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黑與白的戀曲:牡羊座(甜蜜篇)

Share

文/天地無限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迎著林妃璐略帶驚異的目光,張以軒很聰明地不發一語,兩人沉默地坐著。待長島冰茶端上來後,林妃璐喝了幾口,讓酒精緩和一下紛亂的情緒。

「就喝一杯,坐一下。」良久,她低聲說道。

張以軒點點頭,他看出她臉上的淚痕,貼心地說:「嗯。一起聽鋼琴吧!」

林妃璐朝他微微一笑,隨即又頹喪地低下頭。

兩人在座位裡聽著改編國語流行歌的琴聲。喝著各自的調酒、懷著各自的心事、想著各自的下一步。對張以軒來說,最難熬的等待已經過去了,他不介意再等到林妃璐主動開口的時候。

20分鐘後,長島冰茶上了第二杯,林妃璐雙頰紅通通地,心情放鬆些,雙眼略帶迷濛地打量四周,然後對張以軒問:「你一直在這邊等嗎?算準我一定會進來?」

「怎可能,我又不是算命師。」張以軒誠實以告:「只是我覺得當妳在生日那天,獨自一個人吃燭光晚餐,然後又跟男朋友吵了一架後,應該會不太甘心地,找個地方真正慶祝一下。」

「哈哈,不甘心地真正慶祝,我的30大壽。」林妃璐乾笑一聲,伸出食指。「在這間小酒吧,跟你。嗯……好吧,本姑娘真的愈活愈沉淪了。那你就陪我聊聊吧,可不要跟我談什麼公事的,內賊之類的明天再抓。」

張以軒微笑著,拿起長島冰茶底下的硬質紙杯墊,用小湯匙在其邊緣處挖了一個倒三角形缺角當作標記。「妃璐,還記得社團的真心話團康遊戲嗎?要不要重溫舊夢?」

「切瓣花花玩遊戲,轉個圈圈問真心……我的天啊!」林妃璐雙手蒙著臉道:「不要玩這個啦,當年那些臭男生老是故意問些五四三的,硬要套女孩子的話,受不了。」

「我保證愈問讓妳心情愈好,不想說可以不要回答,但要喝口酒。」

林妃璐呵呵笑道:「好,反正我也有問題要問你,你也得老實招來。」

有的人喝了酒,個性會判若兩人,防備戒心也下降很多,林妃璐剛好就是其中一位。

正戲上場了。

桌面中央剛好有一條裝飾橫紋,於是以此為分界線,張以軒在上頭豎起杯墊,標記處與桌面平行,說道「那我開始囉!」,然後用力一彈杯墊邊緣,杯墊像個小陀螺般在原地轉了起來。幾秒鐘後,隨著力道減弱,杯墊愈轉愈慢、傾斜角度變大,搖搖晃晃地貼近桌面後停了下來。缺口落在林妃璐的區域。

張以軒賊笑地看著林妃璐:「轉個圈圈問真心,問我當年的水果綽號是什麼?」

林妃璐原本擔心他問些私密問題,拿起酒杯要喝一口認輸了,聽到這問題後笑得樂不可支,說道:「你還記得水果綽號的事呀?」

「上次聽到妳喊妳家同事『梅子』、『芭樂』的,我就知道妳跟以前學生時代一樣,把認識的人都取個水果綽號。」張以軒回道。

「因為好記嘛!我不擅長記名字,長相跟名字老是對不起來,乾脆從對方的特性取個跟水果相關的綽號,這樣比較不會忘。至於你嘛……叫做火龍果。想知道原因你得等下一道問題了。」

「哈哈,妳賴皮啊,這樣一題題問下去要到天亮了。」

林妃璐看了看錶。「本姑娘的生日再一個多小時就過期,又要變回明天得上班的灰姑娘了。所以請把握時間提問,逾時不候喔!」

林妃璐以微醺的表情、慵懶的嗓音說出這段俏皮話,剎那間讓張以軒心湖蕩漾。天啊,他真的是愛死眼前這女子了。喝酒前端莊優雅好氣質,喝酒後爛漫機靈更風趣。正常男人怎能不喜歡她呢?

接下來換林妃璐轉杯墊了。這次杯墊停下來後,缺口指向張以軒。她高興地兩支食指凌空比畫著:「換我啦!轉個圈圈問真心,問你為什麼要改名、換臉書?」

「這是兩個問題吧?」

「那你挑一個來回答。」

「嗯……因為我想跟過去的自己切割,我想要重新開始,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怎麼,你過去有哪裡不夠好嗎?」

「太愛發脾氣,這妳最清楚的嘛!有時候會傷害到身邊的人,所以我想要從頭來過。不過好像還是破功了,但也幸虧這樣,才遇到了妳。」

「哦,那算是好事嗎?」

「是。說不定再次遇到妳,會比改名字還是換臉書更有用,會讓我立定決心、痛改前非,一定要變成更好的自己。」

「唉,我沒有這種功能啦!你四兩撥千斤喔,好像沒有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這是我的真心話啊。這遊戲不就是要讓人說真心話的嘛!」

「算了,你喝一口就饒過你。好乖,來,繼續、繼續……」

缺口倒向林妃璐。

「轉個圈圈問真心,問妳不滿意妳男朋友哪一點?」

「哪一點喔……很多點耶。嗯,一次只說一個答案,不然你賺到了。嗯……我討厭他軟弱,跟我爸一樣。」

「家醜別外揚啊!妳不一定要交代,喝口酒接受懲罰就好。」

「說,要說。他們敢軟弱、我就不敢說嗎?假如我爸勇敢點,他就會把我媽從舊情人那裡搶回來,不至於讓我國中就變成單親家庭。還有我男朋友,一定要說說他。唉啊,這好像可以分兩次講,算了這題便宜你好了。我男朋友啊,要是勇敢點,就不會被那些混蛋導演、製片牽著鼻子走,做一堆白工都不敢跟人家談錢,一個人都快餓死了,還說日後要怎麼定下來呢?」

「那……有沒有想過另外換一個男朋友呢?」

「這樣談感情好像談生意一樣,我變成嫌貧愛富的那種女人了。可是現實壓力就……錢很重要,上班好苦,還有同事扯後腿。唉,怎麼說呢,假如他勇敢一點,還是我努力一點,是不是就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呢?」

就這樣,兩人一來一往地,問了彼此許多問題。有些太敏感的答案,不一定需要喝酒掩飾過去,反而藉著幾分醉意坦誠地吐露出來了,也許總想著待明天清醒後,這些內容就像電腦記憶體上的資料,隨著大腦重新開機後都會消失吧!

「一起搭計程車,先送妳回家吧!」

凌晨十二點整,林妃璐決定要回家了,張以軒說道。兩人一起走到大街上攔車,此時雨勢轉小,路上一片濛濛細雨,遠看像是泛起白霧似地。

「這夜景真美!」林妃璐讚嘆道。

「妳更美。」張以軒接口。「到妳家後,會不會再請我上去喝茶?」

「先生,你別想太多了!」林妃璐白了他一眼,冷然道:「之前有很多男的想把我灌醉,想說會不會有機可趁,但他們都忽略本姑娘天生海量,結果後來都是我幫忙叫計程車送他們回家的。把你當成老朋友,可別打這種算盤啊!」

張以軒笑道:「只是口渴順便問問,沒別的用意嘛!還有,別放狠話了,妳看妳走路都不成直線了。」

「怎麼可能,我一點都沒醉,我還可以走台步給你看好嘛!」……

上了計程車後,兩人各坐後座一邊,各自看著窗外沒再交談了。張以軒之所以會有勇氣提出這麼露骨的暗示,全因為剛剛林妃璐問他的最後一個問題。雖然他給了解答,但她卻好像不懂。

十分鐘前,林妃璐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於是約定好再玩最後一次就各自回家。這回輪到林妃璐發問:

「轉個圈圈問真心,問張以軒最近對我大獻殷勤,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先說好我可是有男朋友了。」她單刀直入、直指核心。

本文出自《黑與白的戀曲:星座暗黑愛情牡羊》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