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分手後,我們仍上床好嗎?

Share

「妳過的好嗎?」

Advertisement

通常會收到這樣的簡訊,不是舊情難忘,就是下半身癢了。

可是我跟J的情況,是處於兩者之間⋯

我們想念對方,也渴望上床,卻不想跟對方在一起,很奇怪嗎?我也一直想不透,我們磨合不了,卻一直聯繫對方,折磨彼此。

「今晚去找你好嗎?」

「好啊,我今天早點下班做飯給妳吃」

「記得,不准給我加香菜」

這次我們隔了三個月才跟對方聯繫,中間發生了什麼事,都會在見面後為對方補上進度,我們是認識三年、在一起兩年、分手一年的伴侶,而所謂的『伴侶』只是美化炮友的說法而已。

吃完晚餐,照慣例就是會躺到床上去,然後討論要一起看哪部電影,而這部電影,卻總是看不完,後來,我們根本也沒在看。

「怎麼辦,我還是好喜歡跟妳做愛」他一邊插抽,一邊喘氣著說。

▲吃完晚餐,照慣例就是會躺到床上去。(圖/shutterstock)

「那…那…我們…就繼續….這樣吧」我斷斷續續地說。

「如果妳未來有新的男友,那我們是不是就該斷了」

我推開他,淡淡的說:「這當然要結束的,畢竟,我們都不想為對方未來負責,所以找到對的另一半,我們就要徹底的結束」

「喔~好啦,先不說這個,過來抱一下」他似乎發覺說錯話,趕緊過來撒嬌。

被他抱在懷裡的我,感覺好複雜,我們不也曾經相愛過嗎?難道以前都是假的?

雙手再度被他壓制著,他強勢的吻了上來,我回應著他嘴唇的柔軟,舌腹彼此交纏,這個吻這麼深,卻不帶著愛,很神奇吧。

等他把頭埋進我胸裡,再伸出手往我乳房揉捏著,我們仍親吻著對方,我最喜歡輕啄他的耳垂,因為他很怕癢,卻只有耳垂不會。直到我細細呻吟,他明白可以了,才溫柔的把兩根手指伸進陰道去觸碰最敏感的點。

手指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我的叫聲也隨之轉大,他每次事後都會說看我這麼舒服,也讓他越來越興奮,這是我們在一起不會發生的事情,諷刺的是我們交往的時期,他不怎麼碰我,他說爭執、冷戰久了,我變得不那麼可愛性感。

最後衝刺的姿勢一定是背後式,他說這個姿勢我叫的最大聲最好聽,所以他覺得快射的時候,都要我轉過身去,這時候我的臀部會緊貼他的身體,讓他剛好頂進最深的地方,然後再用力的射在套子裡。

結束後我們各自去梳洗,畢竟不是情侶,就不需要經營事後感,這就是我覺得最空虛的地方,有時候我也希望他最後可以擁抱著我,可是我明白,在這麼投入感情的話,最後輸的肯定是我。

「明天妳也得早起吧?」

「是啊」

「我載妳回去吧?」

「不了,我等等自己叫車就好了」

「哦,那好吧」

離開他家之後,我往他家的方向看了看,他熄了燈,真的休息了。

而我的心,也該休息了。

喜歡我的故事嗎? 歡迎追蹤我唷
臉書粉絲頁:卡卡小姐情慾專欄小說
生活日常IG每日更新 : miss.caca

Advertisement
卡卡小姐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