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開放式關係課題:我有男朋友,也有女朋友

Share

我在書上讀到「開放式關係」這個名詞,我想著這可能只是腳踏多條船的另一種說法,我分不清我對這種關係感到欣喜或厭惡,但是我一直想到她;我在女同志群組認識的一個女生。

Advertisement

在認識她之前,我不曾與其他女生有過性關係,為了快速和她親近,我說謊,我說我曾經跟女生交往。後來我們見面,變得親密,第一次到外面過夜的時候,各自洗過澡,躺在床上,我告訴她穿著內衣我沒辦法睡覺,這是事實,但聽起來也像暗示,她靠近我,跟我接吻,我好像閃開了。我沒和女生上過床,她會知道嗎。

可是後來我覺得這跟異性戀的性或許沒什麼差別。她像男孩子那樣吻過來,然後壓到我身上,褪去我的衣服,揉捏我的乳房,吸吮我的乳頭;她小聲問我,能不能舔,我點頭答應,她移動到我兩腿間,把臉埋進我的私處,舔著濕潤的唇瓣,然後把手指放進去,溫柔地愛撫,我覺得雙頰發燙,小穴裡越來越緊,她再用力觸碰幾次,我就不住湧出淫水,把床單弄濕整片,她把手指退出來,按摩鼓脹的陰蒂,她在我呻吟的時候輕撫我的頭髮。

整場性愛她都不曾褪去衣服。

她有穩定交往的女友,女友打電話來她總會接。我沒問她為什麼有交往對象還來找我,因為我和她一樣,當時我有穩定交往的男友,我何必問她偷情的原因,可能我們要的就是一種開放式關係。

不只是吃醋的問題。對於她,我有很多難解的部分;同時和男生女生有性關係,欺騙和出軌,後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下,試著當個對感情忠貞的異性戀女生。

沒有人像她對我那樣好了。印象裡,我們過夜了四次,她把假期留給我,好讓我們能一起睡整晚,我們相處的那個冬日,兩人總是穿著整齊的西裝大衣,她身上散發著古龍水香味,我則是甜甜的花果香,在城市裡談一場女生跟女生的戀愛。

房間裡她穿戴上假陽具,壓著我的膝蓋插進來,那一刻我發現女生進入裡面,可能比男生更強而有力;我覺得疼痛,她擺起腰臀抽送,我躺在底下的畫面既熟悉又陌生。她抽出來後我筋疲力盡,她把浴缸的水放滿,我坐浴在裡面,她則站在外面彎身為我洗頭髮,把我弄乾淨了,全身暖烘烘的,再讓我回床上躺。

後來她試著聯繫我幾次,可是我無力回應。那個冬季終究是過去了。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