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討厭的職場小人,其實是一盞明燈

圖/Shutterstock

 

 

女人的勾心鬥角從小就演不完,小學的時候女孩就有小圈圈,到了高中開始為情所挑起了戰爭,大學時期更是會找同類的女生自成一國。學生時期的喜好很簡單,大多上都會以興趣或個性來分類,女孩們總是會自己找到同樣質感的人成為朋友,天天一起上課下課,面對的只有考試和社團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甚是單純。但出了社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還多了利益,多了權力,以前跟妳很好的同事,很可能因為他擁有了權力之後,性格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讓你們之前的友誼不再純粹。

 

男人和男人之間的友情,直來直往像是烏龍麵,不但不會打結,更可以在一個碗內看透所有的麵條數量;而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感情,像是一壓就碎的科學麵,不但無法從蜿蜒的麵條中找到解答,還可能一壓就碎。

 

曾經在女人234的節目中,與大家討論過「女性公敵」,有些女性公敵,是外表很冶豔,一眼看過去就有威脅性的人;但有一種公敵,是她外表看起來落落大方,嘴上說「沒關係。」背地裡卻把你嫌棄的一文不值。節目中,對於陶子姊的一席話印象很深刻,陶子姊提到直覺很討厭的人,他身上擁有的特質,就是你害怕擁有或曾經失去的特質,最後其實是討厭自己。

 

這段話讓我反覆思考了許久,有沒有可能,因為你自己是這樣的個性,所以你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是這樣想的?

 

因為你自己是雙面人,所以你覺得對你笑的人都笑裡藏刀;因為你自己是三分鐘熱度的人,所以你覺得誓言要努力的人都只是說說而已;因為你自己無法放下包袱,所以你覺得可以放下包袱的人都在強顏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