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黑與白的戀曲:牡羊座(崩壞篇)

Share

文/天地無限

不用上班,每天的時間多到像是用不完,因此這幾天張以軒的首要任務,就是瘋狂地搜尋林妃璐的下落。他用盡各種方法,包括直接去她公司找人,她公司的人卻推說她離職了;打電話向楊桃詢問,但電話直接被掛斷;打電話去她老家,但她父親也一問三不知;想反查她手機的GPS訊號又毫無回應。這幾天來,林妃璐還是杳無聲息。

張以軒猜測她應該南下借住在楊桃的家裡了。正當他無計可施、打算親赴南投一趟時,那個多嘴女楊桃反而先來電了,想跟他約在警察局談事情。

「明天早上十點在中山分局?」張以軒冷笑:「怎麼,怕我把妳們這些搞事的人打一頓,想找警察當保鏢?」

楊桃也沒動氣,耐心說道:「你也很想跟林妃璐好好談談吧!明天你準時過來就對了,大家當面把話講清楚不是很好?」

張以軒答應了。畢竟他一小時前,才接到觀護人的來電,陳檢察官對他曉以大義,先是罵了他的任性妄為,又再好言相勸,他本來就非去不可了。

過沒多久,連媽咪也打電話過來,擔心地問道:「寶貝,你跟學姊還好吧?是不是又有什麼狀況?剛剛一個自稱裴浩雲的年輕人,打電話請我明天到中山分局一趟,不然學姊要把手上證據交給警方,說會把你關上好幾年的。還要我不相信的話去問陳檢察官,這是真的嗎?」

(妳們也真厲害,連我媽都算在裡面了)張以軒有些惱怒,安慰道:「媽咪,沒事的,都是誤會一場,我明天會過去把事情說開就好,妳不必特地上來。」

由於裴浩雲的警察同學在中山分局服務,所以他們幫忙安排報案櫃臺旁的泡茶桌,當作兩邊的談判處所。而警察們在聽過張以軒的事蹟後,也暗中加派了人手,避免有突發狀況發生。

陳檢察官因為有另案出庭,所以沒辦法過來,不過在他的建議下,盧穎虹還是特地跑上來台北,參加這場分手談判。張以軒知道對方在「買保險」,大概以為愈多熟人在旁,他就比較愈不會有暴力行徑。出乎意料地,反倒是盧穎虹護子心切,談判過程中倒是花了許多力氣在激怒對方。

十點整,林妃璐在裴浩雲與楊桃的陪同下,搭了計程車抵達中山分局門口。已先坐在裡頭的張以軒偷眼望去,林妃璐的臉色顯得很憔悴,他失手甩她巴掌的部位也有隱約的瘀青,他感到過意不去。

盧穎虹先迎了上去:「是林妃璐小姐?伯母跟妳說,我們家的軒軒真的很愛妳,可能因為一時情急做錯了什麼,要請妳多多擔待。」、「如果妳是因為狗狗的事還是其他事情生氣,伯母很願意賠償給妳,一切好說,好不好?」……這番言論惹得楊桃與裴浩雲大翻白眼,三人不發一語地走進了警局。

雙方人馬在玻璃茶几兩邊坐定。裴浩雲拿出兩份切結書給對方過目,說道:「今天會議的主要目的,就是林妃璐小姐願意清償先前張以軒先生為她付出的費用,而且也希望張以軒先生日後不要再以任何方式與她聯繫,同時手邊的不雅照能夠刪除並保證不外流。」

楊桃雙手奉上一個信封袋:「這裡有兩萬元。之前聽說你幫璐璐寫了程式,還有搬家費用什麼的,請你點收。」

「我付出的遠不只這樣吧,這不光是錢的問題。」張以軒冷哼,不願接過信封。反倒是深情款款地看著林妃璐說:「妃璐,妳真的不願意聽我解釋嗎?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楊桃怒道:「張以軒你夠了,都到這地步了你還想再給一次機會?什麼叫你付出的遠不只這樣?你擅闖璐璐住處、未經同意把家具都搬走,害死了丁丁,這些帳還沒跟你算呢!」

「喂,妳這男人婆怎麼說話的?」盧穎虹開罵道:「我問妳是人重要還是狗重要?狗我們可以賠給妳嘛,重點是我們家軒軒這樣一片真心,被妳們這樣糟蹋,我看了真的很不忍心。」

裴浩雲:「真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妳兒子幹了一堆好事,妳到現在還一直維護著他?你們全家能不能認真反省一下?」

張以軒:「你說什麼話?你侮辱我媽咪我先修理你。」

林妃璐:「夠了,我真的聽不下去了。」

………

………

雙方各自冷靜幾分鐘後,先看過切結書內容,又再繼續談判。

張以軒說道;「假如我們的關係只能靠簽切結書來限制,那我要再加進一條,就是不准妳跟裴浩雲交往。」

林妃璐冷冷說道:「張以軒,我跟誰交往還要跟你報備?」

倒是裴浩雲坦然說道:「加了這條你就願意簽名嗎?那好啊,我們就來加。」

張以軒冷笑著,不發一語,他當然沒興趣簽這份切結書,只是亂找些理由在拖延時間。他只希望能夠給他與林妃璐獨處十分鐘,或許他就能夠設法說服她。只是在眼前這態勢下,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林妃璐甚至不願正眼看他。

「這樣吧,林妃璐跟我再親熱五次,我可以考慮簽這份切結書。」張以軒故意提出離譜條件。果然,眾人為之氣結,就連盧穎虹也覺得這話說得過份了。

「你不要逼人太甚!」楊桃勃然大怒。

裴浩雲森然道:「張以軒,你要耍流氓,那我們就來硬的。等一下我會把手上的證據通通交給陳檢察官,撤銷你的假釋,讓你老實地去坐幾年牢。我們也會直接申請保護令,你敢再靠近璐璐半步,警察會直接把你抓起來。」

張以軒樂得把眾人玩弄在指掌間,但他看到林妃璐那楚楚可憐的神情,心腸又不禁軟化了下來。「張以軒,你從來就沒有尊重過我的感受,不是嗎?」林妃璐質問。

「開個玩笑而已,何必這麼認真。」他打個哈哈想帶過。

「你到底簽不簽?」裴浩雲沒了耐性,大聲問道。

「喂,年輕人,我剛剛在這邊聽著,真的也聽不下去了。」值班員警也出聲幫腔:「人家女孩也是人生父母養的,拉拔到這麼大了,你講那什麼話,當你媽的面這樣糟蹋人家?妳當媽的也管束他一下吧!」

盧穎虹朝對方打躬作揖,張以軒則是毫不領情地冷哼一聲。談判又再次陷入僵局。裴浩雲朝楊桃使了個眼色,決定要開始激怒對方。

「張以軒,你嘴巴說得好聽,說會好好保護璐璐。結果呢?你看看璐璐這半邊臉是被誰打腫的?」楊桃質問道。

「我是正當防衛。」張以軒捲起袖管,展示手臂上的傷痕,看得盧穎虹好心疼。「我只是希望她冷靜下來,出手想阻止她,但一時沒控制好力道才會這樣,我願意跟妃璐道歉。」

「你跟林妃璐之間不可能會有結果的!她現在看到你,就嚇得渾身發抖了,你行行好,放過她吧!」裴浩雲說道。

「我跟她之間的關係,不需要你這種失敗者來說嘴!」張以軒怒道。

「那大家就沒什麼好囉唆的。」裴浩雲轉向盧穎虹:「伯母,我等等會把手上的資料全都交給陳檢察官,他等等就會直接到監獄報到,乖乖把之前的刑期給服完。」

此計果然湊效,只見盧穎虹猛拉張以軒袖子邊咬耳朵,希望他能暫時從權,先簽了這份免得真的會去吃牢飯,但是張以軒仍不肯低頭。

「你如果不肯簽,表示你不死心,還想繼續糾纏璐璐?這樣的話,我等等把你的罪證上交,然後就帶璐璐去公證結婚。你連有夫之婦都想騷擾,那就讓我來好好保護她。」裴浩雲宣告道。

就連楊桃、林妃璐也因為這意料之外的台詞,驚訝地抬頭看著他。這句話似乎正中張以軒的要害了,他突然站起身大怒道:「保護她?憑你這垃圾?我告訴你,你不要妄想了。」

你可能想看: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黑與白的戀曲:牡羊座(甜蜜篇)

本文出自《黑與白的戀曲:星座暗黑愛情牡羊》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