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開房間兩小時做三次?!」那些年你很年輕,所以衝刺到停不下來!

▲「開房間兩小時做三次?!」那些年你很年輕,所以衝刺到停不下來!(圖/shutterstock)

不管約炮幾次,每次到Hotel櫃檯說要「休息」,都讓我尷尬無比。此刻我的炮友搖下車窗,駕輕就熟地完成這一切,他用現金付款,旅館的發票另外放在旁邊,刻意和其他發票分開;我總是懷疑他有女友,或是結婚了,但他說他單身。

他三十七,我二十九,三小時的時間,他做完一次便溫柔抱著我睡著了。我知道他等下還要趕回公司開會,下午出來跑客戶放風,打個炮睡個午覺,聽他在我耳後輕輕打鼾,我也慢慢有了睡意。

想起第一次開房間的經驗,並不是為了約炮,而是因為和初戀男友各自住在家裡。有次到他家作客,他媽媽在家,前後不斷招呼我,後來抓到時間進男友房間,我也不敢做什麼,只是坐在床邊看他用電腦。

「我媽再不出門買菜,我們就去外面。」男友跟我說,然後找了他家附近的汽旅。真的要嗎。我有點猶豫。幹嘛為了做愛大費周章,這間汽旅兩小時要一千多塊,對學生荷包好傷。

他抓著我出門,我和阿姨說再見,坐上男友的機車後座,環抱著他,看他騎進寬敞的旅館門口,付了房間錢,把機車停在偌大的車庫,一進房裡,牆上掛著一幅男女交媾的圖畫,我忍不住笑出聲音。

▲一進房裡,牆上掛著一幅男女交媾的圖畫,我忍不住笑出聲音。(圖/shutterstock)

「這裡氣氛很怪啦!」我小聲咕噥,男友把我抱上床,開始就不會怪了,他告訴我。他褪去我的衣服,親吻我的乳頭,一邊輕咬吸吮,我忍不住叫出聲音,想起在這個隱密的空間,我可以放肆呻吟。他要我張開雙腿,把臉埋進私處,他伸出舌頭舔著唇瓣,手緊壓著我的大腿,我扭動身體,覺得自己兩頰漲紅,下體不斷湧出淫水;男友起身,把硬挺的肉棒插進來,用力衝刺,陰道裡非常熱辣。

射精後男友抱著我親吻,我撫著他的背,有層薄薄的汗水,沿著往下偷捏他的臀部,他學我的動作,用力揉捏我的屁股,抓著一邊的臀肉,把小穴掰開,我細細呻吟,他覺得好興奮,從後面進入我。他壓著我的背,先是奮力衝送,然後慢下來,吻我的背部,頂進很深的地方,拍打我的屁股,接著高潮繳械。

他躺下來抱著我,看看還有時間,我們說起情話,我捏捏他的肩膀,輕撫他的腹部,往下握著疲軟的陰莖;他回應我,愛撫我的乳頭,過一下子,我感覺手裡的肉棒勃起,「啊~還要第三次嗎?」要啊,我回答他,壓到他身上,騎上去搖。

炮友只睡十五分鐘就醒了,離退房還有一段時間,他說同事傳訊息給他,他要先回去了可以嗎,我穿起衣服,上他的車,他把我放在最近的捷運站。

過去那些年,想想我們還年輕,抓著開房間短短幾小時,戀人吻著彼此,貪婪地不停做愛、做愛……。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