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私房事

約炮帶給我的快感: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讓人成癮

▲約炮帶給我的快感: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讓人成癮。(圖/shutterstock)

文/Cathy Blakeshaw

「舒服,期待與尊重,誠實且勇敢。」艾莉,生理女,性向男。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小時候天真地以為這句話只會出現在國文考題中,或者作為寫作裡鏗鏘有力的引文。後來,更發現這句話用在人生中,著實更能快速經過每一段肌膚之親,更甚釋懷一些難以定義的 Situationship,洗滌身心。約炮初期,我嚐到了性愛帶給我的快感,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讓我成癮。平均兩週見一任新炮友,兩個月一輪,我會標記他們為 A1 到 E1 (第二輪則是 A2 到 E2,但假設 B1 存活到我約炮史第三個月的那輪,第二輪的 B2 就會從缺, 維持 B1。),聽起來有點變態,但輪次的目的是讓自己不要流連忘返。乍聽之下朋友會說,「所以上週那個怎麼了?是太雷嗎?」、「Patrick?Steven?Kevin 還有聯絡嗎?」、「那個工程師怎麼樣?我以為你們要在一起了?」。

「沒有不好,目的不一樣。/ 不聯絡了。/ 不知道怎麼定義雷炮,或者沒有遇過絕對好或不好的對象。」凱西。

每段時期追求的對象都不盡相同,止不住慾望的前期,即使不確定今天的歡愉後是否還有我們,或者隔日清晨的呻吟也將化為絕響,只希望能有一夜良宵。A1 喜歡在酒吧跟我調情,有一回他單手噘起我的臉頰,我們就這樣被酒保直愣愣地觀賞法式接吻的藝術。帶著若有似無的悶吭,指腹輕拂過他的大腿內側,帶點力度地在他的大腿上蜻蜓點水。我們放鬆的習慣很相近,下了班回到家播起藍調爵士就是自己的世界,偶爾給完美的生活一點放蕩和墮落,抽根菸的片刻就是人生解脫。「It’s ok, it’s ok. We’ll forget about all this tomorrow…」,這段是結束了,卻難以忘懷偶然街口空氣中、耳邊曲目裡還留有你撫摸過的痕跡。哪裡不令人惆悵?

▲這段是結束了,卻難以忘懷偶然街口空氣中、耳邊曲目裡還留有你撫摸過的痕跡。哪裡不令人惆悵?(圖/shutterstock)

那段時間裡即使多約了幾位有相同質感的人,但 A1 仍在腦中揮之不去。導致後來判斷自己的專長大概不在約炮,於是希望能認識那麼一位可以在每個夜晚都能安穩擁抱的對象。20 年與 B2 的這段多了許多情感交流,我們聊社會價值、家庭、生涯規劃。我們也打炮了,不,我們稱之為「試車」。「我們真的很適合,」他對我說,「只是我們都找不到一個非要在一起的瞬間。」。天時、地利、人和,其實是我這麼長久以來最深刻的體悟,其中天時又最為難得,我們就這樣迷失在彼此人海中了。談感情豈不是太沈重了嗎?

後期我開始不那麼需要情感依靠,卻疲乏於過盡千屌皆不是,千山鳥飛絕的日子。像是那時的 C2 正在研讀碩士,他發了許多沒時間完成論文的限時動態,我的通訊軟體卻三天兩頭就會跳出他的約炮訊息。一開始蠻喜歡的 E4 剛從國外回台防疫,床上的技巧與氛圍的控制是至今唯一能與 A1 匹敵的一位。可惜的是他總把我當成女朋友,平日報備行程、三餐,下班就要瘋狂講沒有深度的電話。最誇張的一次就是跟我辯論牡羊座女生不可能像我對他這麼冷淡,牡羊女喜歡一個人就是會積極的跟什麼一樣。「我上昇金牛啦!X !」拜託!我真的很難遇到這麼舒服的棒棒,只想好好打炮,結束就「謝謝你讓我舒服」,如此而已,夫復何求?

「宇宙中每個錯過的量子,再一次相遇,會以什麼形式歸來?」凱西。

你說那些像是 C2 和 E4 的男人是雷炮嗎?你說 A1 和 B2 就是浪費感情的渣男嗎?以上也只是我的第一人稱罷了。其實更多的我是在質疑自己,或許他們都不好,卻也都很好。一切都是宇宙的時序,或許時機到了,我又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 B2。又或許,那些人、那些感覺都不再歸來,但這些過程絕不是白來的。我們不也更從這些人生中的各種經過,昇華成自己最喜歡的模樣了嗎?

 

 

這裡是 Shout Out Sex,快來跟我們聽聽艾莉用舒服的嗓音講故事,跟我們一起 Shout Out Sex!!!! 一起找自己!

想聽更多 Ep.13 – 你是好炮還是雷炮 ft. 艾莉 詳細、生動的內容?不要錯過 Podcast 節目「Shout Out Sex—無性不談」。

《Shout Out Sex 無性不談》是一個Podcast 頻道,我們邀請各式各樣的人,來聊聊他或她,在性與愛的旅程上,發生過的大小事。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擁有什麼樣的性觀念,都歡迎你和我們一起 Shout Out S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