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1)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圖/shutterstock)

「當演唱會結束,我們就不再有關係。」

他沒有說話,只是摸摸我的頭,然後繼續揮動著螢光棒,跟著音樂大聲唱著:「如果有 就讓你自由」。

其實我們本來就沒有真正的「關係」。

分手已經是五個月前的事了,這中間我們都不曾開口說過復合,卻也沒有成為對方生活裡的陌生人。

【時間回到五個月前。】

「陳凱奕!她是誰!」我扯著喉嚨對他怒吼著,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這麼激動,拿著手機的手都氣到發抖。

手機畫面是一個大奶妹的自拍照,拿著跟我一樣顏色的手機,貼文只有一行「謝謝Baby」,然後標記陳凱奕的帳號。

要不是朋友看到,我還會被瞞多久?

我生日前說想要換手機,他還哭窮說要分期才買得了,沒想到是因為一次要買兩支,不知道我過生日干那女人屁事?

四年的感情,比不上一對巨乳?

當初他一抱到我就能勃起,一個吻可以親到兩個人都快缺氧,還記得出國去玩訂到超小的房間,我們打砲搞到整張床一直撞到牆,還被櫃台打電話來提醒。

▲當初他一抱到我就能勃起,一個吻可以親到兩個人都快缺氧。(圖/shutterstock)

有一次我送他去搭車,結果親完他就硬了,拉著我到男生廁所去。而我早就料到可能會有"意外",長裙底下沒有穿內褲,他掀起來的時候還嚇了一跳。後來被他壓在髒兮兮的牆上幹,但大概是抽插的肉聲太大聲,門外一直有腳步聲來來去去的,我們怕出事就停下來,兩個人一臉沒事的一起走出去,男廁裡有3、4個人在徘迴。

還有說好要蒐集各個車震地點跟情趣玩具,但沒想到這一年我們連一起睡都成問題。

只是那問題不是「我們」,是他愛上了別人。

【時間回到四年前】

「我送妳回家?」他是系上出名的花心系草,沒想到我們會在外面的志工活動上認識。

「沒想到忙著騙人感情的系草,也會來收容所當志工啊?」我知道自己沒有甚麼能耐,畢竟到現在才談過一場戀愛的我,應該不用動什麼腦就可以騙到我了,只好說這種話來逼退他。

「哎唷,講話這麼嗆也可以當志工?」沒想到被他反將一軍。

他突然拿出手機要拍我,已經超緊張的我更慌亂了,下意識伸手要去擋,誰知道害他把手機摔到地上…

「幹,螢幕爆了啦!妳要負責喔。」他把手機遞到我面前,說完就轉身開始收拾東西。

慘了,我哪有錢賠他啊?

「我先拿去修,看多少錢再跟妳說。」

「妳應該不會嚇到不敢來上課吧?」

「怎麼可能?我弄壞的,我當然會負責!」

「好啊,那要送妳回家嗎?」

我頓時語塞,耳朵像有火燒起來了。

「走吧!我現在沒有女朋友啦,不用擔心。」他拎起我的包包往門口走,我就傻傻地跟在後面,我們的故事也從這裡開始。

 

《下集待續》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