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童話病:雙魚座(甜蜜篇)

文/真心白木 圖/Shutterstock

 

 

「那個……我好像應該要回去了。」天啊,這不是應該是我的大好機會嗎?

「啊,王子要回家啦?我還以為你會等小龍回來再走的。」蕎安站起身來驚訝說道。

「其實也沒有那麼趕啦,哈哈……」要我留下可以唷,但我沒膽這麼說。

「那你可以留下來陪我嗎?」蕎安微微低下了頭,避開了我的視線。

此刻的寧靜讓我連心跳聲都聽得一清二楚,我想更了解她這句話背後的意思,卻又不敢真的往好處想,即使一切好像都已經很明顯了。

「喔……啊,可、可以啊。」我大概愣了有十秒這麼久才回應。

「那王子你可以……過來我旁邊坐嗎?不然這樣好像不太方便聊天。」蕎安坐回了電腦桌前。

「喔,好啊……」加油啊雷奕慶,鼓起勇氣啊。

我戰戰兢兢地越過了那像是分界線的書架,坐在蕎安身邊的一張個人小沙發上。

又是那股熟悉的香味,也只有在這麼靠近蕎安的情況下才聞的到。

「那個……」

「王子你……」

「啊,哈哈,妳先說吧。」

「嗯。」蕎安轉過身面對電腦螢幕,原本抱著的玩偶被好好放置在床上。「王子,你有興趣聽我跟你說個故事嗎?」

「什麼故事?」

「一個我還不知道結局的童話故事。」

「好啊,可是妳不知道結局要怎麼講啊?」

「說不定王子你知道結局啊。」

「我不敢保證喔,我聽過的童話故事也不多,不過妳說說看吧。」

「那你先聽我說完喔,不然我怕要是中間斷掉我就會講不下去,呵呵……」

我點了點頭。

 

「很久,很久以前。」蕎安深吸了一口氣。「在一個繁榮的城市中,有兩個可憐的小孩。他們從小就生活在城堡裡,但是父母親卻不准他們踏出城堡一步。他們的父母認為人心太過險惡,所以要求那兩個孩子要保持自己的單純。」

這故事,聽起來有些寫實,但我仍靜靜繼續聽蕎安說。

 

「這兩個孩子,一個被稱為小公主,另外一個則是小王子。可是小公主一點都不喜歡當公主,小王子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英勇的騎士。生活在城堡中,他們卻只能選擇好好扮演公主與王子。因為如果有一點點不盡父母理想,他們就得接受懲罰。」

我好像開始懂這個故事了。

 

「小公主與小王子唯一的娛樂,就是每天固定能在一個小房間裡面看別人表演。這些表演者卻從來不知道觀眾之中,有小公主與小王子這兩人。其中有一名表演者,深深吸引著小公主。那名表演者表演的項目很特別,他每天都會玩不同的遊戲給觀眾們看。引領觀眾跟他的情緒一同起伏,一起冒險。雖然他總是戴著面具,但他特別的聲音跟活潑的個性,讓小公主心動不已。他都稱自己叫做……」

蕎安轉過頭望向我。

「Thunder.」

瞬間感覺像一股電流從腳底竄起,這個名字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聽人提起。

沒錯,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一個名稱,我也終於懂了所謂的表演者的意思。

 

『Hello我是Thunder !』電腦螢幕開始播放網路上的直播剪輯精華。

「小公主開始幻想,Thunder究竟是個怎樣的人。也許他文質彬彬,氣宇軒昂,身受萬眾寵愛,就像個真正的王子也說不定。於是從那一天起,小公主就默默在心底把Thunder稱之為王子。每次只要王子的表演時間開始,小公主就會帶著小王子一起看他的演出。可是有一天,王子突然宣布自己再也不會登台表演了。小公主知道之後好傷心,如地獄般痛苦的每一天,要不是因為王子早就撐不下去了。小王子看著小公主自從王子消失後一天比一天消沉,於是替小公主四處打探消息。最後,小王子終於打聽到了王子最後的去處。於是小王子就跟小公主約好,一年之後一起逃離城堡,要帶著小公主去尋找王子。」

蕎安越說頭越往下低,臉頰滑落的淚水卻怎樣也掩藏不住。

 

「小公主終於找到王子了。但是小公主不知道王子到底喜不喜歡小公主,小公主好怕王子不喜歡自己。王子,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這個童話的結局了嗎?」

蕎安抬起頭看著我哽咽地問,從沒看過一個女生在我面前哭成這樣。

從未如此意識清楚,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我伸手牽起了蕎安,輕輕在她手背上留下一吻。

 

「最後,王子牽起小公主的手,允諾她,從此之後自己只屬於小公主。」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蕎安帳號的播放清單原本就是這個順序。

背景音樂竟然切換到了〈童話〉這首歌。

如果要說我有什麼超能力的話,大概就是身邊的音樂總是能剛好符合眼前的心境吧。

蕎安二話不說撲向了我的懷裡,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了起來。

我只是摸著她的頭,回給她一個緊緊的擁抱。

我想,我終於可以說,自己再也不是單身狗了吧?

 

「王子你、你會不會、會不會覺得我很……很隨便啊。」蕎安斷斷續續說著。

「怎麼可能,傻瓜別想這麼多,你不是好不容易才到我身邊了嗎?」

「我真的……真的可以這麼幸福嗎?」

「我才幸福呢。」我笑著回答。

「那你要答應我,絕對絕對絕對不能離開我,不能騙我,不能欺負我喔……」

「好,我答應你,我的公主。」

「不管我們變成怎樣,都不能嫌棄喔……」

「好。」

「還有,還有,不管怎樣也一定要對龍好,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情喔。」

「好,我知道了。」這種時候居然還能想著自己的弟弟,這對姊弟感情真深厚。

「一定唷!」

「嗯,跟妳打勾勾,妳的Thunder王子絕對遵守跟妳的承諾。」

 

想不到原來蕎安也是我的粉絲。

Thunder是我還在當遊戲實況主時用的名稱,也差不多在一年多前我毅然決然地結束自己所有在網路上的身分,退出遊戲實況主這個圈子。

曾經我還以為蕎安是個怪女孩,原來她一點都不怪。

在這時刻,我覺得我真是全天底下最幸運的人。

我慢慢把臉湊近蕎安,彼此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體溫也逐漸升高。

叮咚!

突然一陣尖銳的門鈴聲響起,伴隨著叫喊與急促的拍門聲,讓我們兩人被嚇得立刻停止動作。

「我……我去看是誰。」蕎安快速擦乾了自己的眼淚,站起身,邊往門口走去邊整理儀容。

 

開了房門,發現外面原來還有客廳,大門被一道屏風擋住,所以看不見蕎安開門之後看到的人是誰。只隱約能聽見一名應該是婦人的聲音,語氣凝重地對蕎安說著些什麼重要的事情。

蕎安也只是不斷應聲,時不時還會輕聲對婦人道歉,說著什麼會多加注意或是馬上處理之類的話。

沒多久婦人的聲音在碎念中逐漸離去,大門關上之後便悄然無聲。

「怎麼了嗎?」我站在房門邊,看著從屏風後走出的蕎安問道。

「沒什麼啦,房東太太來提醒一些事情,不要緊的,呵呵。」蕎安神情有些不太自然,雙手也無意識的不斷搓揉。

「啊,王子你睡了一下午,會不會餓啊?」

「還好耶,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可能要再晚點才會餓吧。」

「可是我有點餓了耶……呵呵,王子可以陪我一起出去吃飯嗎?」蕎安有點害羞地摀著嘴說道。

「妳該不會也都沒吃東西吧?」

「因為……本來想說王子應該不會那麼晚醒來,想等你一起吃嘛。」

「那走吧。」我伸出了手。

蕎安整個人像隻雀躍的鳥兒,跳啊跳的竄到我面前牽著我的手。

我們就這樣帶上自己的東西,甜甜蜜蜜的走出大門。

這才發現原來這裡是一間挺氣派的現代公寓,就連走道都經過精緻的裝潢,走的是歐式華麗風格。有如皇宮般的格局,行經紅地毯都不禁感覺自己如哪裡來的貴族一般。

蕎安他們住的正好是邊間,朝著中心走去有兩座電梯可以搭乘。

公寓位於某處山坡上的郊區,似乎也甚少車輛在此往來。

 

「王子會騎車嗎?」蕎安從背包拿出一串東西,顯眼的骷髏吊飾一下就認出是小龍的車鑰匙。

「會啊,我還以為小龍的機車沒有騎回來呢。」

「他才不會讓他的愛車在外面流浪呢,把你送回來沒多久後他就跑回去牽車了。」

「哇!那不是酒駕嗎?」

「不會啦,龍的酒量很好沒問題的,呵呵。」

如果這時候有字幕,我想一定會有警告標語出現,提醒大家絕對不要酒駕。

「不過這麼說來,王子你好像還沒完全酒醒,不然我載你好了。」

走到了停車的地方,這已經是我今天第二次搭這輛車了。

只見蕎安熟練的跨坐上車,並把背包放置在自己身前。

「上來吧。」蕎安對著我露出了甜美的微笑,這次我仍戴上了小龍的安全帽。

「天啊,我第一次讓女生載耶。」今天也太多第一次了,光這台車就承載了我三個第一次。

「會讓你覺得很丟臉嗎?」蕎安轉過頭一臉認真問道。

「哈哈哈,才不會咧,我沒差啊。」我怎麼覺得好像今天也講過類似的話。

「那快上來吧。」蕎安拍了拍後座,總覺得這時候的她反而變得有點像小龍一樣外向開朗。

雙胞胎大概都是這個樣子吧,舉手投足總讓人分不清誰是誰。帶著這樣新奇的發現,我坐上了阿莫的後座。

「坐好沒?」機車再次發出了如鋼鐵野獸般的咆哮。

「好囉,走吧。」 我拍了拍蕎安的肩膀回道,看著頭戴粉紅色安全帽的她,我心想真是可愛。

阿莫起步。

車子順著小坡爬上了車道,一個轉彎之後映入眼中的是蜿蜒不斷的下坡道。

「坐穩囉。」

 

果然是雙胞胎,不祥的預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換檔,蕎安駕馭的阿莫像是失速的火車,沒有煞車似的不斷向前猛衝。

「你們姊弟怎麼騎車都這麼瘋狂啦!」我緊張地抱住蕎安的腰,卻聽見蕎安在大笑,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放得這麼開。

「王子真的好可愛喔!」

「妳才可愛啦!妳全家都可愛!騎慢點啦!」我也忍不住跟著開始大笑了起來。

但在我心底,其實想的事情更深也更多。

究竟是怎樣的束縛,會讓這對姊弟喜歡上這樣不要命的追求自由的感受?

我的存在又能帶給蕎安多少撫慰?我還是質疑著自己是不是真的擔當得起她口中那個完美的王子,如果我帶給她的會是另一種失望,屆時我又該如何是好?

「王子,小公主覺得好幸福喔!」蕎安大叫著。

我緊緊抱著她。

這個童話如果注定需要一個王子來圓滿公主的結局,我會盡我所能地做好一個稱職的王子。

 

「林蕎安,我愛妳。」我輕輕地把這句話送往蕎安耳邊。

 

 

本文出自《童話病:星座暗黑愛情雙魚》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