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最後一次分手炮(7)

shutterstock_136921427▲好像回到畢業前的日子,我們常常在假日瘋狂做愛。(圖/shutterstock)

鏡子裡的我眼神迷濛,右手被他往後抓住,抽插的力道使我必須扶著洗手台才站得穩。

肉聲啪啪啪地,我已經濕到能感覺淫水往大腿流去,好像回到畢業前的日子,我們常常在假日瘋狂做愛,直到我的陰部都有些疲乏,腿都快合不起來。

「喜歡我從後面幹妳嗎?」他俯身湊近我的臉問。

這句話好久沒有聽到了,因為我不喜歡⋯

「我不喜歡站著從後面來,我都要踮腳把屁股翹很高,而且也沒有比較爽。」我記得之前跟他這麼抱怨過,後來我們就很少再做這個體位。

而我只是尷尬對他笑一笑,他也沒有察覺自己問錯話,繼續悶頭衝刺,直到開始加速,再射在我的屁股上。

「要不要一起洗澡?」他扶著軟掉的陰莖,一腳踏進乾濕分離的淋浴區,一副理所當然地問我。

而我開始懷疑,他會偷吃。

他問的問題太不應該!洗澡這件事也說好了,只要發生性行為之後就各自洗,還是他、說、的!他說聖人模式想要冷靜,幾次直接把我拒絕在門外後,我就再也不會厚臉皮吵著要一起洗澡。

他怎麼可能突然要一起洗澡,又忘記我不喜歡從後面來?直覺告訴我,他就是有跟別的女人上床了,才會把這些設定都忘記,才會想跟我暫時分開!

「欸?那我先洗囉?」他在我面前揮了揮手,說完就把玻璃門關上,蓮蓬頭的水聲蓋不掉我的思緒,那道玻璃門後面的男人,還是當初那個愛我的他嗎?

但是那天之後,我們又變得熱絡且快樂,沒有那麼多小爭吵,甚至三天兩頭就能打一次炮,雖然也不算多,但已經比前段時間好太多了。

▲我們又變得熱絡且快樂,沒有那麼多小爭吵,甚至三天兩頭就能打一次炮。(圖/shutterstock)

一直到他提出要跟同事去外縣市玩兩天一夜,我內心的警報又響了。

但他給我看整個群組的對話,三男三女,有單身也有非單身,房間也訂兩間三人房,我只好告訴自己想太多了,雖然他疑似跟別人上過床,但沒有證據,現在又對我好很多,或許是我真的想太多了,很多情侶也是熬過低潮才會更穩固的吧?

兩天一夜的旅行回來後,他又再一次做愛時把我拉進浴室,站著從後面幹我。

他真的忘記我不喜歡嗎?
還是他跟別的女人喜歡這樣幹?

「爽嗎?爽嗎?」他掐著我的臉,逼我看著鏡子回答他的話。

我做不到!這不是我們的做愛!

我實在受不了了,趴在洗手台就哭了起來,他見狀也趕緊停下動作安撫我,我卻不敢說出心中的疑惑⋯

 

《下集待續》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1)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2)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3)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4)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5)

最後一次的分手炮(6)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