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那天深夜,我從她穿著黑絲襪腳開始舔起,從拇指與食指的指縫間,再到每一根腳趾的縫隙。因為被絲襪阻隔著,讓我不得不更費盡心思的去舔。也許是這副努力的模樣感動了她,讓她特准我可以再往上。於是我又沿著她的腳踝一路往上,先是小腿慢慢往上滑,再一路延伸到大腿內側。這時候她原本嚴肅的臉頰線條開始鬆動,頭部微微像後仰,想來應該是感受到這情慾時刻的氛圍,也慢慢要投入這個慾望的享受了。

Advertisement

我的舌頭在大腿內側滑動,感受著黑絲襪與皮膚之間的關係,也感受著肉體溫度從絲襪中透出的熱度,在沒有她的允許下,我擅自往她的小穴處舔去。

「啪!」很用力地,她給了我一記響亮的巴掌。「我有說你可以上來嗎?」

我頓時傻了,當初只是說扮演遊戲而已,沒想到她這麼認真?連巴掌都呼上來了!好沒關係,等等看我怎麼讓妳死!

於是我故作懇求狀,請她賞賜我吸吮小穴。「女王大人拜託,讓我舔妳的小穴吧!我真的好渴好渴!」一邊說著,我一邊來回舔舐她的大腿內側,讓她搔癢難耐。

她用腳踩了踩我的臉,我心裡又想,馬的玩個遊戲而已,不需要那麼認真吧!

▲感受著黑絲襪與皮膚之間的關係,也感受著肉體溫度從絲襪中透出的熱度。(圖/shutterstock)

「好吧!特准你可以撕開絲襪!」

得到女王大人的特准,我如餓狼般的撲向前,從大腿內側一路把絲襪撕開,露出沒穿內褲的小穴,上去就是一陣猛吸。

女王大人有點招架不住,終於放開嗓子呻吟,雙手慌亂地抵住我的頭想抵抗我的進攻,但她不知道此時的我,已經什麼都抵擋不了了。

我不斷騷弄陰蒂,又吸又舔又鑽,她抵抗的力道越來越薄弱,兩條大腿無力地攤開,只想迎合這一波波來襲的快感。「啊!這裡可以,好舒服!」她的矜持早已瓦解,剩下的只有從淫穴裡不斷流淌出的汁液。我加快舌尖的速度,讓她更是忍不住抖動身體。

直到她開始哀求我幹她,我依然無動於衷,馬的剛才不是很屌?

「幫我吹爽,我就幹妳。」我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

她像貓一樣的從地上爬過來,伏在我的胯下,乖巧地吸吮著我的陰莖,發出各種淫穢的聲音。她的速度逐漸加快,我也用手按照節奏按壓她的頭,一直到我快要射出來為止…….

我一把站起,也一併把她抓起,把她壓在床上,從背後直直插入她濕透又騷癢的淫穴。感覺得出她渴望著男人的肉棒已經很久,前面的裝模作樣只是在掩飾自己內心的瘋狂慾望。

我猛烈抽插不已,一邊伸手拍打著她的屁股,以洩剛才的污辱之仇。她的屁股泛起陣陣紅腫,唉叫聲也越來越大聲,想抵抗卻又被我強壓著,這種爽勁真是讓人無法自拔。

最後在我猛烈操架之下,她高潮到全身癱軟,一直睡了兩覺才回過神來。「老公怎麼妳這次出差回來特別猛?」我家女王醒來之後準備弄東西吃,穿衣服的時候問了我。

「當然是因為很想你啊!」我隨口回了一句,但其實是為了報復她呼我巴掌又踩我臉的「夫妻情趣」。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