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屁股翹高高,做大叔床上的小貓

▲屁股翹高高,做大叔床上的小貓。(圖/shutterstock)

大叔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我別過臉不看他,他語氣柔和地說,他必須回家陪妻吃飯,說了深夜要應酬才能出來的。他的意思是他盡力了,我怪他也沒用。我沒有真的怪他,比起他還有妻,我可沒有人會陪我吃飯,我怕他離開我,所以生氣也只是稍微生氣,聽他講完我就在車上輕撫他的大腿,意思是我很想他。

他在家梳洗過了,穿著一身「假裝」要去應酬的西裝,他解開領帶坐在床上,我獨自去浴室沖洗,包著浴巾走出來。他說過來,我站到他兩腿間,全身赤裸,他親吻我的胸部,吸吮我的乳頭,我環抱他的肩膀,把臉埋進他的衣領。

好幾次我自認為在他的衣服上沾染我的氣味,我跟大叔黏在一起這麼久,怎麼可能妻沒發現。當然如果她發現,這會是我想要的嗎,恐怕也不是吧;對於妻,大叔只說:我愛她一定比她愛我更多。

我趴在床沿,屁股翹高,感覺小穴不斷分泌淫水,他的手指輕撫濕潤的唇瓣,我細細呻吟,求他用力愛撫我;他把手指伸進陰道,觸碰最敏感的點,我閉起眼睛縮起身體,感覺陰道裡一陣緊,我聽到他解開自己的褲頭,從後面插進來,我忍不住叫出聲音,他抓著我的手腕奮力抽送。

▲他的手指輕撫濕潤的唇瓣,我細細呻吟,求他用力愛撫我;他把手指伸進陰道,觸碰最敏感的點。(圖/shutterstock)

因為差了十二歲,大叔總把我當小孩子,他也說我就像小動物一樣,像隻小貓,所以他離不開我。我始終半信半疑,在我們每一次談話的時候,我都不覺得他會永遠待在我身邊;唯有在床上的時候,我們下體緊貼著,他頂進最深處的時候,我才會意識到某部分的他真的很喜歡我。

他喜歡從後面上我,壓著我的背,我全身動彈不得,只能不斷呻吟。快高潮之際,他坐在床頭,讓我跨坐到他身上,他在我裡面,我們擁吻,他也吻我的頸部、我的胸口,我擺著臀部,要用這個姿勢讓他繳械,每次射精完,我往後在他腿上躺下來,他撫摸我的身體,低頭把臉埋進我的私處。

大概凌晨他就離開了。今天是週六,他留我一個人向旅館櫃檯退房。我知道他的原則,週末晚餐和妻約會,而我填補其他「加班」、「應酬」的縫隙。偶爾我也跟追求我的同事吃飯,或是別人介紹給我的對象,我和大叔談論他們,而他會跟我說:妳應該好好談場戀愛。

我現在不就在談了嗎?我靠著他的肩膀,他摸摸我的頭髮,沒有回答。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