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原來,做一個呆子比較容易幸福!

圖/Shutterstock 文/植西聰 

 

 

 

俄國小說家托爾斯泰(Lev Nikorajevich Tolsto, 1828-1910)有一部小說作品叫《呆子伊凡》(Ivan the Fool ),故事描述該主角伊凡是個忠厚老實的農夫,傻裡傻氣的他,竟能抗拒魔鬼的引誘,和其他「不愛用腦袋賺錢」的呆子,建立了一個和平、快樂、自給自足的伊凡王國,魔鬼為了示範如何光靠腦袋、不動手就賺到大錢,他滔滔不絕上臺講了三天,沒有呆子理會他,魔鬼又餓又累,暈倒滾下臺就此消失不見。

 

同樣身為俄國小說家的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 1821-1881),也有一部小說作品叫《白痴》(The Idiot ),故事描述既純潔、善良又坦率的主角米希金公爵,愛上(其實是憐憫)驕傲又放蕩的女子娜塔莎,她的狂暴性格到了米希金面前,就徹底卸下自我防衛,成了軟弱無助的女孩。

 

「白痴」就是指「呆子」,就是嘲諷他人腦袋不好、愚昧無知。但是在俄國,這未必是一句壞話。因為他們懂得鈍感、變通,不輕易受名利誘惑。

 

他們為人正直,不會說謊。並帶著一顆純粹的心,用自己最真實的面貌度過每一天,也不會口出惡言、傷害別人。

 

俄國人相信大家所說的呆子,其實比具有一顆汙濁之心的普通人,更為神聖、更接近天使。因此,越呆的人,其實越了解幸福。

 

換言之,俄國人所說的呆子,指的就是不會被欲望受限的人。

越接近幸福的,反而是對欲望、得失心較遲鈍的人!

 

鈍悟:無所爭,不計較。 

 

生病的好處

 

罹患慢性疾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不只身體、精神也痛苦,所以難免會產生低落的情緒、消極的想法。

但是,如果心境上一直認定自己痛苦、難過,病情只會更加惡化。

 

我認為生病時最重要的,就是遲鈍。一定要鈍感,不要想得那麼嚴重。而且,要試著從不一樣的觀點,去思考生病這件事。只要懂得改變角度,就會知道其實生病沒那麼糟糕。

 

首先,只要不是必須住院的重病,你反而會有更多的時間與自己相處。因為不需要工作,不須煩惱人際關係,你就會擁有更多獨處的時間。

 

你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閱讀自己想讀的書、悠閒自在的聽音樂。在可能的範圍內,利用生病休息的時間,開始嘗試不同的興趣和才藝。藉由生病,享受當下。

 

另外,家人、朋友、同事,都會對自己特別親切。

感受溫暖的同時,才能暫時忘記病痛,努力痊癒、輕鬆生活。

 

鈍悟:對健康敏感,對生病鈍感。

 

本文出自《鈍感力:為那些一點小事就耿耿於懷的人,找到救贖》大是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大是文化