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被我征服的那個兇婆娘(上)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你是不是欠幹?」

我一邊用力抽插著她,一邊聽著她的苦苦哀求,內心一股報復的快感油然而生。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她雙手扶著落地窗框,翹著肉臀迎接著我的猛烈攻擊。我用手撥開她臀部上的肥肉,讓我更能看得清楚小帝王快速抽插她陰穴的律動。

「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不是還很嗆嗎?」一想起她當初那副張牙舞爪的模樣,我就一肚子氣。

那天我女鵝的老師突然在上班時間打給我,說她在學校跟人起衝突了,要我來學校一趟。我二話不說,連女王都沒通知,就立刻衝到學校去。畢竟她是我的心頭肉,我擔心她在學校遭人欺負了,所以也不管傍晚還有業務會議,就直接開車殺去。

「你女兒到底有沒有家教?一上來就推我兒子!」對方家長早就已經到了,看起來應該是個家庭主婦,而且是無所事事老愛去隔壁鄰居家串門子嚼舌根的那種。

這種女人最好搞定。就是因為平時的人生太空虛寂寞覺得冷,沒有什麼未來目標,才會一天到晚把芝麻小事放大。否則這種小孩嬉鬧的小事,根本不需要搞到雙方家長到場。

我確認了下過程,雙方的小孩都沒受傷,只不過是互推了一下,然後對方小男孩的頭撞到學校圍欄,額頭稍微紅腫罷了。小男孩甚至有些難為情,覺得他媽的作法很丟臉。本來我還想說,這種小事老師幹嘛要通知家長?結果才知道是小男孩的媽媽中午來送便當,看到鵝子頭上腫了個包,一問之下氣沖沖的跑進導師辦公室興師問罪,才鬧成這樣。


看到女鵝的年輕導師一臉無奈,我對老師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別擔心,我來處理」,然後就擺出相當紳士的態度,對小男孩的媽媽伸出手,準備要跟她握手地說:「X媽媽你好,我是XX的爸爸XXX,這件事讓你感覺不舒服,我真的很抱歉。」

小男孩的媽媽愣了一下,因為她一早就準備找人吵架,殊不知眼前這個男人卻對她彬彬有禮。我猜想這是她平時得不到的待遇,所以更肯定了她在家是多麼

的不受重視。這樣的女人哪,好搞!

她沒有伸出手,但是情緒緩和了不少。她原本插在胸前的雙手放了下來,稍微有些不知所措的放了下來。於是我趁勝追擊,更靠近了她一點,接著說:「讓你兒子受傷的確是我們不對,但這畢竟也是小孩子們之間的小吵小鬧,我們做家長的就當不打不相識,要不是這樣我也不會知道XX班上還有同學的媽媽長得這麼漂亮啊!」

這話一出,她臉上線條更柔和了,甚至微微泛起了羞紅。「你說的也是沒錯,不過你女兒出手也太重了,一推就把我兒子推成這樣,額頭都腫起來了。」她剛才兇神惡煞的模樣沒了,說話開始變得柔軟。

嗯不錯,大概六七成了。這時我心裡這樣想著,於是準備展開下一步…

(待續)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