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那晚地震,震出一夜激情

Share

晚上九點二十分,我正在辦公室收尾工作。幾分鐘前離開座位透個氣,從十幾層高樓望出去燈火通明、車水馬龍,心想週末快來了,上班族就是不斷在週間提醒自己撐過去。

Advertisement

回到座位上沒多久,突然感覺地板搖晃,窗戶碰撞出聲響,幾個還在加班的同事站起來,不確定要不要往逃生梯去,桌邊的抽屜跌出來,我待在原地,直到地震停了,我蹲下來,覺得心跳好快。

「地震,妳還好嗎?」N捎來訊息。

還好,人在公司。我去接妳,等我。

▲從十幾層高樓望出去燈火通明、車水馬龍。(圖/Shutterstock)

我收好東西,到樓下等他。要說他是誰,只是約會對象;像是知道冬日若沒人陪,自己走過充滿燈飾的街道有多孤單,N就在這時候出現;就像地震過後,他開車接我,買了熱豆花當消夜;我窩在他家沙發上一小口一小口吃,他像看小動物那樣盯著我,撫摸我的頭髮。

N的身體香香的,他並不特別高挑但是結實,我親吻他的頸間,往下親吻他的乳頭,和他做愛的時候,總是我比較主動;他會看我慢慢往下,含住他硬挺的肉棒溫柔吞吐,仔細舔著龜頭,他伸手愛撫我的乳房,要我為他口交直到他差點繳械。

▲我坐在他身上,俯下身擺著屁股。(圖/shutterstock)

我坐在他身上,俯下身擺著屁股,讓肉棒在我身體裡進出,他說我兩只胸部在他眼前晃啊晃太性感,他抱緊我咬我的乳尖,我扭著身體不斷呻吟,他抱著我臀部換他抽送,我覺得臉頰好燙,躺在他懷裡。他翻過身把我壓在底下,抬起我的雙腿,在他放進來的時候又按摩豆豆,揉捏乳頭,我閉起眼睛覺得就快要高潮,一陣又一陣,他說裡面很緊他也想射了,我吻他的耳朵,讓他射完之後躺在我身上休息一下。

那天夜裡又有餘震,我撿起衣服慢慢穿回來,N說應該沒事繼續睡吧,就穿著衣服睡。他把我抱在懷裡,雙手環住我的身體,在快睡著前我問他,他的九二一記憶是什麼,我說那時的我熟睡,正要做一個夢,被父親喚醒,才知道剛才強震,家裡已停電,漆黑一片。N年長我五歲,他說他是家裡第一個從房間跑出來的人,他從小就很容易被驚醒。

妳睡吧,有事我再叫醒妳。我躺在他胸口,聽他的心跳聲,心裡暗自祈禱一切平安,還有N,希望他睡得安穩,如果有夢,也是個甜美的夢。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