。

方卿租了間小旅館的海景情趣套房,套房裡只有一個雙人床,卻有很多鏡子,天花板上、床邊、玄關處,方卿說他是因為這些鏡子才決定租這價錢不菲的房間,我把行李放在一旁,用疑惑的眼神看他,他拉著我的手,來到這間房間最大的鏡子前面,雙手環著我的腰,下巴抵住我的肩膀,笑著說道,「你不覺得如果我們在這裡做,會很有意思嗎?」

我失笑,輕打他的手臂,「怎麼你不管做什麼,都想到那個地方去?」

他歪頭,在我的脖子邊落下一個吻,舌頭還輕輕舔著我纖瘦的鎖骨,「男人本來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你不知道嗎?」

他的氣息讓我的頸項癢癢的,我缩了縮脖子,推開他的頭,「不要這樣,這樣我會很想要的,我們先去吃飯吧,我肚子好餓!」

方卿是一個很完美的男人,帥氣又多金,180公分的身高,75公斤的標準體重,因為喜歡各種球類運動,所以有著很吸引人的肌肉曲線,當然,並非那種我討厭的肌肉男。方卿不笑的時候給人很冷酷的感覺,穿著西裝時筆挺的樣子符合他律師精明嚴肅的形象,笑起來卻像是個富有活力的陽光大男孩,眼神清澈得彷彿不參雜一絲雜質,純淨透明。

但表面看起來很禁慾的他,卻是個S,我深深愛上他在床上狂野的模樣。

吃完午餐之後,我跟他說我想到美麗海水族館走走,他也笑笑答應了,我們就好像一對來沖繩觀光的情侶一樣,手牽著手,嬉笑玩鬧個不停,期間他好幾次低垂著頭迴避我快速地發著訊息,或者跟我說他想要去衛生間卻去了好久,我也不以為然,對這一切我都只回以明媚的笑容。

玩得累了,我才跟他說想要回旅館休息。

一回到旅館,他就去洗澡,而我則累得大字型躺在床上,完全不想動。

當他穿著浴袍,渾身濕氣地走至我的床邊時,我已經迷迷糊糊地快睡著了,他用力地扯下我的短裙,然後將我翻了過來,命令道,「在床邊趴下!」

我意識朦朦朧朧,身體卻很誠懇地跟隨著他的指示,半跪在床邊。

「屁股翹高!」他又說道。

我扭頭看他,咬了咬唇,發覺他的肌肉更加緊繃了,我們以前也玩過諸如此類的戲碼,每次方卿隨意開了一個頭,都以我被高潮到虛脫當作結尾。我現在意識已經清醒了不少,對他的慾望瞬間充斥著我的身心。

我翹高屁股,弱弱說了一句,「拜託,不要。」

他拉了一下我丁字褲的帶子,又快速地彈了回去,我聽見那帶子彈在屁股上,清脆又色情的聲音,「為什麼不要?你覺得你這個小母狗有說no的餘地嗎?」他又拉扯了一下,我感覺那細細的繩子摩擦著我敏感的陰唇,我控制不住我那裡在一瞬間變得濕潤。

我搖搖頭,懇求道,「我知道沒有,但求你不要…我…我還沒洗澡。」

這倒是真話,走了一整天的路,這身體濕了又乾,乾了又繼續流汗,就算是大美女我也不相信有人的汗會是香的,更何況我這種小普妹,我還真的不太希望以把這樣骯髒的身體展露在方卿面前。

他傾下身體,聞著我的脖子,還伸舌頭舔了一下,「別擔心,我很喜歡小母狗身上的味道,很淫蕩也很好聞。」說完,他好像垂涎著我肉體的野獸一般,從我的頸項開始仔細地聞著,然後是我的肩膀、腋下、背部、腰,最後他輕輕地吻了一下我的屁股,然後重重地一巴掌打了一下我的屁股。

「啊…」我驚呼一聲,不用看也知道雪白粉嫩的屁股現在一定紅腫起來,在他眼底浮現出淫靡的瑰紅色。

他輕咬一口我的肩膀,「乖,告訴我,你喜歡我打你嗎?」

我雖然爽到快要說不出話來,但還是故作倔強地搖了搖頭,因為我知道這樣才可以讓他更用力地打我的屁股,「不不…拜託你不要,求求你,我什麼都可以給你,求你放過我吧!」

他笑了出聲,又用力地打我的屁股,一下兩下…他打了十下才收手,然後溫暖的大手撫摸著我被打疼的地方,緩慢而疼惜的,在我羞恥的部位遊移著,指尖還劃過我的股溝,在我的屁眼打轉。

我愛死了這種侮辱和寵愛加倍的感官刺激,只能興奮地喘著氣。

他轉身坐在床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小母狗,快點爬上來。」我聽見他的聲音變得嘶啞,深邃的眼眸裡燃燒著慾望的火焰,燒得我暈乎乎的,快迷失了方向。

我照做,趴在他的腿上,好像做錯事的小孩兒一般。

大掌又落下,這次他打了我十五下才收手,一直維持著跪著的姿勢導致我腳都已經軟了,差點站不起來,又聽見他說,「來,脫下你的內褲跨坐在我身上。」

我踉踉蹌蹌地取下我的內褲,慢慢地跨坐在他身上,他饒有興致地望著我的動作,還伸手往我身下的穴口一探,挪揄道,「天啊!怎麼這麼濕了?原來小母狗這麼喜歡我對你的懲罰,還弄濕了我大腿和浴袍呢!」

 

《下集待續》

在閨蜜男友的床上沈淪(1)

 

貓說

白天本職悶騷工程師,晚上不務正業地塑造欲女。 寫性。寫動物。寫生活。寫男人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