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總有揮之不去的壞心情該怎麼辦?

Share

文/胡展誥

有時候,是我們讓自己沉浸在不開心的泥淖卻不自知……

如果你經常逛書店,應該不難發現書店架上心理勵志的分類區,與情緒相關的書籍通常占了絕大多數。大部分的人看著這些琳瑯滿目的封面與書名,心裡揣測的,很可能是哪一本書最能夠幫助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跳脫不快樂,最好還能夠從此天天開心。

這樣的想法相當實際,畢竟花錢買了一本與情緒相關的書,若是無法讓自己脫離痛苦的心情,那買來幹麼?

但你是否想過:有時候,其實是我們自己選擇待在不開心的情緒當中,在那樣的狀態裡浸泡、反芻,不想這麼快脫離?

放不下的怨恨與悲傷

我曾經與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小男生談話,他被轉介來我這裡的原因是長期被班上同學排擠與霸凌,在生活中顯得相當沒自信、情緒低落。

為了減輕他的不舒服,我嘗試了各種方式,想引導他宣洩內心的不愉快及減少他對班上同學的怨恨,但無論我怎麼努力他都不願意配合,更毫不客氣地表達出興趣缺缺的樣子。

「不公平。」某次,當他在遊戲室裡玩著積木時,小小的身軀背對著我緩緩地說出這三個字。

「啊?不公平?什麼不公平?」我對這意料之外的回應感到困惑。

「如果我這麼快就不生氣了,那我曾經被欺負的事情算什麼?我知道,你們都希望我不要生氣,盡快冷靜下來,我也知道我只要安靜就沒事了,可是我就是不想要很快就不生氣!」

「那些欺負我的人才會沒事,我不會沒事。我很痛苦,而且很難過。」對他而言,大人所說的「沒事」不是真的沒事。

老師認為的沒事是指孩子不哭不吵,不去計較到底是哪些人欺負他,也不要再大動干戈地調查誰對誰錯,讓任課老師可以平靜地上課、其他同學的家長不再打電話來咆哮,一切就像船過水無痕那樣風平浪靜。但是他心裡面的不舒服卻沒有人關心,這根本就不公平。

「我知道不可以大吵大鬧,這樣會干擾到班上同學上課,」他無奈地說:「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男孩想透過大叫,讓大家知道自己滿腹的生氣,而他的生氣可能包括了不舒服、委屈、難過、害怕,以及憤怒。大人們要他別生氣、別大叫,只是希望他不要干擾到其他同學上課,不要讓其他家長投訴班上有個頭痛人物,至於他被大家欺負的委屈或難過,或許不是太多人願意關注。於是為了讓大家關注到他,從小他就習慣用生氣與吵鬧的方式來吸引他人注意,但也因為這種行為模式,讓大家把他與麻煩畫上等號,認為他是喜歡吵鬧的問題兒童。

許多被霸凌者(或受害者)的內在都有著類似的心聲:「如果我放下了,那麼,欺負我的那些人呢?他們也會受到相等的痛苦嗎?如果沒有,那我的放下又有什麼意義?誰會來安慰我、悲憫我呢?難道我活該嗎?」而這位小小年紀的男孩無法說清楚的是,他緊緊握住這些不愉快的情緒,是為了提醒自己記得曾經經歷過的傷害。

像這樣,我們會擔心一旦忘了這些痛苦的經驗,就是否定這些不公平的對待,那麼,我們所遭遇的痛苦也會被這個世界所淡忘。因此,我們期待藉由記住這些痛苦,來警惕自己避免再次遭受類似的傷害。

另一方面,對於曾在關係中經歷重大分離、失落、受傷的人而言,那些不愉快的感覺可以讓自己覺得與重要他人或重要事件還保持著連結,並藉此緬懷那些曾經美好的回憶。這能讓人在經歷重大創傷、感受到如巨浪般襲來的痛苦而幾乎要窒息時,還能夠保有活著的感覺。

有一位前來尋求諮商的大學生就說,母親剛過世的那幾年,他經常一想到與母親相關的回憶就會哭得無法自已。但經過這幾年,漸漸地,他不再想到母親就掉眼淚,半夜也不再因為夢到母親而醒來,雖然在情緒上比較好受,卻因此多了一股矛盾與罪惡的感覺。

「我好害怕沒有了難過或悲傷,這樣下去會真的忘了關於媽媽的一切……

「媽媽過世了,我卻沒有繼續難過,是不是我變得不在乎她了呢?

「沒有了這些『應該』要有的感覺,我是不是錯了呢?」他說。好像記得這份痛苦,才等於母親還存在;如果忘記了這份痛苦,母親就會永遠離他而去。

別「想太多」就沒事?

如果說負向的情緒的確具有一些正向的功能,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有時候我們會在經歷分手、痛失親人、挫敗等令人難受的事件後,選擇一個人用各種方式沉浸在這些情緒裡。但是,如果緊緊掐住傷口,是為了提醒自己避免再次受傷害,那麼傷口永遠不會有復原的一天。

很遺憾地,身為一位諮商心理師,雖然我也不忍看到人們受苦,卻沒有那種能讓人瞬間跳脫情緒的技巧或靈丹仙藥。

我們的生活中充斥了太多「看開點,人生的路還很長」、「不去想就好了」、「想太多無濟於事」之類的空泛語言,這些語言不但缺乏任何安撫或支持的效用,還會令當事人覺得有負面情緒是因為自己無能,而加深了痛苦的感受。要從情緒中走出來,最好的方式不是去否定這些痛苦的經驗,也不是責備自己小題大作,因為痛苦之於每個當事者,都是很主觀、很真實,且難以抹滅的事實。

踏上自我療癒之旅

療癒內在傷痛的歷程就像是一趟旅行。旅行需要時間,也需要你親自去體驗,而不是像個觀眾躺在沙發上,打開電視、聽聽別人的分享就可以完成。倘若我們在旅行的過程中遇到了阻礙就繞道而行,將會失去許多學習與長出勇氣的機會。當然,如果因為各種原因而耽溺在某個地方,佇足不前,同樣也會錯失許多難得一見的美景。

如果療傷是一趟旅程,那麼,旅行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行動」——累了就休息,養足了精神就持續前進。我們得時而抬頭看看眼前的風景,時而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勇敢面對旅途中遇見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保持與自己的內在對話,如實面對自己的情緒。

生命的旅程經常充滿許多困難與挑戰,有些已發生的事情無法重新來過,部分痛苦的情緒也確實難以跨越,但那不代表我們的生命將就此被困住。我們在經歷了這些困境後依舊走到了現在,除了他人的支持,自己的內在肯定也有著堅毅而珍貴的力量。

時間並不足以療癒一切,真正能幫助我們跨越傷痛的,是我們從痛苦中長出來的智慧,以及逐漸茁壯的堅韌。我們要理解的是痛苦為生命帶來的意義,學著用更好的方式來想念過去的美好,與曾經受過的傷害共處,並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情緒是一種狀態,而不是用來達到某種目的的工具。我們不必為了逃避而逼迫自己否定或忽視不舒服的情緒,也不必為了某些目的,用力讓自己浸泡在那些負向的情緒裡。而在這樣的自我療癒旅程中,最重要的是,我們也學會了如何更愛自己。

情緒覺察

1. 有時候,其實是我們選擇待在不開心情緒當中,讓自己在那樣的狀態裡持續浸泡、不斷反芻。

‧理由一,擔心一旦忘了這些痛苦的經驗,就像否定了這些不公平的對待,自己所遭遇的痛苦也會被這個世界淡忘。

‧理由二,希望藉由記住這些痛苦,來警惕自己避免再次受到類似的傷害。

2. 療癒內在傷痛的歷程就像是一趟旅行,旅行需要時間,也需要我們親自去體驗。

3. 時間並不足以療癒一切,真正能幫助我們跨越傷痛的,是我們從痛苦中長出來的智慧與逐漸茁壯的堅韌。

本文出自《別讓負面情緒綁架你》寶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寶瓶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