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那天我約砲約到醫生(5)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那天我約砲約到醫生(1)

那天我約砲約到醫生(2)

那天我約砲約到醫生(3)

那天我約砲約到醫生(4)


醫生很熟悉的到桌上幫我抽了幾張面紙,讓我把嘴裡的精液吐出來

「不好意思,我知道妳不喜歡,但剛剛忍不住」醫生有點愧疚地說

「沒關係,我自願的」我一邊擦拭一邊看著醫生的眼睛

「我可不可以問妳一件事?」醫生抬頭看著我

「你問阿」

「妳打算跟學長在一起嗎?」醫生的眼神完全定在我的臉上

「怎麼了??這不關你的事吧」我冷冷的回應,因為我根本沒這打算

「學長很喜歡妳,妳考慮一下吧」醫生穿起褲子,整理好自己,準備離去

而我則是一個人坐在沙發,沒有回頭看他,只聽見他開門離去的聲音。

幾個月過去,跟醫生完全沒有任何聯繫,除了偶爾會看一下他的社群

他好像一樣過得很好,就算沒有我。

我偶爾會回去看剛跟他認識聊天的交友軟體,

當我想念他的時候,我就會去翻以前的聊天紀錄,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

「蠻想妳睡我旁邊的」

「你這句話很厲害,有種進可攻退可守的意味」

「就想跟妳一起起床」

「可是我都睡很晚耶,喜歡賴床」

「那就跟妳一起賴床」

「最好是拉,病人都在等你,最好可以賴床」

「那我就把妳帶去上班」

諸如此類的甜言蜜語,我總是傻的可以,居然會相信這些。


這個夜裡,有點難入眠,翻來覆去的

「在忙嗎?」我還是忍不住先主動傳訊息給醫生了

「沒,怎麼了」

「有點想你」

等了很久,一直處在已讀不回的狀態

或許,他根本沒有那個意思,只是我一廂情願罷了

炮友要扶正,有可能嗎

不知道男生收到這種訊息,會覺得女生釋放的是什麼訊息

想打炮?想見面?想討個擁抱?或者是想跟對方要一點愛

醫生始終沒有回覆。

後來我才知道,醫生調去別間醫院了,不在附近了

就好像一段快速的感情閃過,又或者這根本不算一段感情

只是一種暗戀而已。

三年過去了,我答應跟鄭紹麒在一起試試看

Ada:「我同學可是個不錯的人,妳可不要隨便放棄阿,至少人家也是個績優股」

我:「不要一開始就給這麼大的壓力嘛!!」

我跟他日子過得很舒服,我們一起旅行,在不同的地方做愛

享受兩個人肉體之間的歡愉

甚至,還偷溜到他在醫院的值班室

兩個人窩在小小的單人床上,翻雲覆雨

可有時候,我到他們醫院找鄭紹麒,會感受到他其他同事「關愛的眼神」

「鄭醫師的女友來了」

「什麼?就是她喔」

「長的也還好阿」

「鄭醫師聽說追三年耶」

「真不知道是怎麼勾引的」

謝謝這些護理師的悄悄話,總是大到可以讓我聽得見

「你知道你同事都在談論我們的事嗎」我向鄭紹麒抱怨著

「醫院那些同事就是八卦阿,別理他們就好了」

「你以後別叫我去醫院找你」

「好啦好啦,別生氣,我以後會自己買飯,不勞煩老婆大人,這樣好不好」

鄭紹麒很有耐心地安撫我,然後摸摸我的頭安慰我

鄭紹麒是一個很好的人,我喜歡他,但要談到愛不愛他

這個答案我也真的不知道

在一起大概半年,他其實就談到未來、結婚的規劃

我心裡明白,我喜歡的是阿何,他一直被擺在心裡的某一個地方

某天,我收到阿何的訊息

「妳在哪」

「在上班,怎麼了?」

「還是同一間公司嗎?」

「恩」

「我在樓下,可不可以下來見我」

過了好久好久以後,我收到他的訊息還是會有種莫名的悸動

甚至得調節呼吸才能緩解我這緊張的情緒

隨著電梯的數字越來越接近一樓,我也越來越緊張

不斷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

「好久不見!阿何」這是我見到他說的第一句話

但在我心裡說的是:「我好想你,阿何」

「過的好嗎?」這是阿何開口的第一句話

「恩,不錯,你呢?」

「我要調去北部的醫院了,所以離開前,想再來看看妳」

「這樣啊....」我的語氣顯得非常落寞,甚至是失望

「祝福妳跟學長一切都好,就這樣,對了,這個給妳」

阿何遞給我一個小包裹,叮囑我回家才能開

我並沒有依照他的囑咐,在他轉身後,我立刻開了包裹

裏頭有一張小卡,

寫著:「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

.

.

(待續)

這裡可以找到我, 歡迎追蹤
臉書粉絲頁:卡卡小姐-情愛兩性作家
IG每日更新 : miss.caca

Advertisement
卡卡小姐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