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慾望無數炮友後,妳還想不想專一?

▲慾望無數炮友後,妳還想不想專一?(圖/shutterstock)

第十三個約會對象。單身一年,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從交友軟體上找人約會,我都默默數著這是第幾個人。可能是我在想,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碰到想穩定交往的人。我看著眼前的他,大方點菜點酒,他說等下他請客;前菜上桌他幫我分到盤子裡,我們舉起酒乾杯,聊工作聊生活,他感覺很紳士。直到飯一吃完,他問我要不要去他家?

我窩在他家沙發上,他開Netflix和我討論,認真選了一部電影,他倒了飲料在我身邊坐下來,第一個人物出現講第二句對白時,我們就接吻了。

那天天氣很冷,他家開著暖氣,讓我覺得臉頰熱熱的。他的嘴唇很軟,吻我的時候伸手進我的上衣,愛撫我的乳房,我忍不住細細呻吟。我們從沙發上站起來擁吻,一邊脫掉身上的衣服,他把我推到床上,身體壓上來,他臉撫著我的頸肩,再滑落到乳房上,他吸吮我的乳頭,硬挺的肉棒磨蹭我的下體;我張開眼睛環視他的房間,木質色調,灰色的床單,我的視線落在他臉上;原來他鼻子很挺,眉毛粗濃,他再往下親吻肚臍,然後把臉埋進我的私處。

第一次約會對方就和自己上床,這樣的人變成男友的機率是多少?

▲那天天氣很冷,他家開著暖氣,讓我覺得臉頰熱熱的。他的嘴唇很軟,吻我的時候伸手進我的上衣。(圖/shutterstock)

這樣講其實不對。我還記得第八個約會對象,我們連牽手都沒有,但是我們也沒喜歡上彼此。

還是不要把錯都推給做愛,做愛有什麼不對。

我看著他吻完我的小穴,熟練地套上套子,就進入我的身體,我弓起背迎著他每一次的抽送,他頂到深處,再慢慢退出來,幾次之後,又突然猛力加快,我就快受不了,裡面無比敏感。他俯身到我耳邊,低聲叫我趴著,我翹高屁股,感覺他用手指愛撫濕潤的唇瓣,再揉捏我的臀部,然後用力插進來。我放肆呻吟,幾次高潮,他抓著我的手腕,直到繳械射精,我癱軟在他床上,他則馬上起身到廁所沖澡,我一個人躺著,突然覺得房間裡很冷。

離開他身邊之後,他就封鎖我不再聯絡。後來第十五個約會對象開始,我告訴他:我想交男友。他感覺無所謂。

「妳想交男友,還是可以跟我上床。」

我看著他嘴裡吐出這句話,頓時覺得這頓飯索然無味。無數炮友的滋味我懂啊,但我現在不想要,我又再跟他說了一次。「那好吧」,他輕撫我的手,不放過任何一點機會。

我還記得第十個約會對象說,戀愛就是很麻煩,比炮友麻煩。我笑著說找炮友也很累啊,還有,那你幹嘛選「很麻煩」的戀愛對象。戀愛不急啦,他說。我躺在他身邊,始終覺得我們不曾了解彼此。

今天做愛,明天封鎖。如果可以,我還是想再好好愛一次。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