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私房事

「越做越不愛?」炮友為什麼難以長久

shutterstock_662146600▲越做越不愛?萍水相逢的炮友,不足以撐過人生真正的大風大浪。(圖/shutterstock)

「我不打算交女友,所以只能是約炮關係。」

看他果斷說出結論,我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值得成為交往對象。他怎麼可以先發制人呢?像是在說「嗯,妳不要愛上我,因為我不可能愛妳」,愛上他是不會啦,但看他咬死說不會愛我,我有點不爽。

做愛畢竟是一種社交行為,重視人跟人之間的互動,炮友也是要社交的。即使不一起吃飯、看電影、不玩牽手的遊戲,旅館房間也要好好選,開車接送必須有。他在我指定的路口等我,我上車,他把手放在我大腿上,示意要吻我,我把身體靠近他,他親了我的額頭。

房間裡我躺在床上,身上一絲不掛,他的嘴唇在我肩頸親吻,沿著鎖骨往下停在乳頭,我忍不住呻吟,他用臉磨蹭我的肚臍,接著埋進私處,舌頭舔著溼潤的唇瓣,我感覺自己雙頰漲紅,柔軟的撫觸按摩陰蒂最敏感的位置,小穴貪婪地流出淫水,他用手指插入,我忍不住縮起身體顫抖,他壓著我的大腿,強勢愛撫,俯身咬我乳頭,我放聲淫叫,底下也忍不住失禁,浸濕他的手掌。

他長得高挑,壓在我身上插進來,我的臉被淹沒在他肩膀底下,我閉起眼睛,他在我裡面弄得陰道又熱又辣,那股灼熱疼痛感讓我全身酥麻,下體更加濕潤。我側躺著,縮起身體,他從後面抱著我,然後放進來,揉捏著胸部,擺起腰臀抽送;他在我耳邊呢喃,妳好美、妳頭髮好香,然後緊抱著我直到高潮射精!

每次做愛時,我都覺得他像我的情人,熱情擁吻我,仔細撫觸我的身體,直到我舒服不已,他會在我耳邊傾吐甜言蜜語。

▲仔細撫觸我的身體,直到我舒服不已,他會在我耳邊傾吐甜言蜜語。(圖/shutterstock)

我始終沒有暈船,因為我永遠記得他警告我的「我們只是炮友」。

做了幾次之後,他告訴我他開始和其他女生約會,我有樣學樣,也跟別的男生見面,再轉述給他聽,他意外地喜歡聽我和別人做愛的細節,也幫我分析對方是不是男友人選。

然後,我們一樣偶爾約出來做愛,只是我的心像散開一樣,無法集中在他身上了。

愛情沒這麼偉大,愛情也會被消磨。所以炮友的新鮮感被消磨光時,我覺得一切稀鬆平常。我們都可以開始下一段玩耍,或是下一段真摯的感情,但總之,我們的故事寫完了,萍水相逢的炮友,享受過對方幾次體貼溫柔,可是那種溫柔不足以撐過人生中真正的大風大浪。

所以斷了聯繫之後,我們不再尋找彼此。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