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私房事

微解封的城市,在床上大解放的我們!

shutterstock_260900648▲在房間裡我們躺著褪去衣服,誰也沒清楚看到對方的臉,只是盯著天花板。(Shutterstock)

第57天,此時小島防疫警戒再延長兩週。我二十代的最後一個夏天,在房間裡聽蟬聲,看小貓悠哉走過屋簷,待業,一天研讀幾個小時的線上課程,跟情人自主分隔兩地,情緒低落的時候用視訊爭吵,他說將近兩個月了,要返北處理工作,週末處理這個,週間處理那個。

我說你什麼時候見我。每天都可以。他回答。

春季的我們愛情正在萌芽,走在街上,情人把手放在我腰間,接著緊緊摟住,往他身體靠攏。我貼在他肩上,聞到他身上溫暖的氣味,抬頭跟他對眼,又害羞移開眼睛;我們隨意散步,在路邊長椅上坐下,我抱著他,與他耳語,我們接吻,不顧旁人的眼光,舌頭熱情在彼此嘴裡翻攪。像這樣在街上約會,我們常一說起話來就是兩小時起跳。

▲我們隨意散步,在路邊長椅上坐下,我抱著他,與他耳語。(圖/Shutterstock)

在房間裡我們躺著褪去衣服,誰也沒清楚看到對方的臉,只是盯著天花板。他壓到我身上,對於吻我很習慣了,但第一次,身體的肌膚的觸感,我張開雙腿包容他的臀部靠近,插進來的時候我忍不住呻吟,他也閉起眼睛前後動作。我抓著他的屁股,讓他頂進最底,他呼出一口氣,幾乎快要繳械;他把臉埋進我胸口,吸吮乳頭,我揉亂他的頭髮,環抱他的肩膀。

三級警戒後,我們分別在北部和中部的城市。其實他還是可以回來,可是我們沒這麼做。作為一對戀人,我們重新消化疫情對我們生活的改變,他寄了幾次零食包裹給我,為我叫Uber Eats,我也買了衣服寫了卡片,當作交往兩個月的禮物。

宣布微解封,他說為了公事要上來一趟;我習慣他這個樣子,比起說是為了我回來,永遠有更好的理由,他喜歡保有某種很陽剛的理性。在北部城市這端,我準備下半年轉職的考試,閒暇時間看劇或閱讀,煩悶的時候跟他視訊鬧脾氣。

見面那天,我帶好護目鏡和口罩,進他房間前幫自己噴灑酒精,為了衛生問題一回家就先洗澡。

我們在浴室裡,緊緊擁抱。好久不見。他雙手緊扣著我,我吻他,弄亂他的頭髮,沿著他的肩膀,輕撫他的胸口、他的肚腹,我跪下來為他口交,含著飽滿硬挺的龜頭,仔細地舔,他彎下身抱著我,把我抓起來,用毛巾把我包好,讓我躺在床上,等他也把自己擦乾了,才過來我身邊。

好想妳喔,回來真好。

▲我們在浴室裡,緊緊擁抱。(Shutterstock)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