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到底是我撿屍,還是屍撿我?

Share

圖/Shutterstock

「上禮拜六,我撿了一個嗑藥妹的屍。」開完早會之後,小陳神秘兮兮的湊過來,跟我講了這一段話。

「幹真的假的?什麼情況?」小陳這句話,把我從昏昏欲睡的地獄裡拉了出來。

「中午吃飯講啦!」小陳使了眼色,示意隔牆有耳。

就這樣,我為了題材,坐立難安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捱到中午,跟小陳一塊驅車前往離公司較遠的餐廳,準備聽他那天晚上的大戰史。

就在午間休息的一陣口沫橫飛之後,以我自己的方式來還原內容。但細節的部份我添加了一點自己的腦補,畢竟大家都這麼熟了,太細節的東西現場由他講出來實在會影響我的中午食慾。

話說上週六,小陳跟三個兄弟一起去夜店玩。因為他主要負責開車,所以沒有喝酒,只是喝了些汽水可樂。相信大家都知道,在夜店裡清醒的人最能看清一切局勢,於是小陳鎖定了一個看起來很鏘的女生。

相關文章

「我其實不知道她那天到底有沒有嗑藥,但剛開始她拼命在我們卡座前面搖啊浪啊的,又穿著低胸白色短洋裝,胸前那對奶就好像在對我們招手。」

後來小陳的三個朋友剛好搭上另一個卡座的三個女生,一行六個人喝到嗨翻,都忘記還有小陳這個默默守候他們的人。

「我想說他們既然見色忘友,那我也不用太客氣了吧?就跟那個鏘女玩了起來,跟她一起跳舞。我想說先測試看看,所以就貼著她的背一起搖啊搖的,搖了好一會她都沒反感走開。接著我就開始用老二那裡頂她蹭她,她不但沒走反而還轉過來跟我摟腰。此時不上更待何時?」

沒多久小陳就把鏘女帶了出去,他問鏘女想去哪?鏘女沒有回答,就一副嗑藥的臉不停笑,「笑到我一股火上來,覺得很機八。」

於是小陳發動引擎,開車往五股的HOTEL去。「結果我在高架上開到一半,她突然湊過來把我褲子拉開,開始幫我吹欸!我差點沒嚇死,想說她會不會因為嗑藥不知道輕重,把我命根子給吹斷了。」

結果沒有,反而還把小陳吹得很爽。小陳說他爽到來不及進HOTEL,一下高架就停在路邊開始幹她。 「她那時候叫得超大聲,我超怕會有警察過來。但你也知道,色字頭上九把刀,我寶劍都出鞘了,怎能不見血?」

於是小陳不顧一切,在副駕駛座上猛烈抽插鏘妹,把整個副駕駛座都弄得溼漉漉,最後直接射在鏘妹體內。

「射完後我還是有帶她去HOTEL梳洗,那時我覺得她不知道是藥效過了還是怎樣,整個人非常清醒,還說剛才沒吃飽要再來一炮。我的天哪!中間也才相隔多久,就要我再來一炮,我根本覺得被撿的是我吧!」

後面再來一炮這段的真實性我就持保留態度了,因為小陳臉上喜孜孜的模樣明顯是在跟我這種傳奇人物炫耀。不過後來小陳有把行車記錄器放給我「聽」,因為看不到車內只錄得到聲音,我算是相信他這段爽遇是真的了。

「幹,下次去夜店要揪啊!」我用手肘重重的頂了下小陳,最後做出這樣的結論。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