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渣男教會我的事:何不當個浪女?

Share

「老公幹我、幹我!」當J壓在她身上的時候,他要她這樣叫。因為她是別人的妻,兩個孩子,不知道為什麼她找上他;而J告訴我,她喚他老公讓他很興奮。還是有罪惡感,J說,所以沒有下次了。我感覺不出來他這麼說是不是在開玩笑。

Advertisement

J知道的事情很多,他喜歡讀書,對世界充滿好奇心,就像他喜歡四處跟女人上床。作為一個愛約砲的「渣男」,他意外地優雅,講話聲音柔軟,溫柔得很有餘裕,如果願意,妳可以陷進去,只是最後,妳必須自己爬出來。

我們住進那間面海的民宿。天氣很好,午後太陽正盛,海水一片藍。我開心走到大片落地窗前,望著美麗的海,J從後面抱我,把手伸進我衣服裡揉捏我的胸部;我靠在他懷裡,轉頭和他接吻,他的吻很深,唇舌碰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到潮濕和交融,可是兩人的嘴唇分開,卻又乾淨的像是不曾吻過。

我在他面前跪下來,替他解開褲頭,他露出硬挺的陽具,我張嘴含著,上下吞吐;我這麼做的時候他只是輕撫我的頭髮,不會硬頂進喉嚨深處,從髮撫過肩膀,他輕抓我的乳房;每次為他口交,我都感覺小穴裡又痠又緊,分泌好多淫水,等他拉我起身,把我抱到床上,要我趴著,讓他看看濕潤的私處,然後把臉埋進去舔,越舔越濕,我無法停止呻吟。

他進入我的時候正面向海,陽光灑進房間,而我們在沒有光的那格陰影裡面做愛。說起來J的肉棒挺大的,在我很想要的時候進來,總是感到疼痛和舒服感交雜,小穴接受他每次進出,很敏感,頂到底再猛然退出來,我忍不住失禁,湧出豐沛的淫水,他抱緊我的身體,把臉貼在胸口,他說妳心跳得好快。

J和我做了兩次。我們在房裡午睡,直到夜色來臨,出門吃晚餐,回到房間,他要我進房後不准穿衣服,我聽話,褪去衣服,低下身爬到他腳邊,他撫摸我的身體,手掌撫過屁股停在私處,手指伸進小穴,用力愛撫裡面的點,要我忍著別尿出來了,忍著別噴出淫水,我忍不住,求他停下來,然後呻吟,把地板弄濕整片。他打我屁股當作懲罰,把我拉到床上,我們做愛,後來忘記我們做了幾次,只記得晨起時靠著他肩膀。

J開車回去的路上,問我旅行好不好、做愛好不好,他溫柔地像是戀人,但他笑的樣子又帶著一點冷漠。我們之間沒有愛。我說很棒,謝謝你,這麼回他的時候小穴又濕了,只是我不好意思再要。

後來我總想,我和J或許是同一種人,我能想像他有多渣,那我自己就有多浪;我們都清楚自己不愛對方,又若無其事上床,這種感覺滿討厭的。但就像J說自己有罪惡感一樣,我不知道我的討厭是真的,還是在開自己玩笑。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