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當我是個容易暈船的女孩

▲當我是個容易暈船的女孩。(圖/shutterstock)

女人如果因為勇於追求性的歡愉,很容易會被冠上「騷貨」,尤其他們一個個都說很喜歡跟我相處的時候,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能帶給我更多滿足。

跟D是從交友軟體慢慢聊了一陣子才交換LINE,防備心很重的我一向不太給私人的帳號,我初期對他的冷漠都被一一打破,他總是能說些不好笑的笑話,然後在對話框打出點點點的時候,我就笑了。

我們不在同個城市,可是某天晚上氣溫驟降的時候,我想起了他,順口說了「好想要抱抱睡」,而他當下就決定跟我見面,這種行動力打動了我。

當我需要陪伴的時候,他義不容辭地出現。

D本人比想像中還要高,身材也更好,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笑起來可真好看,後來我才知道,他是牙醫;那天,睡在我身旁的他,整晚都抱著我,而且沒有亂來。

隔天一早,他必須趕回診所上班,他輕輕地幫我蓋好被子,在我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最後摸摸我的頭,輕聲地離去,第一次見面的界線,他拿捏得剛剛好。

隔兩個星期之後,換他向我撒嬌,說他也需要抱抱睡,那天,我其實早有預感他會做什麼,但我還是讓他來了;他抵達的時候,全身都香香的,一身乾淨的深色運動套裝,我們一上來,我就找藉口要先去沖澡,因為我也需要香香的。

我一出來,身上只圍著浴巾,他一看見就向我衝來,我們激情狂吻對方,我的鎖骨、耳梢、肩頸都有他手掌的餘溫,彷彿飢渴了幾世紀,用著極度渴望對方的眼神相視。

「妳早就知道了對吧?」

「因為我也想這麼做。」

我們接吻,全裸,上床,我放肆地呻吟,享受著這好像得來不易的舒服,不可否認,他技巧真的很好,又會調情,做愛的節奏抓得很好,也不需要我告訴他哪裡才是敏感帶,我真的很喜歡跟他做。

後來,我們居然很有默契地都沒連絡對方,好像斷聯了一樣,LINE上可以看見他時常在更換頭像,卻沒傳訊息給我,就在我決定要忘記他的時候,他傳了訊息問我今晚方不方便找我,我下意識地回覆他「好啊」。

一樣是寒流來襲的冬天,我有他的擁抱,背對著他,讓他從後面緊靠著我,因為這個時候,我們兩個人的心距離最近,我心想著,或許慢慢相處我們是有機會的。

直到第四次的見面,我們一見面就開始激情,我沉迷於他對我的渴望,他抽插時的賣力,我誤以為是對我的愛,直到最後,要入睡的時候,他淡淡地說晚安早點睡,就自顧自地轉身睡,那時候,我明白,就算我挨過身去抱他,他對我也一樣沒有愛。

我們沒有最後,即使他後來還是解釋並沒有把我當砲友,卻也沒有想進一步與我交往的意思,我們要的不一樣,故事的最後,我看著那些我未讀的訊息,按下刪除與封鎖,因為這是對我自己莫名暈船的交代。

 

喜歡我的故事嗎? 歡迎追蹤我唷
臉書粉絲頁:卡卡小姐情慾專欄小說
生活日常IG每日更新 : miss.caca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