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彼岸的陌生人:金牛座(崩壞篇)

Share

文/尾巴 圖/Shutterstock

他們選擇出國的地方是日本關東地區。這裡就像臺北一樣,只是更為繁忙,人數也更多,走路的速度當然更別說了。

由於兩人行程的關係,某一天不得已遇上尖峰時段,也親眼見識到只在網路看過的「沙丁魚」盛況。

站務人員會十分努力地把一團人「擠」到電車裡面,整輛電車彷彿都被塞滿一樣。他們兩個人不想這樣擠,決定站在一旁等待尖峰時段過去。

「好可怕啊。」方亮怡不禁說著。

「真的,臺北捷運要是每天都這樣,我會想死。」孫善元也眼神死地說著。

兩個人貼近一旁的牆壁,以防干擾到其他走動的人群。雖然尖峰時段看似過去了,人潮依舊絡繹不絕,方亮怡看一下手錶,「我們也差不多要走了,不然會耽誤到後面的行程。」

孫善元見站務人員也逐漸離開,只剩幾個人,評估一下,「是呀,我們再等兩班好了,應該就不會這麼誇張了。」

方亮怡也同意,這時候從樓梯上走下來一群年輕女孩,她們哇哇叫地吵吵鬧鬧,一邊嬉戲,且與其他蜂擁向上走的人潮呈現反方向。

其他往下的人們全走在左邊,排列成一線道,讓眾多要上去的人有更寬廣的地方走,才不會造成「塞人」的現象。

可是這群約五、六個女孩的團體,卻不顧這些,一字排開占滿樓梯,大聲嬉笑完全不在乎其他人。方亮怡皺眉,看見那些要上去的日本人們表情十分難看,有些人甚至說了些話,但那群女孩像是不在乎一樣,只顧著玩手機和聊天,更誇張的是停下來自拍。

「那群應該是外國人吧,拜託不要是臺灣人,有夠丟臉。」孫善元在一旁冷聲說。

「唉,你看見那個黃衣服女生的背包吊飾了嗎?上面有臺灣國旗。」方亮怡不得不說,有些人出國就是給本國丟臉,過一會,熟悉的中文果然傳進他們耳中。

「哇!超誇張,人也太多了吧!」其中一個女孩大笑著。

「臺北捷運的兩倍……不!三倍啦!」

「神說今年要五倍!哈哈哈哈。」

女孩們大聲吵鬧,完全不顧眾多的人潮,方亮怡心想絕對不要講話,以免讓別人知道他們來自同一個國家,實在太丟臉。

「欸,我們先在這邊拍幾張啦!」黃衣服的女孩指著孫善元旁邊的牆壁,那裡寫有這站的站名。

「好哇好哇!」其他人附和,直直衝來,好多日本上班族差點與她們相撞,但是她們毫不在乎,之後更是誇張地拿出自拍棒,在人來人往的地鐵之中拍起來。

方亮怡真是不敢相信,怎麼有人這麼白目,難道出國前都沒有做功課?不,這根本不是功課的問題,而是道德感,這樣的行為完全會給周遭的人添麻煩!

她氣得不想看下去,正要拉著孫善元到前方等車,卻發現他文風不動。

「怎麼了?」她小聲說,不要讓那群女孩發現他們都來自臺灣。

「等一下。」孫善元的眼睛沒離開那群女孩,接著廣播傳來音樂,表示電車即將進站,那群女孩喊著,急急忙忙從他們前方跑過,要往車上擠。

而孫善元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往前走,結結實實地撞上其中一個女孩。

「哇!」那個女孩叫了一聲,整個屁股往後跌坐到地板上。

「妳沒事吧?」女孩們嚇一跳,趕緊回來要扶起她。

其中一個女孩轉過頭,瞪孫善元一眼,「你不會看路嗎?」

孫善元裝做聽不懂的模樣,朝方亮怡伸手,雖然有些錯愕,但她還是趕緊牽上,兩個人急忙往車廂裡頭跑。

「喂!不要跑!沒禮貌!」

「可能是外國人,只會給人添麻煩!」

「有夠沒水準的!」

女孩們此起彼落地罵著,直到電車門關上前,孫善元都還裝著聽不懂。

「哇,你剛才是故意的嗎?」等電車駛離該站後,方亮怡感覺心臟還跳得飛快,詢問他。

「是啊,我只是走過去,她不看路才會撞到,我沒想到會那麼用力。」孫善元聳聳肩。

「那你有沒有怎樣?」方亮怡問。

「沒事,但是她應該摔得不輕,和這種人來自同一個國家,真心感到羞恥。」

「我也覺得,平常在臺北捷運就有很多這種人了。」方亮怡嘆氣,忽然轉念,「難道你平常坐捷運遇到這種人也會這樣嗎?」

「有時候遇到一直玩手機,忽然停下來或是撞到人的人,我還真想把他從手扶梯上推下去。」孫善元看著電車窗外,露出微笑,「妳記得一年前,有一則新聞,是關於頭髮被捲入電扶梯裡面的女學生嗎?」

「記得。」方亮怡點頭,她怎麼可能忘記,事發地就在她公司附近啊。

「女學生不是說她是被人推的嗎?後來卻調查不出什麼,就不了了之了。」

「嗯。」

「我覺得,不論是不是真的被推,她摔下去真是太好了,那一陣子很多人都不會邊走邊用手機。可是很快大家就忘記這個教訓,又一堆人忽然停下,在大眾運輸上不使用耳機,手機直接開聲音看影片等,造成別人困擾。」孫善元掛著沒有感情的微笑,「要是再來個邊走邊用手機的人被車撞死的事件就好了,這樣子大家就不會再用了。」

方亮怡看著孫善元的側臉,內心想著那起事件,忽然理解林曜所說的,孫善元很危險。

可是「想」跟「做」是不同的事情,人都會有討厭一個人討厭到希望對方去死的念頭,但實際上實行的人不多,這就是差別。

「善元,你不會真的做的,對吧?」方亮怡牽起他溫熱的大手。

「不會,當然不會。」他微笑,是業務式的專業笑容。

你可能想看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彼岸的陌生人:金牛座(甜蜜篇)

本文出自《彼岸的陌生人:星座暗黑愛情金牛》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