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和炮友談性:愛不愛和床上舒服居然一點都沒關係?!

▲「性愛分離」是一件悲傷的事情。我覺得把性跟愛情想成同一件事情會比較簡單,但我做不到。(圖/Shutterstock)

我幫冠取了一個暱稱,叫「警察弟弟」,這樣叫他的時候他總會有點害羞,但還是傳來一張手銬的照片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把我上銬,讓我跪在他兩腿間,為他口交,他叫我看著旁邊落地鏡裡的自己,羞不羞恥?我嘴裡含著他的肉棒,沒辦法回答。

【我有一個很愛的女友,但做愛卻不舒服】

冠有一個穩定交往的女友,在關係裡他是比較佔下風的那個。

「男人的自尊是滿無聊的,可是平常她嫌東嫌西之後,我連做愛都會提心吊膽欸。」在房間裡,他對著我解開褲頭,彈出的陽具又挺又硬,我乖巧趴到他旁邊,張嘴含住,那一刻他說,他永遠會記得,征服慾,男人就是有這種幼稚的征服慾。

「其實我覺得我愛她,可是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比較自在。」他告訴我,「我越想愛我女友,反而越常來找妳。我應該是希望,她也這樣乖乖聽話一次。」

那我是不是該不聽話一點,不然我單身好久喔。忍不住跟他抱怨!

▲(圖/Shutterstock)

【誰是我的最佳炮友?】

聽完男生的想法,我也分享我的。我也覺得,有時喜歡某個約會對象,但吻了對方,上完床,卻覺得非常普通。有些男人對他沒興趣,一做愛可不得了(笑),身體特別來電。

像是對你,我知道你有女友,所以不曾對你動感情,可是吻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的身體多契合。

你身材高挑,把我壓在底下,我的臉埋進你胸口,你用力抽插,小穴裡非常熱辣,不斷分泌淫水。我的身體渴望你,我非常確定。

【不知道的事,就交給身體】

「性愛分離」是一件悲傷的事情。我覺得把性跟愛情想成同一件事情會比較簡單,但我做不到。

這點冠也同意。很愛一個人有可能是,喜歡跟她相處,想照顧她,不一定想跟她做愛。他這麼說的時候,我想到,有可能愛情是在談「關係」,性其實也是在談「關係」。

有種關係就是可以一直做愛、一直做愛,但不能圓滿其他事情。有些關係是性愛皆美滿的,大家都在追尋這個,這並不容易。

冠也說,如果他的身體再「誠實」幾次,對女友性致越來越少,大概就會分手吧。一切聽自己老二的。難怪你會來跟我約炮,你果然只聽老二的。

但我們有時候就是只能聽身體的,只能照慾望去做。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