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先當朋友,或者先上床?

第一次見面就上床。

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天我在交友軟體上約了人喝酒,他才喝一點臉就紅潤起來,看到我酒量比他好,他有點不好意思,不敢再喝,不碰酒杯的手輕輕搭在我肩膀上,或許等下到我家呢?他問我。

從來不覺得性要和愛情連結。肉食主義者,願意在床上冒險的浪女。在他家的沙發上,他轉身吻我,揉捏我的胸部,隔著褲子我愛撫他勃起的陽具,他褪去我的衣服,解開我的內衣,親吻我的乳頭。他的撫觸很溫柔,手掌撫過我的長髮和肩膀,從我的背部滑到臀部,他揉著我屁股,再愛撫我的私處;我可以感覺到小穴裡一陣緊,湧出更多淫水,他的手指按摩陰蒂,我忍不住細細呻吟,覺得自己臉頰發燙。他也很興奮,伸進陰道裡撫摸,妳裡面好濕好緊,他在我耳邊說,吻我耳朵,他要我躺到床上,我張開雙腿迎著他進來,雙腿環抱他的臀部,要他插得更深入;我弓起身體,他撫著我的臉,擺起臀部抽送,小穴裡感覺熱辣,全身都變得敏感,他壓在我身上,緊緊抱著我。

▲在他家的沙發上,他轉身吻我,揉捏我的胸部,隔著褲子我愛撫他勃起的陽具,他褪去我的衣服,解開我的內衣,親吻我的乳頭。(圖/shutterstock)

那是一次美好的性愛。做完我們又窩回沙發,他牽著我的手,我靠在他肩上,我們距離好近,舒服地聊著天。

當晚他就把我封鎖,再也沒有聯絡。

或許是太早給他了,不過,這是一種「給」嗎。最近迎來冬季的暖陽,我在太陽底下舒展身體,想像那晚他撫摸我的肌膚。

我是喜歡做愛的,而我也相信愛情。我不確定在每次的上床裡,彼此是不是能找到穩定關係,可是沒有也沒關係,我仍樂於與他纏綿。

後來我又遇到另外一個他。他說先做朋友,慢慢認識對方,他的世界裡沒有先上床這樣的事。我跟著他的節奏,先是聊天、吃飯和看電影,他說他是想跟我做的,可是真的喜歡彼此才做;我們克制每一個衝動,每一個觸碰彼此身體的可能。唯有看電影的時候,他在黑暗中牽起我的手。

像這樣先當朋友,或者先上床,做這些事情究竟會帶我們去哪裡,關係會變成什麼模樣,我想我永遠猜不到答案。我只記得誰抱緊我的時候很溫暖,誰在我耳邊輕輕說他很喜歡我,或是誰牽我在台北市街頭散步,不論結局是什麼,我記得我們對彼此很溫柔,我也記得我們暫時把自己安放在對方那裏。

我仍相信關係中的美好。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