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個她:天秤座(甜蜜篇)

Share

文/Irumi 圖/Shutterstock

此時此刻,他很肯定,他戀愛了。

富有光澤的灰棕色髮絲披在黑色毛衣上,更顯亮眼。黑色毛衣搭配一條簡約的牛仔褲和靴子,中性化的打扮卻不失甜美。她那拎著亮蘋果綠色小提包的手指甲塗上誘人的暗紅色,和她的口紅顏色剛好相配。

「妳……妳怎麼來了?」江城突然感覺一陣口乾舌燥,就快連話也說不清楚了。徐雲熙那雙戴著有色隱形眼鏡的灰色雙瞳裡,看不見任何情緒,但那張小嘴笑得如此甜,幾乎要把他給融化。

「我不小心漏了一封重要的信在給芬姐的文件夾裡,但想到今晚是平安夜,不想打擾她,所以就自己試著來公司看看,卻忘了需要密碼才能進入公司。還好你還在公司,不然我就白走一趟了。」

徐雲熙說話的聲音和唱歌的聲音相差不遠,輕輕柔柔的,像天上的雲朵,讓人聽了很舒服,抑揚頓挫咬字清晰,卻沒有一點壓迫感。

「呵呵,是啊,還好我還在呢。」江城搔搔頭,憨憨地站在門口笑著。剛剛開門前心裡怕得七上八下的心情,如今已被愛上一個人的心亂如麻所取代。

芬姐是徐雲熙的經紀人,真實年齡保密,但看起來年紀有三十多歲,是個說話溫文爾雅,卻字字珠璣、話中有話的犀利人物。江城經常把芬姐想像成古代皇帝後宮裡,最聰明也最有手段的妃子,一句話聽起來沒什麼不妥,多想兩次就會發現內有玄機,正是棉花裡藏針的可怕人物;他平常也只和她有點頭之交,不敢太靠近。

像徐雲熙這麼厲害的藝人,如果不是芬姐把她帶進來,以現在公司的規模,老闆根本沒機會拉攏這種素質的藝人到旗下。芬姐和徐雲熙是舊識,至於怎麼認識的就無從得知了。

「那我進去把信找出來,就會離開了。」徐雲熙甜笑著說道。江城望著眼前的大美人,也只有點頭讓位的份兒:「當然,進來吧。」

徐雲熙逕自往芬姐的座位走去,江城也識趣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想要繼續專注在冊子設計上,雙眼視線卻一直不住地飄向徐雲熙的方向。此時正在播放的電臺臺開始進入聖誕倒數:「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聖誕快樂!」

同時,窗外也傳來煙花被放到空中的聲響,轉過頭一看,正好看到璀璨繽紛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如夢似幻。

「聖誕快樂!」望著窗外煙花迸發的江城,忘了自己看著窗外過了多久,直到身後有一把溫柔的聲音傳來,他才如夢初醒。

「啊,徐雲熙,聖誕快樂!」他又不知所措地搔搔頭,徐雲熙看著他憨憨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你看煙花看得那麼入神。」

「不,看妳比較入神——」江城立刻摀住自己的嘴巴,為自己的失言懊惱不已,雙頰漲紅。徐雲熙卻絲毫不感到尷尬,俏皮一笑,問道:「問你,你覺得我漂亮嗎?」

江城不假思索地點點頭:「漂亮!當然漂亮啊!」話說完,他又為自己回答得太猴急可能會嚇到對方而萬分懊惱,摸著自己的後腦勺,雙頰漲得更紅。「我是說……妳是我們這次發布會的主角,全方位藝人,當然漂亮。」

沒想到,徐雲熙卻似乎對江城的答案感到不滿意,嘟起櫻桃小嘴,瞥了一眼江城,佯裝發怒道:「所以你是說,因為我是你老闆重點栽培的藝人,所以才說我漂亮嗎?是這樣嗎?」

「當然不是!」江城一聽,猛搖頭澄清:「妳誤會了!妳那麼漂亮,我怎麼可能……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會同意妳是漂亮的。」

「是嗎?」徐雲熙這下終於展露笑顏,咧齒笑道:「那讓你評分的話,你覺得我有多漂亮?從一到十,給我打個分數。」她嫵媚地笑看著他,那雙灰色眸子彷彿放出超強電波,電得江城暈頭轉向。

「一百分!」他沒有半分疑慮就把話說出口。「妳……妳值得一百分的漂亮,真的!」他低下頭,甚至不敢直視眼前的女神,雙頰滾燙灼熱。

「那……」徐雲熙卻像是還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繼續說道:「你覺得我什麼地方漂亮?哪一個部位最美最吸引你?我的眼睛?我的鼻子?還是我的纖腰?」

江城本來羞怯得不敢抬起頭來看她,但低著頭的視線,依然能看見她的一雙纖纖玉手順著她的身體曲線往下緩緩地滑過,輕撫過那條水蛇腰,再停在俏臀邊上。他不禁心跳加速起來。

他嚥下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抬起眼來,對上那雙動人的灰色眸子。「怎樣?說說看嘛,你覺得我什麼地方漂亮?」她鍥而不捨地追問,抬起一隻手捲著自己的髮尾。

這個平安夜晚上,他本來是要一個人熬夜加班,沒想到卻出現了個徐雲熙,打亂他的算盤。這到底是命運的安排,抑或是一場誤會的開始?他抑制住狂跳的心,輕聲道:「我覺得妳全身上下都很漂亮,無可挑剔。」

聞言,她露出甜美的笑容,又讓他心漏跳了一拍。到底有多久沒有這種感覺?江城不禁想道。這單身狗的日子過了那麼久,他甚至忘記上一次心動是什麼時候。每天將自己麻醉在工作裡,他連假日是什麼也快記不清了。

「尤其是妳的笑容。」他聽見自己情不自禁的追加讚美:「妳笑起來真的很甜,很美。」此刻他為自己的詞拙感到羞愧;她的漂亮又何止一個「美」字呢?可是他無法運轉的腦袋,什麼華麗的形容詞也想不出來。

徐雲熙卻突然收起笑靨,盯著江城雙眼,伸手輕輕地撫摸著他剛剛長出鬍渣的下巴,柔嫩的指尖磨蹭著他粗糙的下巴,那種反差卻讓他心跳得更快了。到底眼前這個神祕兮兮的美女想要做什麼呢?他一點頭緒也沒有,而這恰恰加強此時的刺激感。

「如果……只是如果,我沒有大眼睛,沒有瓜子臉,沒有水蛇腰,你還會覺得我漂亮嗎?」徐雲熙把蹭著他下巴的指尖收回,轉而在自己那張比例完美的臉上比劃:「假設鼻子是像豬鼻子一樣塌,還有雙下巴。」

「你還會覺得我笑起來好看嗎?」她的聲音語調一如以往地輕柔,此時此刻,卻不知道是因為中央空調還是她那似笑非笑的冷豔神情,江城感覺內心膨脹的恐慌已經逼到嗓子眼。

他吞了口口水,面對她那雙看不出任何情緒的灰色眼瞳,緩緩地回答:「微笑是快樂的代表。所有人笑起來都會比平時好看的。」

徐雲熙的嘴角慢慢勾起。「是嗎?你把人間看得太樂觀了。」說完,她咧開嘴笑起來,又恢復她這青春年紀該有的爛漫,褪去剛剛那瞬間讓人戰栗的冷漠。

「這種樂觀的態度很好,我該向你學習呢。」她說著,突然湊近他,在他臉上印下一吻,在他耳邊留下一句:「祝你有個美好的聖誕」,便拎著小提包和一個信封,離開辦公室。

「妳也是。」他愣愣望著她的背影離開了,才訥訥地說出這麼一句話,語音飄散在冷清清的辦公室裡。他的心跳這時才慢慢地恢復平靜。「祝妳有個美好的聖誕。」

本文出自《另一個她:星座暗黑愛情天秤》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