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她與他的關係

Share

圖/Shutterstock

『再繼續,我們的關係就真的不正常了。』我輕推開他,用我最溫柔的聲音告訴他。

而他只是看著我,眼神迷濛卻溫柔。

交往,是為了相愛還是為了相處?

如果不是為了相愛,那麼,

比相愛的戀人更親密的我們,

是什麼關係?

那天雨下很大,拜梅雨季所賜。

禮拜五的小週末,我正享受著下班的休閒娛樂:

兩瓶啤酒配上一包鹹酥雞,窩在沙發裡看賭神的重播。

然後少有的門鈴響起,正當我懷疑凌晨兩點該不會有搶劫的時候,

手機響了一聲。

“開門。”熟悉的訊息跳進我眼裡。

他重新回到我的生命裡。

『你媽知道你半夜闖進獨居單身女性家嗎?』我挑眉,看著這熟悉的模樣。

多久不見,他還是長這樣。

「妳去跟她說,順便鑰匙還我。」

『欸,這是我家欸。』翻了圈白眼,我還是很沒種的把原本屬於他的鑰匙給他。

他打開包包,拿出一瓶沒開過的威士忌,我看了看我的啤酒,嘖,不同等級。

『你現在是下班沒地方喝就跑來我家嗎,亭呢?』

「分了。」

『為什麼?』我拿杯子的手忽然頓住。

「她說我跟妳太像,很噁心。」嘖,沒禮貌。

『為什麼?我覺得我蠻漂亮的?』

「去死。」

嘖,還是一樣嘴賤。

他很快就適應環境,躺入沙發搶走我的遙控器,手上拿著我的啤酒。

『你自己有酒,搶屁啊。』

「她問我為什麼不跟妳在一起算了,為什麼要讓她介入我們的關係。」

等等,這什麼爛問題。

我們確實認識很久,各自見證對方——不,是我見證了他的情史。

為了避嫌,在有伴的情況下我們互不聯絡。

「她說她討厭我的習慣和妳一樣,討厭妳和我重疊的童年,討厭妳瞭解我比她多。」

『所以你看,我是不是上輩子造孽這輩子才認識你。』

我倒了杯威士忌窩進沙發裡,他和以前一樣搶走我的杯子然後挑掉冰塊,再把我的腿放上他的。

久違了。

『你也是這樣幫她服務嗎?』

對,我在嘲諷他。

「所以妳說,我們這是什麼關係?」

我聳肩。

『不就只是好朋友嗎?』

『那你覺得我們什麼關係?』

「摯友,可她一直叫我和妳在一起。」

說說這個女孩,是他社團的學妹,當初不顧他人說硬是要追著他尾巴跑,在一開始就知道我的存在,在還不是他女朋友的時候就要求也要和我一樣的待遇。

「學妹,我在我媽肚子裡就跟他隔著兩層肚皮當朋友了,雖然那時候我媽跟他媽都以為他沒雞雞。」

『學姊,但你們只是朋友不是嗎?朋友就該祝福朋友找到好的歸宿呀。』

於是她越追越勤,為了避開她恨不得射穿我的眼神,我主動離開這段關係。

「提分手隔天就有學妹告訴我,她和夜校的學長在一起了。」

嘖,又是個划船高手。

「我們的關係哪裡不正常?」

『你看清楚是她不正常吧?』

他沈默很久直到把我兩罐啤酒喝完

「那我們試試看?」

『試什麼?』這時候我的眼神終於離開賭神,回到他身上。

接著,他濕潤的薄唇便貼了上來,充滿酒味。

我腦袋一片空白。

我們什麼關係?

他抓住我的手,抽走我的酒杯,擁吻,對於沒有太多經驗的人來說,頭很暈。

他將我壓在身下,卻只是吻著。

『再繼續,我們的關係就真的不正常了。』我輕推開他,用我最溫柔的聲音告訴他。

而他只是看著我,眼神迷濛卻溫柔。

「無妨,正不正常不需要別人講。」

他的雙手穿過我的大腿拉下我的短褲與底褲,一頭埋進我的私處,我只記得抓著他的髮。

他先是用舌根含住我的花蒂,吸吮著,畫圈,刺激。

他的雙手愛撫著我的大腿,一路往上,他用口水潤滑,接著插入。

『嘶——』

「妳多久沒做了,也太緊。」

他輕柔的抽插著,接著兩根,他俯身撩起上衣親吻著我的雙乳。

太久沒有性愛的身體,禁不起撩撥漸漸剝離乖寶寶的外殼變得放蕩。

接著他往上親吻我的鎖骨、我的肩與頸,我輕顫。

「敏感帶?」他輕含我的耳垂,對著我呼氣低語。

火熱的身體迫不及待的弓起,期待著臨幸而漸漸濕潤。

「妳現在好濕。」他抽出手指在我眼前晃著,我不甘示弱的含住,他的眼神透露著驚訝。

他先是在背包翻找,接著拉下拉鍊壓開我的雙腿,拆開保險套,一手扶著硬挺進入。

『幹…等等、痛。』進入的瞬間就像重回破處,撕裂般的痛楚瞬間叫回了理智,我不斷推著他拔出來,他卻聞風不動。

他一手扶著我的大腿,一手扶著我的頭。

「乖,忍一下。」他開始吻我,不得不承認,他的吻技真的很好。

在我沈溺於擁吻時他開始輕柔的抽動,漸漸的痛楚轉為快感,他舉起我的雙腿重新進入我,我伸手抱住他的頸項要求更多。

『好…啊…好深…還要』一波又一波的擺動、一次次的深入,我們在愉悅中拋下理智。

最後刺激的痙攣襲上,我們僵直的沈浸在那一閃而過的快感。

最後,他躺在我懷裏,問我明天醒來會不會把他趕出去。

我笑著告訴他,記得付房租。

『但我不想對你負責欸。』低頭看他。

「我也不想跟母老虎在一起。」

於是我把他踹下沙發。

“我們只是朋友,互相了解、很好很好的朋友。”

致Mr.R and Ms.J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Advertisement
Ann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