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像自己想成為的人那樣去生活

Share

文/慕顏歌  圖/Shutterstock

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並且深信自己一定能達到夢想,你就真的能夠步入坦途,而別人也會更需要你。

──戴爾.卡內基

有一部電影,名字叫《天賜良醫》,主人公是一個名字有點女孩氣的黑人維維安。在種族歧視的環境中,他只能從事最低等的職業──維修工。由於父親就是個木匠,所以深得家傳的他幹得一手漂亮的木工活,如果他在木工行業奮鬥下去,可能會成為一個手藝精湛的木匠;如果他屈從社會現實,在別人給予的空間裡掙扎著勉強過完一生,那麼,他只會是一個三等工。不同的是,這個三等工還有著當醫生的夢想──在二十世紀三○年代,那是美國種族歧視的黑暗時代,當醫生只是白人男性的特權──他的「命」恐怕算不得好。

為了實現上大學的夢想,他在高中時期便開始存錢,可惜,他存了七年的學費,卻因為銀行的倒閉而分文無歸,夢想破滅的他只能靠著做維修工、清潔工來維持最基本的生計。我無法試想如果他順利上大學,是否會有另一番更為順暢得意的人生;但可以肯定的是,去霍普金斯大學給著名的心臟外科醫生巴洛克教授當清潔工並不是那麼壞的一件事兒,因為巴洛克教授發現了他醫學方面的特殊天才。

當然,在最初的時候,巴洛克教授並不看好他,甚至不認為他幹得好清洗工作,但維維安很快用自己異常的靈巧和聰明證明,他完全勝任清洗工作。不只如此,每次做完工作後,好學的他總是在研究醫學書。有了這一份對醫學的熱愛,便注定他不會只甘心當一個勤雜工,他終於穿上了外科技師的外衣,與巴洛克教授一起工作。在兩人合作的前十多年裡,維維安完全是巴洛克身邊一個沒有任何名分的助理,工錢拿的是最低的,實驗室研究工作的等級也是最低的。窘迫的處境和旁人的白眼,他全忍了,因為他委實太熱愛實驗室研究工作。

巴洛克教授和維維安一起研究法洛四聯症──紫紺病的根治方法。紫紺病是一種先天性心臟疾病,死亡率百分之百,患者會全身發藍,所以也叫藍嬰症。有幾百個兒童死於此病,只有心臟手術能挽救他們的生命。但當時的社會普遍認為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在那個時候,心臟、血管和血流被認為是老天的安排,是不能改變的。醫學界也一致認為這種先天性疾病是不可治療的。因為當時的醫療技術並不足以做如此複雜的心臟手術,而且患病的是兒童,他們的心臟異常脆弱。

但高傲而自信的巴洛克和富有天賦而堅毅的黑人維維安不想放棄,所以他們默契合作,從在實驗室複製病情機理到尋找解決方案,層級遞進,努力攻克每一個障礙。終於,他們通過分流技術,成功地在狗身上改變了血液的流向,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經過幾年的研究和準備,他們終於即將進行紫紺病人的手術了,而做為主要助手的維維安,為手術進行了大量準備工作,甚至發明了專用的手術血管鉗。在手術過程中,巴洛克沒有維維安在身邊,連手術都沒法進行,因為他需要維維安站在身後的凳子上,在關鍵時刻指導和糾正他。

看到這裡,怎麼看都像一個普通的黑人和白人的友誼兼勵志故事,但他們的「友誼」,遠不是普通好萊塢片子的煽情套路──維維安這樣重要的人物是個黑人,在那個種族歧視的年代裡,根本無法出現在公眾視線中。因此無論是論文的署名,還是在公開場合裡,巴洛克教授從來沒有提起過維維安,並且表現得那麼心安理得──這種情形一直持續了十年之久。

令人尷尬的是,維維安要扮成侍者才能混進為自己和巴洛克教授手術成功而舉行的慶功宴會。在宴會上,他聽到巴洛克感謝了一堆人,卻唯獨沒有提到自己。羞憤和失望之下,維維安辭職離開了巴洛克。可是他太熱愛實驗室工作了,幾年之後,還是走回實驗室,回到巴洛克身邊。對這種完全不計名利,不計認可的「傻氣」行為,維維安本人感慨道:「我只是喜愛這個工作。」是的,對自己喜愛做的事,只要熱愛,就已足夠,能超越虛榮和榮耀,那一定是謙卑而偉大的人才能做到。

面對不公,維維安有著一顆堅忍的心;面對名利,他有著一顆平常心。沒有什麼學位,更沒有上過一天大學的他,卻擔當著老師的角色來教那些博士們。終於有一天,維維安的貢獻得到了醫學界的承認,霍普金斯大學的大廳裡,維維安和巴洛克的油畫並肩懸掛在牆上。如今,只要搜索維維安‧湯瑪斯的名字,就會了解到他後半生的成功和獲得的認可。那樣的結果是必然的,因為他的行為,讓他成為了自己想成為的人。如果他像常人那樣甘於平凡,甘於自己低人一等的階級劃分,那麼,世上只會多一個手藝不錯的木匠,而人工心肺的問世,可能要延遲好多年。

對於女性來說,可能更多地會把自己想得到什麼寄希望於嫁給一個好老公,但是,自己的命運已經有一半在老天手裡,如果我們再把剩下的一半交給另一個人,實在太不可靠了──因為那個人有半點閃失,我們就會失去全部。

說了這麼久,不過是想說,我們的認知,決定了我們的行為,放棄自己,就意味著放棄了未來和幸福,以被迫害妄想症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最終可能真的會被世界迫害。

況且,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我們多麼小心地防備,都不可能擁有絕對的安全。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地占有,也不可能完全避免不可抗力因素。就像在《水滸傳》中最懂利害關係、最小心翼翼的林沖,反而處處被傷害,處處被算計,直到失去一切後才驀然反省,雖然不得已上了梁山造反,卻是個窩窩囊囊地來、窩窩囊囊地死了的人;心思精細的武松,最後在交戰中落得個斷臂隱居在六和寺;而粗枝大葉、從不計較的魯智深,卻得著了大圓滿的結局。鮑鵬山老師說得好:「靠小心保障不了你的未來,真正能保障你未來的,是大義。」這裡的大義,就是我們對不平的不屈服和不公的包容吧!

在希望遇到的人,希望置身的社會環境,希望擁有的幸福生活到來之前,請確保自己能夠做到足夠好;要求別人,要求環境,要求社會之前,首先想一下,自己是否已經做到了那些要求。

讓自己像自己想成為的人那樣去生活吧!如果你足夠自信,並且深信夢想一定能實現,你就會真的步入人生的坦途。

本文出自《人生有多殘酷,你就該有多堅強》平安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平安文化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