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4)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圖/shutterstock)

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就如此地契合。

後來我們成為大家口中的閃光情侶,他也不再為了其他女人惹我生氣,我們也很快就同居在一起,過著天天打炮的日子。

他是一個生活習慣很差的人,可是煮菜手藝承襲到他的廚師父母,在只有電磁爐的租屋處也能變出超多料理,我每天撿他亂丟的衣服也甘之如飴。

而我是一個睡覺很怕有光線跟聲音的人,以前自己住都是戴眼罩、耳塞,可是如膠似漆的我們根本受不了之間有阻礙,他在看到我黑眼圈不到一個禮拜,就換上遮光窗簾,自己跟房東談好換成靜音氣密窗。

這些生活上的小事,都成為滋養我們愛情的大事。

然後我們一起畢業,一起煩惱未來,一起碩士班落榜。

他去當兵,我靠學姊推薦進了一間公司,在身旁朋友都不看好我們能撐過他當兵,我們感情仍舊堅固的原因無非是「做愛」。

他在入伍前買了跳蛋跟按摩棒給我,要我平常想他的時候就別客氣。

「不要忍住留給我,我就是要妳玩到更想我。」他說完也不顧車站人來人往,把我抱得緊緊的,而右手則不安分地抓住我的屁股,我從他的掌心感覺到慾望,可以的話我也希望他能直接伸進我的裙子裡,把我已經濕潤的陰唇掰開,用食指輕撫脹大的陰蒂。

▲我從他的掌心感覺到慾望,可以的話我也希望他能直接伸進我的裙子裡。(圖/shutterstock)

很輕、很輕的力道,只是放在陰蒂上,然後前後推動。

陰蒂就會越來越脹,小穴越來越濕,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妳怎麼了?」他這一問把我從幻想拉回來,我都忘記現在在車站大廳,根本不可能對我這樣做。

「沒事,只是希望你快點回來。」我用臉蹭了蹭他的胸口,希望他沒有發現我的臉頰已經發燙,跟我的小穴一樣燙。

「妳是不是在、亂、想?」他摸摸我的鼻頭,對我做了個鬼臉,再抬起我的下巴,吻了我。

我們的嘴巴微微張開,上唇貼著上唇,下唇貼著下唇,而舌頭互相舔舐,這是我最愛吃的,他是我最愛吃的。

他的吻,他的肌膚,他的肉棒,他的一切,我想舔過一遍又一遍,在裸體的情況下纏綿擁抱,讓我跟他的肌膚緊緊貼合,就像肉棒在我的身體裡一樣,被緊緊吸住,用力抽插。

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靈魂伴侶,那一定就是他了。

這樣的狀態一直維持到他退伍都沒有消退,每一次放假見面都可以聊上好久好久,做愛也是好久好久,有幾次我們根本沒有出門,就是在家不停地做愛、睡覺、看電影、做愛,到他要收假時我還塞著跳蛋陪他去搭車。

 

《下集待續》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1)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2)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3)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