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冏星人/一邊嘲諷別人太幸福,一邊哭夭不幸,是否搞錯了什麼?

文/囧星人 圖/Shutterstock

 

 

人一向有擴大自己苦痛感受的傾向。
殊不知,如果要讓人同情,你必須先讓人喜愛自己。
一邊自憐、一邊憤怒地攻擊他人,
看起來一點也不可憐,只有可憎。

 

那些與悲慘有關的小事/2016.3

 

昨天深夜,有個粉絲給我留了一串話(第一句是問我問題,但是後面整個歪掉)。短短幾百字大概把悲慘家境和自學十八般武藝都交代一遍,看得出他很寂寞。
如果只是想找人說話就算了,但他的言語實在有點凶狠,好像全天下自己最慘、自己的不幸都是別人的錯。往來幾句,旁人的勸說他聽不進去,反而越鬧越凶,我猶豫了一下,斷定他今後在這裡不會過得開心,才按了封鎖。

 

痛苦是很難感同身受的
我想他很年輕。年紀大了我們越不會把自己的私事,尤其是那些傷心事說出口。為什麼呢?相較於喜悅,人類本來就對他人的苦痛很難感同身受,除非對方是我們親近喜愛的人。
這也是為何知名歌手生病和非洲一群孩童餓死兩件事,大家的關心度會如此不同,以及我們為何更喜歡聽他人分享快樂。
人一向有擴大自己苦痛感受的傾向。殊不知,如果要讓人同情,你必須先讓人喜愛自己。一邊自憐、一邊憤怒地攻擊他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可憐,只有可憎。

 

這讓我想起以前的一件事。
高中時在寄宿學校讀書,偶爾回家,就是遭到父親或繼母的辱罵。他們吵架,也鬧自殺(留言的同學,聽見了嗎?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的家庭如此)。
我不願對他人說,單純是不想別人同情我,但當時我確實覺得自己好悲慘,一定隨便哪個人都比我幸福。
有天,我的情緒爆發了。
起因是藝術節時,我被班上劇組的人叫去,有個同學開玩笑說:「妳是不是要演灰姑娘的後母啊?妳家不就有一個嗎?應該很有經驗。」
因為太討厭我的後母了,從來沒跟同學起過爭執的我,當下就狠狠地瞪了那同學一眼說:「你覺得這種玩笑好笑嗎?」同學被我嚇了一跳,不知所措,我也沒繼續說什麼,一股委屈的心情不知從何說起,下課後跑到樓梯間裡,默默擦著眼淚。
那時候,我的好朋友—對,就是曾對我告白的那位,以防以後還會說到她,就叫她小真好了—她可能只是路過,看了我一眼,走下樓梯,過一會兒,她又走回來。
她就那樣盯著天花板,站在我下方。
「妳在做什麼?」我忍住眼淚用嘶啞的嗓音對她說。
「我在看……上面滴下來的水。」
抬頭去看,樓梯間有廁所,大概是樓上廁所滲下來的水。
我發呆似的看著天花板。那時她遞給我一張衛生紙說:「妳看,妳衣服被弄濕了。」我曾認為像小真這樣小小年紀就如此溫柔堅強的人,家庭一定很幸福,但是不久就發現這不過是天真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