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炮友關係裡,暈船的人沒有錯

▲炮友關係裡,暈船的人沒有錯。(圖/shutterstock)

跨出第一步去約炮。

我記得每次約炮的場景,坐在男人的車裡,他開進汽車旅館,買下我們纏綿的時間;依著我們熟悉彼此的程度,如果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會不好意思直視他的眼睛,我走在他前面,進了房間先去拉起窗簾,回頭他便抱我,我讓他先去洗澡,自己靜靜坐在床上。

他雖然跟我坦誠相見,但我知道他一直都防著我。他的貴重物品都放在車上,車鑰匙小心收在那個很難拿的口袋,而我為了讓他安心,把包包提上樓,手機丟在桌上。洗好澡我裸著身體走出來,爬到床上,跟他接吻,先是輕輕碰著嘴唇,再熱情地吻,他捧著我胸部,吸吮我的乳頭,我抱緊他的脖子,舔著他的耳朵,他把我翻倒讓我躺在床上,伸手撫摸我濕潤的唇瓣,我無法克制呻吟,感覺小穴裡非常緊。當他把手指伸進去,我弓起身體,覺得全身都好燙,迎著他抽送的手指,下體湧出更多淫水,他要我躺到他兩腿間,為他口交,我張嘴含著肉棒,溫柔吞吐,讓他深深頂進我的喉嚨。

▲我弓起身體,覺得全身都好燙,迎著他抽送的手指,下體湧出更多淫水。(圖/shutterstock)

約炮只是個開始。跟著自己的慾望,帶著對陌生人的信任,我和男人開始聊起生活中很難的事情,什麼讓我們焦慮或痛苦,那些我們沒和家人朋友說的,一次全和對方講了。

大概就是這樣,會發現自己漸漸依賴對方,想著對方,即使見面就是做愛,可是唯有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是我自己,順著本能去吻他的身體,撫摸他的臉、他的背,張開雙腿讓他直挺挺的肉棒進入。我們本來就是一段沒有壓力的關係,任由慾望蔓延在我們的每一個撫觸,我們的談話說著任何自己想說的事。應該要是這樣的。

直到發現好想知道他在做什麼,假日去了哪裡,害怕他有其他炮友,大可以傳訊息問他,可是卻不敢傳。暈船了。我覺得我有一點喜歡你。

在約炮時暈船,我很慶幸,原來自己還是渴望愛也需要愛。

男人越來越少約我,於是我封鎖他,自動退出。約炮這個遊戲我玩不起,甘願投降。帶著喜歡他的心情,那個心情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交友軟體刪除了又下載,反反覆覆,哪一天或許會遇到也覺得暈船有點可愛又可貴的人,等到那個時候,如果我們願意接受彼此,那就談一場戀愛,把關係好好走過一遍。

不管走到哪,我都謝謝記憶中有你。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