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其實呀,打電動的孩子考得很好

圖/Shutterstock

 

 

外婆的那句話,現在想起來也還是會鼻頭酸酸的。對於小孩子來說,父母是無法選擇的。在那個時候,我真想像馬景濤一樣,跑到外面的田地,淋著傾盆大雨,跪在地上仰天長嘯,大喊:「怪我嘍?」

 

最終我還是默默的低下頭吃飯,然後靜靜的長大了。覺得沒有人愛我。

 

國小就有電腦課了,那時候上課是每兩個人用一台電腦。電腦螢幕還是很大台的那種,老師可以時不時切換到他的桌面,教一些Frontpage網頁製作之類的。課程結束後,可以每兩個人一組,玩附屬應用程式中,遊樂場裡面的踩地雷。當時,假日還是會偶爾去一下大姑姑家,表哥表姐有時候會很好心的借我們玩電腦。他們家的電腦很棒,在買的時候,店家就讓他們選三個遊戲安裝進去。其中一個就是歷久彌新的「仙劍奇俠傳」,但我永遠都沒有玩到結局過,因為存檔總是被覆蓋。

 

在我國小的時候,很流行聊天室。表姐常常會叫我幫她取名字,我取得名字很容易有男生來敲。

 

「安安,華裔女孩,今年幾歲呢?」

 

私聊是桃紅色的底色,在黑色的背景上,散發出一種大人的氛圍。當時我不知道聊天室到底是要幹嘛,只知道聊到最後都會變成在聊一些帶點色情的話題,或許也是一種探索成長的過程。只是我跟表姐就只有聊天,沒有跟網友出去什麼的,畢竟只是國中生。雖然學校裡面一直在流傳有同學在進行援交、墮胎等行為,學校也不斷呼籲,但終究沒有親眼見過,也就當成故事聽聽罷了。

 

國中時,電腦開始普及,寬頻網路也取代撥接網路,上網變得方便又比較不昂貴。隨之而生的Online Game以及網咖,也佔領了國中國小生的空閒與睡眠時間。我,當然不落人後。

 

我們班非常特別,是全校三年級人最少的一個班,只有三十二人。在這麼少人的班級中,我們有七組班對,跟校外人士交往的還不算在內,感情的糾紛以及父母的怪罪,就讓老師疲於奔命。國中時,一樣是長得好看、會讀書、會運動的人吸引女生的目光,只要能夠勾到上述的任何一個,就可以了。因此,那時候在班上萬年第一名的男生帶領下,全班都安裝了同一款遊戲。同期有名的遊戲很多,最有名的當屬天堂與RO,但我們班玩的是一款韓國製的線上遊戲。當時不像現在的手遊,要儲值買點數才能在商城消費,常常被戲稱為台幣戰士。我們那時候是包月,沒有包月,連遊戲都打不開。當然也有台幣戰士,只是都是線下交易,買的是武器之類的。單純包月的玩家,就是努力的掛網,用力的掛網,讓武器的熟練值提高,就可以取得優勢。或者,在線上交個網公、網婆,互相幫對方練等。女性比較容易找到網公,所以班上很多男生也會玩女角。

 

剛開始,幾乎全班的人都在玩。但小孩子總是對事情喜新厭舊,沒有多久,就只剩下不到十個人在玩了。而這些還堅守遊戲的人,恰恰就是班上的前十名。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除了我跟第一名,還有當時我最好的朋友,也是第一名的仰慕者的小君以外,其他人應該不是真正對遊戲有興趣,只是想證明「我玩遊戲也可以在前十名」吧?但無論如何,在當時我是真心迷戀這款遊戲的。

 

我最好的朋友小君,當時因為家裡有點問題,在我家住了一整個月。那一個月中,常常我玩到十一點多左右,把要掛網的怪拖到安全的角落後,就去睡覺,避免爸媽在那邊碎念,甚至斷我的網路。而大概一、二點小君會起床偷偷玩;大概一兩個小時後,她會叫我起床接手。大概玩到早上六點多時,我會趕快回去睡覺,以免被發現。後來因為精神實在變得太差,才被媽媽發現。即便如此,我還是跟媽媽說:「我玩遊戲歷史跟地理都變得超好的,因為裡面的地圖都是中國地圖,要忘都忘不掉。」試圖以此來合理化自己玩遊戲的行為,並且讓爸媽不會斷我網路。

 

不管是聊天室或是ICQ,玩線上遊戲或者加入陣頭,都是一種找尋慰藉跟證明。自己說的話,甚至是自己這個人(就算只是身體),是有人渴望的、有人傾聽的。在國三上學期末,我交了個男朋友(網友)。

 

網友應該是很嫻熟於交往遊戲中的妹妹吧?在遊戲裡面練女性角色,特意接觸國中女生。徹夜打電話來聊天,但那種偷偷摸摸講電話的感覺,至今還是令人心癢。電話打沒幾次,就約出來見面了。地點約得也很好,就約在西門町,這個國高中生最愛出沒的地方。

 

MTV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個約會或是聚會的地方。在西門町有兩間,一間在萬年大樓,一間在哪裡我也忘了。搭乘電梯到了店門口,進去是非常明亮、旁邊有著一排排影碟的大廳。沒有人在乎看的是什麼電影,或許有人在乎吧,但絕對不是當時的我跟網友。隨便點了一部鬼片,就進包廂了。包廂不大,最裡邊是三面靠牆的沙發床,上面有枕頭跟被子。床下是椅子跟桌子,床的正前方是螢幕。

 

電影開始放映前,服務生會先進來問要點什麼飲料。每一部電影會搭配一杯飲料,飲料的種類不多,大抵就是吃早午餐附贈的紅茶、綠茶跟奶茶,奶茶還是奶精或是奶粉泡出來的那種。點單後不用五分鐘,服務生就會敲門放在桌上。之後,除非你超過太多時間,不然服務生不會再進來。至於為什麼不會再進來,當然有其原因。

 

電影的開頭我從來沒有印象,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奶茶的化學味道,以及網友,或者說,當時會以為是男朋友的唾液味道。奶茶的味道很甜,冰塊融掉後會變得非常難喝,有種奇怪的黏稠味。唾液是帶著菸味的。爸爸跟叔叔的菸味;男同學身上去味香水混合的菸味。這些我所討厭的、象徵是壞學生的、帶著負面價值評斷的,菸味。沾染菸味的我,也是壞的吧?

 

想來也是幸運,或許是因為當時真的也不可愛,沒發生什麼過激場面。一開始任由男朋友摟摟抱抱,心裡隱隱覺得害怕,但還是虛與尾蛇。到後來連假裝都懶,直接拒絕對方,純粹很認真的看電影。

 

我一部電影的內容也沒記起來,第二次的邀約過後,就心生厭煩了。只是當時年紀太小,對方又是成年人,怕死又怕被打的我,也不敢太過拒絕,只能一直扮演令人討厭的某種國中女生type,來保全自己。

 

若要說唯一有印象的,大概就是第二次去MTV,上廁所回來後,透過小窗戶,看到兩具赤裸交纏的肉體。更戲劇化的是,其中的男主角,是我的親戚。我忘不了他的肉色屁股,也害怕我是不是會跟他一樣,被誰看到,被誰掌握了什麼秘密。秘密握在某一方手上,會是種力量。我發現了這個秘密,力量就在我身上。或許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看完了網友買的十張套票,總共五次,就再也沒見面了。

 

過年回到鄉下時,網友打給我,被姑姑接到。姑姑問我打來的男生是誰,我說:「男朋友」。頭一次看到姑姑跟爸爸眼神中的正面讚賞。

 

被愛是種價值論斷。

 

本文出自《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大塊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