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私房事

男人視角的《肉食女奇遇記》

▲男人視角的《肉食女奇遇記》。(圖/shutterstock)

很多男性朋友都說沒見過真正的肉食女,很愛誇口說「都是對方先說不要,沒有射了她還要的!」

那個⋯我覺得他不是沒碰過真正的肉食女,就是直男吹噓的正常發揮啦!

首先,真的很多肉食女。

或許我們都以為女性對性事較為保守,但其實很多男性還沒開始晨勃,同年齡的女孩已經知道「摸妹妹」很舒服了。

再來,確實不少媽咪在產後性慾較低,或是女性難免一個月有一週不方便做愛,可是不代表其他時間的所有女性也維持聖人模式好嗎!

不過,性需求大通常不會是一時,可能會好幾年或是一輩子,但那種經期前特別想要,或是熱戀期做愛較頻繁,不一定就是肉食女。

我來說說肉食的兩種情況:

第一種,每天都想自慰,不一定時段,一天也不一定只有一次。

這種通常性需求相對頻繁,可是在做愛過程未必主動,對高潮的要求屬於「有就夠了,不用很多次」。

這種多半是喜歡性慾帶來的放鬆與快感而已。

第二種就刺激一點,她可能想到做愛的次數更多,自慰也不太能滿足,畢竟姊夫再會震動但跟真的肉棒還是不同。

她除了渴望生理上的舒服,對於互動時能夠控制、征服,或是被控制等更強烈的互動感到更加刺激。

她做愛已經不只是生物上的需求,還有心理上的刺激。

第一種的女性很多,即使是處女都有可能是。

但第二種就相對比較少見,而且更隱性,且比較難維持長期的關係,不過她的狀態也相對是週期性。

我就來說個第二種肉食女的故事吧!

他們是在網路上認識的,起初因為住得近就隨意聊著天,某個颱風夜他們相約到男生家中共度,買了一大包零食跟泡麵計畫在家看電影,可是我那位男生朋友想的當然不只是看電影。

事情很快就發生,快到他以為這是一場夢。

當他們到家一關上門,女生立馬一個蹲下幫他解開褲頭,他連東西都來不及放就欣然接下了她的「手口服務」,心裡想著屌都還沒洗過會不會很臭?

於是他們站著就先來一次,那位肉食女的淫水早就流到大腿,這種易濕體質真的十個有九個都好色肉食。

當順利站著幹完一場,好不容易可以把食物放好,開瓶啤酒要來挑電影看,這電影邊挑,肉食女頭躺在他大腿上又要開始口交,我朋友心中有些複雜,一是覺得「幹也太爽了吧」,二是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很難射。

不過這次換肉食女坐在上面搖,朋友倒是省了不少力,看著她淫蕩的樣子實在無比享受。

這麼搖著搖著,她竟然開始痙攣跟大叫,他開始擔心隔音似乎擋不住她的聲音,還好很快地肉食女突然身體一陣翻覆,緊接一個大聲慘叫後軟癱在我朋友身上。

「我以為我們其中一個人尿出來了,結果幹是潮吹耶!」我朋友當時語帶興奮地說。

簡單清理了現場,電影還看不到一半,肉食女又開始摸我朋友的屌,禁不起挑逗的男人很快就勃起了,第三次颱風夜大戰馬上開始。

這次我朋友真的幹到屌有點疼,可是濕濕熱熱的陰道讓人難以拒絕,他逐漸進入一邊是放棄一邊是繼續的窘境,可是肉食女仍舊輕閉雙眼在他身上奔騰著。

「最後我已經身心分離,內心有種『我的肉棒都給妳』的絕望,屌卻還是硬邦邦的被她把玩。」

「那是我第一次跟她約炮,也是最後一次。」

聽完這個故事我也是安慰我朋友:「你才知道自己胃口沒有很大齁,啊以後也不要逼著女生做愛知道嗎?」

但說這個故事也沒有說她不好或我朋友太爛,肉食草食都沒關係,找對人就好啦。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