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渣男行為」是滿滿套路還是內心脆弱?

Share

文/Cathy Blakeshaw

Advertisement

「假設愛情是一棟大樓,它倒塌的時候,付出比較多的人,會受比較多的傷。」— 渣男F(生理男,性向女)。

約炮初期,我嚐到了性愛帶給我的快感,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讓我成癮。平均兩週見一任新炮友,兩個月一輪,我會標記他們為 A1 到 E1(第二輪則是 A2 到 E2,但假設 B1 存活到我約炮史第三個月的那輪,第二輪的 B2 就會從缺, 維持 B1。)聽起來有點變態,但輪次的目的是讓自己不要流連忘返。

「那你為什麼不交女朋友?是還想玩?還是經驗讓你痛到無法想像再次承受?」

A1:我沒有那麼迫切的一直找炮友,完全是因為性需求。前任傷我太重,讓我覺得真心付出也不會有對等回報。偶然間,在發現她的宿舍還留有前男友留下的衣物時,我就沒辦法再選擇相信任何人了。

我答應 A1 說好我們是彼此忠貞 Monogamy 固炮,實則為自己暈船找了最好的解套。他從不妥協自己的原則,鮮少在週間的白日晃晃噓寒問暖,週末卻總是拉著我的手穿梭在東區的大街小巷。那天結束,在他內湖的住處,陽台上微醺的對話,我希望得到他最真摯的回答。即便最終的他注定給不了我幸福,卻難以忘懷他給過我言語中的坦然及肉體上的舒服。在那之後,我也不曾再經歷暈船。再見了 A1,是你教會我要玩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我答應 A1 說好我們是彼此忠貞 Monogamy 固炮,實則為自己暈船找了最好的解套。(圖/shutterstock)

「我希望我們不只是炮友,更是可以互相分享自己與新對象性愛旅程的那種朋友。」

C4: 我們是啊!要當一輩子的朋友。妳結婚也要!

C4: 這幾天心情好悶, 我去找妳。現在在哪?

C4: 我最近不太好,等妳下班。公司在哪?去那附近開房間。

腦中總是有個想像,想要有段像是電影《Newness》般的情感關係。有了肉體關係後的人們,總是多了一種與彼此的連結,更可以視如己出、無所不談。我們可能可以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放開束縛去和對方高談闊論性愛,甚至對於人生的想法。我與 C4 的約定,我喜歡我們對性的觀念幾近相同,喜歡他有另一半,喜歡他的另一半離不開他,所以分不了手,所以我沒辦法暈一艘沒有目的地的船。

「男生嘛!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開不完的會,兩台手機、兩個 Line 、兩個微信也是必須的。」 — 渣男F

我們身邊總會有個被兵變過的朋友,他有另一半,他跟前任約炮,他曾經是享受付出的純情小直男。《Shout Out Sex》第25集的渣男 F,就是我們生命中會遇到、熟識或從朋友嘴裡認識的朋友,他讓我想起 C4。C4 與女友的性愛契合度不高,卻又因為女友以死相逼,遲遲不敢分手。所以他常常在工作間歇的白天、傍晚或某個連假接到別人突如其來的 Booty call,言語對話中也不少挑逗、撥動。很多時候,我和身旁的朋友,甚至忘了他有另一半。

日子慢下來的時候,我喜歡分析人性。渣男們是不是因為曾經被背叛,因此在現在的每段關係中,都想當主使者,而非被人擺佈?渣男們有沒有可能總是被喜歡的女孩 Friend zoned,常常得不到那個最愛的,所以盡可能把一些別人親愛的,收藏在自己的第二個 IG 對話視窗、第二支手機裡的 Line,或乾脆,第二個住處?渣男被浪費時間與不愛的人相處的故事,是不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和自己獨處,不想讓自己空著,而打造的隱藏版人設?而被背叛的故事,是否從一開始的很值得安慰,變成用來欺騙女人憐愛的套路?

煮一杯水洗日曬耶加雪菲的時間,從秤豆、調整磨豆刻度、澆濕濾紙到悶蒸,已經足以讓思緒掉入另一個空間。空氣中飄散微微花香和果酸,我想,或許,F 的內心會不會或多或少地在某個時間點崩壞了?讓曾經那個自帶光芒、有自信的自己,變成必須由別人的青睞和擁簇來證明自身價值。也許就像很多偶然迷失自己的我們,輕易就讓自己越發消失殆盡了。

我們無法架設一個框架來證明眼前聽到的哪個想法是對的、什麼樣的作為是正確的。我們無法用一時一刻地果斷去判定一段關係是誰的破壞、誰來造就。正因爲每個人的現在,都是由渡過的時間軸上的記事淬煉而成。一生中,一定有我們沒走過的路,但走過的每一段都讓我們更像自己。

這裡是 Shout Out Sex,快來跟我們聽聽那段我們曾經路過、正在路上或沒走過的路,跟我們一起 Shout Out Sex!

想聽見更詳細、生動的內容?

不要錯過 Podcast 節目「Shout Out Sex—無性不談」。

Advertisement
Shout Out Sex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