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妖嬈記(12)-總裁的任你擺佈風鈴

Share

由於明天是週六,所以我刻意不設鬧鐘,第一次在遊戲裡睡到自然醒。

Advertisement

晨光透過潔白的縷空窗簾,被揉散成了一個個可愛可親的小花散落在被鋪上,暖呼呼中帶著溫柔,我睜開雙眼的時候,連空氣都是寧靜的,時而傳來床邊人規律的呼吸聲,彷彿時光都被催慢了一些,甚至靜止了。

我微笑著傾身過去,吻了他的臉頰,一下一下。

我們兩人都赤裸著身子,我身上的斑斑紅跡毫不掩飾地顯示著昨夜的狂浪,他肩膀、背部的抓傷也透漏出我昨日忘我的動情,是如何地激盪。

他嘴角輕輕地勾了起來,「早。」他翻身,叫我壓在身下,回吻著我,互換著彼此的呼吸,一個原本清淡的早晨,在無形中染上了明艷的色彩。

吻著吻著,我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得到的一個獎品。

想著想著,總裁的任你擺佈風鈴就出現在我眼前,我驅動著意念,粉色的風鈴在眼中搖晃了幾回,忽地,唐夜不動了,直挺挺地躺回床上,只有嘴巴能動。

▲我輕撓著他的下巴,好似在安撫著一隻快要炸毛的小貓咪。(圖/shutterstock)

「你用了總裁的任你擺佈風鈴?」他挺直著身體,眼神透漏出濃烈的不滿,卻一絲都不能動,連眉毛都皺不得,唯一能做的只有說

話。

可能是為了讓他能夠呻吟吧!

我輕咬了一口他精細的鎖骨,伸手度過他細碎的短髮,在他眼前笑著道,「總裁寶貝,乖,我會對你很溫柔的。」

我離開床鋪,去拿掛在椅子上的深紅色領帶,還有精心挑了一些「道具」,才又慢悠悠地折返回來,這時的唐夜已經滿眼透露出不

耐煩。

我輕撓著他的下巴,好似在安撫著一隻快要炸毛的小貓咪,「我的好夜夜,放心,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我將他的雙手抬高,用深紅色的領結毫不留情地與床頭捆綁起來,我赤裸的身體在他身上不停地移動著,胸部來回摩挲著他的胸膛,他悶哼一聲,惡狠狠地盯著我,彷彿要將我活剝了皮一般。

「看起來真的很可口的樣子,你覺得我要先從哪裡開始品嚐好呢?」我挑起他的下巴,欣賞著他完美無瑕的臉蛋,在給主角人物設

計建模打樣的時候自然不存在給他們毛孔的存在,所以他們的肌膚真的好像剝好的水煮蛋一樣光滑白皙。

我俯下手,情不自禁地咬他的雙唇,細細地品味著,然後慢慢地往下探索著,時而舔弄他精緻的鎖骨,時而鑽入他敏感的耳廓,逐漸感應到他的陽剛在晨曦底下抬首。

我親吻著他的陽剛,手指感受著他如火焰般的蓄勢待發,輕笑著,我拿出了第一個道具:一根羽毛。

「你要幹什麼……哈哈……別……哈哈……」雪白的羽毛在我的指尖揮舞著,它的尖端從唐夜的側脖,一路滑到他精瘦的腰間,然後

是他的肚臍,尖端輕掃在那怯生生的小洞邊緣,唐夜失控地大笑著,克制不住那股酥麻的癢意,手指和腳趾都捲縮著,精瘦的腰身

不停地閃躲著我密集的攻擊。

我自幼學鋼琴,恰好地鍛煉了我手指的靈活,我反手讓羽毛在我的指縫間不停地穿梭著,尋覓著他最敏感的地方,羽毛來到他的腋

窩,唐夜早已控制不住地面紅耳赤,原本白皙的肌膚泛著紅暈,眼角掛著淚光,我低下頭舔去了他的淚光,「乖,不准動,我會讓

你很舒服的。」

可S可M可攻可受的感覺真好。

他抬頭,望著我的眼睛裡透露出無法掩飾的痴迷,下巴輕揚,輕擦過我胸前的皮膚。

我輕笑,「想含嗎?」我掂起右邊的乳首,指尖撥弄幾下,讓那淺粉色的乳暈在他熾熱的眼底逐漸變成了色情的深色。

他猴急地點著首,眼神透漏出迫不及待。

我雙手撐在枕頭上,支於他頭顱兩側,「來吧,這是對你的獎……嗯……」話還沒說完,我已經動情的乳首被他含在嘴裡,被濕滑的

舌頭撥弄著,偶爾牙齒輕輕劃過,一個不經意的觸碰都足以讓我悶哼出聲音。

我的乳頭被他戲弄地嘖嘖作響,好不容易克制住內心翻騰的情慾,我微微退開,不顧他依依不捨的神情,「來,我們繼續。」

羽毛從他的腋下,一路翻過他絕佳的腹部線條,掃過他不多的恥毛,在他火熱的柱身上來回遊移著,「它已經好硬了。」我讚歎

道。

他啞聲道,眼底透著慾望的赤紅,「摸摸它。」

《下集待續》

妖嬈記(1)-遊戲開始

妖嬈記(2)-總裁的驚鴻一瞥

妖嬈記(3)-coffee or me?

妖嬈記(4)-夜訪總裁

妖嬈記(5)-跟霸道總裁在書桌上的纏綿

妖嬈記(6)-我跟他的第一次

妖嬈記(7)-從床伴到情人

妖嬈記(8)-無法抗拒的絕對指令

妖嬈記(9)-心跳加速的既視感

妖嬈記(10)-海邊酒吧的懲罰

妖嬈記(11)-浪蕩又無拘無束的愛愛

貓說

Advertisement
貓說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