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深閨怨婦的激戰之夜(上)

Share

圖/Shutterstock



那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的蕾絲吊帶連身衣,黑色大腿襪直接卡在臀部下圍,把她那對略為肥美的肉臀更是擠出了要命的美感,然後雙腿跪在Hotel的純白色床單上,翹著一線天的屁股,求我從背後插進去。

她水真的多,把兩腿間的濃密陰毛都給浸濕。她的身體不知道是房間裡面的冷氣開得太強,還是因為興奮等待而發抖?那種連背影都顯現出的渴望,藏不住的是滿滿的寂寞。

我已經數不清自己幹過多少的飢渴怨婦了。她當然也是其中一個。她們同樣的特徵都是,能夠在床上任我予取予求。這背後藏的含意其實是,她們渴望被需要。因為她們的生活當中,是多麼的不被需要,或者不被重視。

因此她們享受我對她們的需要,對她們身體上的渴求,這對她們來說,是一種心靈的撫慰。為了救贖,我必須犧牲自己。這點大愛我還是有的。

我把臉湊近了她的陰處,黑色的吊帶連身褲讓她的駱駝峰必覽無疑,因為連身褲勒得太細了,導致她的兩片肥厚的陰唇被分成兩邊,即便在濃密的陰毛之下也藏不住,因為實在太肥了,就像兩片待宰的象拔蚌。

相關文章

她的淫水匯聚在陰唇最接近地面的那一端,我忍不住用嘴去接了一口。在嘴唇碰觸到陰唇的剎那間,她像是得到嘉許禮物的小孩,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收縮著陰部跟臀部。


不得不說,腥味很濃,濃到讓我不想再把嘴湊近。但那種腥味卻又不是臭,是那種當女人囤積了許久的性慾,會在內褲上留下又黃又白的痕跡,然後放著幾天沒洗變成了硬塊,的那種味道。

這種腥味充滿了賀爾蒙,會讓我身體內的性衝動更沸騰。我還沒搓揉她那對像乳牛般的大奶,小帝王就已經開始大張旗鼓了。

我開始剝開她的蕾絲連身衣。那緊身到不行的束縛把她的一對奶子給緊緊包住,顯得她的腰細到不行。在鐵扣一顆一顆被我解開的過程當中,我感覺到她心跳的起伏變化,隨著身體在我面前的暴露程度越多,而跳得越快。

連身衣終於被褪下,我一把捧起她的奶子開始吸吮。她的乳暈特別大,又因為生過小孩而顯出深咖啡色,我甚至都想稱她為奶牛。她因為我的唇舌進攻而身體有些癱軟,身體反應的盡是性慾恣意流淌的原始需求。尤其她的表情特別美好,一種發自內心的信任及放鬆,這是我最喜歡看到的狀態。

於是挺起早就因為高漲性慾而脹痛的小帝王,從她的正面緩緩插進了她的身體。我急於要吞食快感的慾望頓時一覽無遺,在我臀腰猛烈的擺動下,奮力抽插著這個肥美鮮嫩的象拔蚌,把她體內那些再也抑制不住的潺潺淫水給幹了出來,沾濕了整個大腿及陰毛….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